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17  1年 10年---(MYOJO 2005年02月)

translate by雨宮いずみ,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今天边看早报的艺能版边想。大家都做着各种事情呢,我,真的没做什么工作呢。但是,我还是觉得真正想做的事情就该担起责任地来做。回顾2004年,对于自己来说,好的事情和并不那么好的事情都有,这些充分地排列着的一年。并不只有愉快的,开心的,心情好的,痛苦的,艰辛的……各种感情一个、一个地都能够好好地感受到。真的很奢侈。(笑)我的情况,结果,这样做着,1年1年的,那时候,如果能找到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事物,在那件事上集中精神地过活不是最好的事情吗?所以,从来没有考虑过长期的展望。无论是好的一方面还是坏的一方面。现在各种各样有名的实业家们不是从学生时代开始树立关于人生的计划。20岁做这个,30岁这样做什么的。我听起来觉得真是厉害。可是从结果上来看,因为他们都是有钱人,有着打算人生的表现,大家也会静静地听也会接受的吧。

这个连载也有10年了吧。真是厉害(笑)。但是,完全没有类似“不能不继续”的意识。也没有义务感。在无知的状态下这样持续了下来,广播也是,smasma也是,同样SMAP也是。因为我的性格是动不动就厌烦的那种,但相反能够持续的事情倒很多。动不动就厌烦,就不会重复同样的事情。去钓鱼的话虽然不会改变垂钓的行为,因为不得不一直保持同样的姿势等待鱼上钩,但是每次放线的地方都不同。那么钓上来的鱼的种类也会变化。那也会有有时钓得上有时钓不上的事了。虽然自己用了各种办法,但那也不是一定能够体现出花去的劳力、
时间和自己的努力的。因为我讨厌“为……而”的思考方式。那样思考的时候,估计就会变得不行了。有种硬要让人感恩的感觉。我全部都是想做的话就做。只是这样。想战斗,也许是想赢。那个不是努力的问题。我一直只关心“欲望”呢。这个欲望,也许不能跟上自己的步调。要实现这个“欲望”,当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做到的,必须要staff和共演者一起组成团队。正因为如此,一件事情能够做完的时候,充实感也不一般地大吧。

我,比如说DVD,完全没有看过自己过去的作品。但是,不是有再次播放吗?那样的时候,偶尔瞥到把目光停留在画面上而感动的事情倒是有许多。那个时候,会想“那时候如果这样做的话……”或者想“接下来我这样做吧”。我想说因为后者而感到伤痛。即使有反省,返回到那个时刻变得动不了了,就不能向前进了吧。所以说,成长也不是那样做的吧。我自己,没有变成那样。如果用回转寿司来大比方,也许是这样的吧。(笑)虽然平时忘记了年龄的事情。与所谓同期,就是被看作同岁、装束什么也相同的人说话,也有被吓着的时候。“我们已经32了!”(笑)

即使那样10年前,我在做什么呢?《爱情白皮书》是21岁的时候……。啊,《青春无悔》是22岁。那也是开始被叫“KIMUTAKU”的时候吧。(笑)所谓“那样的年龄,在做什么呢”的时候,那时有自己出演的作品也真厉害。那样,就能够看到那个时候的自己了。真的很受惠。说起来,拍《PRIDE》的时候,被导演中江功问起“今年你几岁了?”“我?今年32”这样回答,他却说“我还在拍《青春无悔》那个时候呢”真是觉得这个人真了不起。(笑)或者说我很惊讶。当时也好现在也好,我都是称呼他“中二イ”(也许可翻成“中哥”吧)这样的关系也没有改变。今年我的年龄还是拍《青春无悔》的时候,对我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在日程上,如果像我这样(年龄)的director们“犯规”会被讨厌的。(笑)我,基本上不用年龄来判断人的价值。年龄一位数的人也好10多岁的也好20多岁的也好,强的人就应该强。但是,坦率说我还是尊敬中二イ的。

语言上的10年和实质的10年。语言上的那个对于我来说比较沉重。听完“过了10年了哟”,一晃过去的感觉,真是“哇~(不会吧)”,实际上,过活的年月又觉得本来就很light。一定是因为意识没有回过过去的原因。今后的岁月也不是要这样度过吗?一定。今后再过10年不就是42了吗?会变成怎样想象不出来呢。这样虽然很开心却叫人惭愧。但是不叫人讨厌吗?如果有这样42岁的人。(笑)

手写部分:
结果 .... 10年。
结果 ..... 今年1年。
现在 ...... 我32岁。
所以 ..... 怎么样?
还远着呢!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