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18 車---(MYOJO 2005年03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我拿到驾照是19岁末尾的时候。当时没有去训练场练习,直接就到考场一决胜负。其实18岁的时候就想考了,但一会儿有工作一会儿有其他事,一直没有考成。当终于拿到驾照时那种兴奋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得。兴奋之外当一件事被公众所允许时,也会让人感受到沉重的责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和成人仪式很象。而且我从很小时就一直梦想着「要坐在驾驶座上!」呢。那时开着车的爸爸看上去特别帅,是很少有的我对他有好印象的时候(笑)。
敞篷的美国车――这就是我的第一辆车。速度上升、马力加大、汽油耗尽……一点也不实用,只有一张皮(笑)。当时我可真看重外表啊~~买它的动机就是「想开它去摄影棚」「想用它带着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兜风」。真的让女孩坐上去时高兴极了呢。助手席的确很特别吧,因为我又不是出租车司机,不可能让没关系的人坐。不过看到正在约会的情侣车上坐在助手席的女孩子,从车外看过去她们都好漂亮!为什么漂亮我不知道!(笑)可能是「隔壁的草地比自家绿」吧。
我的喜好一直没有变,到现在坐的都是美国车。最喜欢美国车的一点是:它毫不谦虚(笑)。这点很好!美国车很蠢的地方的确很蠢,比如耗油多,浪费多,和日本车比起来缺点绝对多得多。但就是有个性。虽然我花心过一次选了辆瑞典车,但它虽然生在欧洲可也是个毫不谦虚的家伙,所以才会喜欢它(笑)。有时看电影我也会想「太厉害了!真想要那辆车――」,不过在路上偶然看到「啊,就是电影里那辆」,这样一想就会把要买的事给忘了(笑)。我觉得不同车型一定会把选择车型的人给反映出来,要是有朋友换了车,我只要知道换了什么车,就能明白「啊~~他注意力跑那边了」一样马上知道他的兴趣和行动的倾向。
开车的方法,也可以看出那个人的内在。运动神经好的人大都开车也开得好,或者说他的意志擅于传达出来,他可以让周围的人都明明白白地知道他准备怎么开。而且他会在开车时设想各种情况。开车开得好,我觉得并不是在狭窄的路上怎样避开其他车辆飞驰,而是不引起事故。比如在多条道路交叉的路口上,他会给每条道路设想出「如果从这里突然出来辆车的话……」。停着的车也有「如果」,因为可能几秒钟后它就会开动,也可能从车那头突然窜出个人。我平时好像特别注意这些。在开车礼节上我很在意那些不讲道理的人,在给对方让道或者自己先行的时候,互相给个手势表明意图打个招呼应该非常重要不是吗?我自己给自己定了个魔咒,就是绝对不往窗外乱扔垃圾。要是扔了我身上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因为自己做过的事一定会通过其他形式返还回来。还有让别人搭车时的停车方法,我会特别小心。因为我很讨厌猛地停下来,所以载着别人的时候我希望做到让她惊讶地问我「你什么时候停好的?」那样轻轻地停。坐别人的车时我会特别在意这点,虽然我不会说出来。要是很要好的人,我反而会抱怨,或者干脆说「我来开」,有时真的就换我来开了,因为我自己开反而放松。本来我就很喜欢开车,虽然只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30分钟、1个小时,但如果是自己握着方向盘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我很喜欢车,却还没到会想着把引擎拆开看看的地步,其实我觉得自己根本是一窍不通啦。GPS也是才装上而已,要说方便的话它的确很方便,会让人不时觉得「哦~原来如此」。但我却不希望因为这样,就让别人来给我决定前往目的地的路线。所以这种方法我一次都没用过,只是看看「原来我开到这里啦」而已(笑)。不过作为极其讨厌堵车的我来说,很感谢它的塞车信息。GPS对我来讲,就象是给大人用的玩具吧。
如果现在有人能考驾照,来问我意见的话,我会建议他还是去考一下,虽然不一定要马上用到。因为一方面手里可以多一张牌,一方面一旦有机会它绝对可以让人的行动力扩展开来。其他的话也不用多说了,当然还要多加小心不要发生事故啦。

手写部分:

某种意义上……。
“拓哉的移动城堡”
怎么可能……。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