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09 Coffee Break---(MYOJO 2004年06月)

translate by雨宮いずみ,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拍摄电视剧期间,因为作品就是作品嘛。虽想过“在冰上晒太阳会怎么样呢?”,但不见得就有日照。直到现在冬天的皮肤也很黑,对这样一张白脸的自己,角色上完全能够普通地接受并逐渐习惯,但拍摄结束后回到真正的自己的时候,稍有些不适感。头发,已熟悉的时候,再看着照到镜子里的自己,也吓了一跳呢。因为和想象中的形象不同,“什么、什么呀,是假发嘛?!”地想,然后,对这样的自己完全习惯不了。但是,这种习惯不了的感觉也不错。(笑)。比如穿的衣服什么的,对到现在已成为样本的地方,“如果是这种发型和肤色的话那不就是蚂蚁吗?”什么的,有点一边享受一边思考的样子呢。从今往后,要从电视剧现场变回生活的基础之地吧。当然在家也是这样的。有点想去(拍摄期间)不能去的海边、太阳底下了,便急急忙忙地去了。私人的时间增加了,睡眠时间也多了,果然,每天都在改变。所以说没别的了不起的事儿可做。只是,我自己不觉得是休息日增多的感觉,怎么说,应该是有能够吸收与以往不同的事物的时间的感觉吧。
今天起床后边喝咖啡,边看手机的“询问中心”(查询电话留言和mail留言的信息服务)。作为Pride的队员一起合作的家伙来了mail,“趁热情还没冷却的时候,再去冰上一次吧,好吗?”看过那个后,我想“大家都在做什么呢?再到冰上好吗?”。作为演员,不是也有做足球队、棒球队的人吧。虽然那样也很棒,但是冰上曲棍球队的也不错呢。曲棍球的话,不是很好做的呢。大家都单纯地不让人进入的感觉,就像小气鬼的秘密基地的样子。就像在住宅区的树丛里随便地全部铺上硬纸板,高兴地叫着“(找到)基地了!”的样子(笑)。对我来说大海是这样的地方,真的能够安心的场所,增加一个的话,也十分高兴呢。
边考虑那件事,喝完咖啡出门。早市虽已喝了一杯,也经常从来接我的manager那里得到他沿途买的外卖咖啡。去现场的时间,对于自己来说,觉得是很重要的。在移动的车里,边听着音乐出神,考虑这之后一天的事。那样的时候,想要喝的东西还是咖啡呢。那是行动时像“支持者”那样的东西。如果没有的话,也就没有了。有的话,确实,那种场合变得丰富起来了。私人要迎接某人的时候,连这个人的分也买咖啡。咖啡豆的种类,泡制的方法并不很考究。还是因为想喝喜欢的东西而在家里做。在交给(对方)的时候,有感到喜悦。一边喝着聊着一边向着目的地的话,就对是很理想的时间。所以我完全没有到店里,挺直腰故作镇静喝咖啡的事。商量工作的话觉得太沉重。私人的话也许也没有必要。当然在店里喝咖啡的事也应该不错吧,因为喜欢那种,点完喝什么以后便进入只有自己转动的field的感觉。但是open cafe也许不同吧。和志同道合的家伙们对女孩子开玩笑的时候,是拿着陶器的杯子坐着喝咖啡的呢?(笑)
习惯喝咖啡是从何时起的呢?高中生的时候还在碳酸(饮料)门下,偶尔也有逃学去咖啡店的经历。我是行动派的嘛。约会也是类似“X时X分 X站第X号月台”的。一边喝咖啡一边和女孩子说话……没有这样的经验呢。应该是高中毕业以后的事吧(喝咖啡)。正常情况下似乎在电视剧的现场有咖啡。当然一开始是“ariari”(拟态词,翻不好,这个词的意思是清清楚楚)(只有砂糖和牛奶),现在习惯black(我也是呢^ ^,同事朋友都叫我咖啡女王)根据那天不同的心情,也会选冰咖啡或者卡布奇诺。在现场,我是有时间也不会到后台的人,于是,咖啡习惯上也不只想一个人的事,一定会让manager连同买其他演员和staff的分。虽然不喜欢大家一起太过慢慢吞吞地喝。那时对所做的工作贪恋太多的话,就变得很难找到间隙了呢。那样的时候,意外看漏的东西就会多起来。所以,虽然在正式摄影的时候应该集中(注意力)到拍摄上,但那以外的场合,一起说各自的事儿一起笑笑也不是很重要的嘛?如果人际关系好好地建立的话,觉得就不会有不经意偏离正经问题的事了。但是,意外地不能做到的居然是我们家的团队。现在不是没有对我们严厉说话的人嘛。所以在smasma的现场,在控制室,话如果逐渐多起来的话,意外地偏题的事情也有。现在是,包括我在内,大家从在各种各样的电视剧、电影的战场回来的时候。但是,因为那样的时候是最容易偶尔“中彩”的,还是觉得必须小心点。

手写部分:
有“coffee”在身边的时候
不知怎的
说着、笑着
动着、静着
结果,过着特别丰富的时间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