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15 故事---(MYOJO 2004年12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注:这篇写在2个月前,2046还有howl拓哉都没看过。)

因为有很多做这个工作的人或许我不该这么大声地说,但我真的觉得,不管是电视剧也好,电影也好,事前的情报根本不需要!或者说,出现事先提供的知识根本就不对!现在信息太过剩,知道太多反而浪费了。如果有到达故事内容的捷径,不要走比较好喔。人总希望在看到第一个镜头之前,把期待和想像都藏在心里,用每个人不同的方法来接受嘛,绝对是这样!我自己在看电影或者舞台剧的时候就不会去收集情报,只想单纯地用“很想看!“的心情和它面对面。到了电影院或者剧场,当然会买宣传手册,不过直到开演前我会一直抵抗不去把它翻开,买了只要拿在手上就好。我最喜欢出电影院后在路过的饭店里看宣传手册。「原来导演是这个名字」「扮演这个角色的演员还演过那部电影啊」等等。还可以这样享受时间不是很好嘛。

所以关于这次的2部作品,我不推荐大家知道太多事前的信息。就算我自己,「2046」在嘎纳看到的还不是完整版,「HOWL」也还没看。在这两部作品里,我都象是身为木匠参加造房子一样。在嘎纳看的时候感觉「啊~原来那堵墙没完工其实还不希望有人靠上去啊~」,担了不少心(笑)。而「HOWL」,虽然我做了交代给我的「暂时把房梁架到这里就好了」的工作,但不知道等脚手架拆掉什么支撑都没有的时候,再看会是什么感觉呢。等所有的步骤都完成再放到眼前,一定会是完全不同的印象吧。「HOWL」在威尼斯电影节得了「技术贡献奖」,得到这个奖,我最想祝贺工作人员们。所以借这个机会我一定要说「恭喜」!「2046」的摄影本身,我一直在亲身体验自己根本不明白的的工作过程,从头到尾都是「想不通也解释不清楚」的连续。所以看这出电影的人,也只有去体验电影本身以外别无他法。我现在能说的只能是这些。为了完成一个故事,制作虚拟情景的过程很有乐趣。我会演戏演得入迷也总是因为这个,可能因为这样我才能参加到这个作品中。因为感受到了乐趣所在,当时才可能在那个环境里坚持下去。。。当然,现在才发现是这样。

「丑小鸭」「101斑点狗」「皮诺曹」「」「彼得潘」「哈落克船长」「银河铁道999」「汤姆索亚历险记」「爱丽丝漫游仙境」「钓鱼小子三平」「六三四的剑」「足球小子」「CUTIE HONEY」。。。。随着记忆回朔从前,从最小的时候开始,就喜欢这样的故事。我还很小的时候特别喜欢有动物出现的故事。「丑小鸭」不只结局很棒,我还喜欢在知道结局的情况下看中间的经过,因为看的时候会有种奇特的安心感。之后大了一些,就看迪斯尼。最喜欢「皮诺曹」「彼得潘」里妖精出现的时机了,因为不管好的时候坏的时候它们都会出现,当时我就想「原来妖精就是这样的。。。」等再大一些,就根据当时自己的兴趣选择能把自己投射进去的角色了。学习剑道的时候喜欢。。。。玩钓鱼的时候喜欢。。。。骑脚踏车的时候喜欢。。。。仔细想想,可能从那时开始我就在「挑选作品」了(笑)。因为当时总在寻找最能让自己行动起来的人物。
即使现在,读电视剧或者电影的企画书时,也会有这种感觉,甚至收到过刚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哇喔---!」地惊叫起来的作品。这只是以未深入的状态去看企画所以没有任何问题,但有时候却从一开始就因为企画作品的规模而感到压力。不过经过一段时间考虑决定「要做」,就会把自己带进人物里,因为我要成为电视剧或者电影这个「家」的参与建造的一份子。建造中虽然只是刨木屑或者钉钉子,但我现在处于总想要「用不一样的方法钉进去」「在这种地方要用那种道具」,觉得能让看到的人觉得有趣就好了的阶段。我希望通过这种方法让看的人体会到各种心情,如果可以的话,能让人笑就最好了。在感动流泪之前笑一笑吧?我喜欢这样的感觉。这种类型的「哭」也好「笑」也好,我都特别喜欢。不过很头疼啊,我总是不知不觉以这个为目标,可自己还差得远呢。虽然人们对我有所期待这是很开心也很感激的事,但真的觉得自己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行。现在能做到的只有享受自己在做的事,「享受自己」,这是全部。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不想,把自己交给故事就好了。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手写部分

翻到下一页
或者 重新咀嚼这一页
尽情享受这页里出现的「自己」吧!
和他一起。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