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10 靈巧笨拙---(MYOJO 2004年07月)

translate by雨宮いずみ,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照片题记:唱歌、演技、跳舞……。具有什么都能巧妙实现的形象的木村。然而,直到结果出来为止,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花去了庞大的时间,受了数也数不清的伤……。

“真是灵巧阿,普通人做不到吧”挑战初次做的事情的时候,人们往往投来这样的话语。虽然可能真是赞词,但我自己每每会觉得“不过是说说而已吧”。首先,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普通”这个词。虽然能理解这有点讨厌的说话方式,但我并不是以普通为目标,在什么地方确实有不想普通生活的自己的存在。用游戏来说的话,那只是连clear的阶段也没有过去吧。如果有这样说我的人,直到这个人的所站的地方,只要能做的事我想都会去做。如果连“普通”也能行,“那么接下来做什么好呢?”这样地摆出姿态。然后如果是碰上说“真是灵巧阿”的人,大概直接就不管他了。只看结果下判断,我觉得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

比如说,杂志的规划如果决定了“这样做这页吧”,为了这个集合了摄影师、发型师等人。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不管资历、性别、年龄,充满着厉害的人呢。在各种各样的竞技中,很自然地看到区别于常人的本领。我对于能做自己不能做的事情的人都会坦率地想“真厉害!”惊讶、尊敬和积极的感动的心情都涌过来。接下来就开始想“那么,自己也试着做做吧!”我虽然经历过各种各样地经验,但也许大家才刚刚开始这么做。正是将这些积累下来,才造成了今天的自己。那么,因为自己常常不愿意稳稳当当地呆在一个水平上,常常,比如体力的问题,持续思考着“这个弱点怎么做才能弥补呢”。“学习”和“努力”,虽然是两个令人讨厌的行为,但如果想以A+(plus alpha这个词通常用作“红利”,可指超越基本量的)为目标的话,这两者就变得必不可少了。那可能是在我做想做的事情的时候,在无知的状态下完成的呢。因为关系着结果上是做得成还是做不成,是不是不得不费这样的那样的时间呢?一定是。同样那些被称作特殊技能的工匠,与其说是不是灵巧,还是考虑一下他们为此而花去的庞大的时间吧,真的觉得很厉害。“特殊”的“技能”,并不完全是那个人本来就具有的吧。也许是谁都能做的事情,这个人花了时间做了。从这个结果来说,只是选择了适合自己的事情罢了。

比如说,穿着的衣服的扣子脱落了。那个时候,是拜托谁“帮我锭上吧”呢?还是试着看看“别的纽扣的话,要怎么才能锭上呢”?“嗯,是这样吧”明白了什么,“有这个颜色的线吧”便去找线,总之,我想我还是自己试着做。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是否灵巧,但是我还是喜欢这样的做法啊。这样的时候大半不是能不能做,而是做还是不做。并不是很麻烦嘛。结果,也许针扎到手指了也说不定。相反地我不认为只可赞扬安全完美地完成才是灵巧。

总之试着做是重要的。虽然时常有叫着“我不会做饭”的人,但是如果有拿起那样程度(锅)的力气,我想“不能做”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想收集辅助性料理用具和菜谱的话应该还是很多的。

在bistro SMAP,我用菜刀切细丝的时候,也有试过不看手指就嗒嗒嗒嗒地快速切。那样的话,就受伤了。但是,我觉得那是必要的受伤。因为自己做了就知道了以那样的速度切的方法了。比如做练习,训练员说“试试这样做吧”,被提示了某个重量。“不行不行的”自己或许这样以为,(做与不做)即使是同样完成不了的结果,但是完全不同。(做了)有自己稍微能够知晓的意义。如果能知道那个,变成团体作业的时候,就不会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力量了,也不会给周围的人增加麻烦了。至少,像“阿,什么都能做”,只会口上逞强的人可不行哦。

那种思考方法,对于与人交往和生活方式,我觉得基本上都是相同的。也有指责说自己笨拙的人。但是,以我看来,这是“逃避”。总之试着碰碰,受点小伤也没什么关系嘛。选择用那个做不了的措辞不是很无趣嘛。啊,这和高仓健所说的“因为很笨拙”是不一样的。那是实际地碰撞了,获得经验了,因此就像无论对谁都是用相同的敬语一样具有很强的一贯性的人。那样的人所说的“笨拙”,我认为是谦虚。为了以那个领域为目标,我们的情况,首先,不要考虑太多,试着做一做。那以后就会感到似乎一切都开始了呢。
 

手写部分:
比起用头脑来判断
一直用身体来判断
虽然有很多伤痛
也会生出很多可能性
结果,生活的事
快乐了。我的情况。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