VOL.101 女孩們向前走

(MYOJO 2003年10月)


結果,我的提案沒有通過,還是就那樣唱「加油吧女孩們」。因為並不是我自己作的詞,或許沒有必要

要那麼執著,不過,我覺得我們所唱的歌或是我們做的事情,應該是中性的,或是說沒有區分性別的必

要。所以第一段的歌詞是「男孩們向前走」的話,那我第二段也會想要唱「女孩們向前走」,這是我反射

性的反應。倒不是說因為有那種「不想因為是女孩子就有特別待遇」這種競爭的想法,只是,真的非常平

常的,不希望我們自己的歌裡面,有因為性別就有分別不同的說辭。這或許也是因為我不太喜歡「加油」

或是「加油吧」這種話的緣故吧?

演唱會的現場。正式上場之前,在後台,所有MEMBER聚集在一起,我都會說一句話,然後大家一起喊口

號。在豐田體育場的時候,我說的是「因為在下雨所以會很滑,大家要很小心唷!」可是我自己卻在後台

踩空了導致韌帶痛了起來,實在是非常的懊惱。我比以前更加的感受到,即使是一個感冒,一個扭傷,一

條肌肉都有他的重要性。可能是我對自己自身責任感與自覺開始變強了吧。開場的時候,在意識上,舞台

跟觀眾席也是分開的。我站在舞台上,每一次其實都感覺到非常的害羞,非常的不好意思。而可以把這些

一次釐清的,還是演唱會本身帶來的快樂。隨著時間的經過,跟觀眾席漸漸變成自家人的關係。雖然這或

許只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也不一定。這就是在同一個場所,同一個時間,為了同樣的事情歡笑、驚訝

的這種一體感。所以我在對會場的大家說話時,就會變得不會去使用太客氣的詞彙。嘴巴會越來越壞。就

算是下了雨,大家都淋濕了,我也絕對不想說「大家要小心喔」。我會想要說「不要感冒了喔」。不過這句

話的腔調要是改變一下,就變成了THE DRIFTERS了。(笑){*THE DRIFTERS是碇矢長介、志村健、加

藤茶等五人組成的諧星團體,“不要感冒了喔”是他們在八點全員集合裡節目尾聲一定會說的話}

從舞台上看到的觀眾席。大家要是笑得很開懷,我也會同樣的開心。雖然來的人很多,但是跟性別年齡還

有社會地位跟名聲都毫無關係。唯一不同的只是座位號碼而已。大家都是為了那一天,那一瞬間的快樂而

來的。這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好棒喔,真的很開心。當然,每個人每個人的不同性格也完全流露。

穿的很時髦,化妝化的美美的是最棒的。我很想說「快讓我充滿幹勁吧!」那種氣勢,我也是可以很充分的

感受到的,而我也會很想去回應每一個人所表達的。不過,當手持扇子的女孩們向我揮手的時候,說真的

,我會很害羞,害羞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真的不行,很不擅長。真的會不好意思,非常不好意思。跟在

觀眾席玩得很開心的女孩子四目交接的時候,就算是覺得感覺很好,我也沒辦法對她們揮手。不過眨眼睛

是完全沒問題的。要說再見的時候揮手也是沒有問題的,但總覺得在演唱會中,向對我揮手的人揮手的話,

那關係似乎是一次就結束了。好像太簡單了。「除了我也對她們揮手之外,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嗎?」我每

回都在心裡這樣的想著。「既然是演唱會,那我是不是應該用表演,用舞蹈來回應呢?」我會這樣想。雖然

我不是什麼染之助、染太郎(這都是歌舞伎演員的名字)之類的人物,但是我都會想「那就多轉幾圈吧?」

等等的。

大家對著我揮手的話,不論自己覺得多辛苦,都會讓產生「好!還可以拼!」的心情,變成我的原動力,這

是無庸置疑的。比方說會讓我連原來一直在痛的腳都不覺得痛了。真的,那種腎上腺素都跑出來了吧?結

果,我真的揮手的時候,其實,是因為覺得非常迷惘,最後不知道該怎麼辦好,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的時

候,才會揮手的。

「女孩子」這三個字,總覺得非常有希望的感覺。應該說是很積極的感覺。身為男人的我,對女孩子當然有

很多很多的期望。希望她們很可愛,變得很漂亮。但是我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女孩子不能去做的,不論什

麼事情我都希望她們能夠跟男性一樣的去挑戰。因為可能性是相同的。更何況現在已經是這樣的世界。並

沒有什麼領域是女孩子不能夠去碰觸的。如果真有不能碰觸的領域,我想那跟性別無關,而是因為那個人

的性格所致。有的人會覺得「男人說話女人不要湊過來聽」,我覺得那根本是男人自以為是的藉口。沒有比

這樣的話更加自以為是的了。

當然,對於女性,即便是感覺到對方是異性,我也認為男女之間絕對可以有超越性別的交往。可以變成好

朋友。所以每當在演唱會上唱歌的時候,對著那些在會場上看著我的,許許多多的女孩們,我還是覺得「啊

、我還是很想呼喊“女孩們向前走!”」我現在也還是這麼想的。



純潔,端莊,美麗←X

純潔,快樂,美麗......這樣說..你覺得如何?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