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32 「Thank you」與「Sorry」的根---(MYOJO 2006年05月)

(感謝網友pineapple7翻譯,轉載自中央情報局bbs站smap版)

記得"禮儀"的話,情緒就會隨之而來

在現場常會聽到招呼聲,雖然有著「早安!」還有「辛苦了!」聽起來卻像是流於一種習慣,周圍的人在回去時都會這樣說著,但內心裡又覺得其實並沒有真的很辛苦,既然如此,只要揮揮手說聲「Bye-bye」就好了,真的。

對我而言很重要的招呼語是「謝謝」跟「對不起」,這並不是代表「熟人間也要保持禮儀」,而是想好好的傳達出那種心情,超越了害羞而說出話語的時候,感覺很好,害羞的那段時間,感覺好像暫停了,像是變成了靜止的畫像、無法移動的世界,在說出話的瞬間暫停鍵就解開了,無法直接說出口的時候,果然會在意暫停的那段時間,於是就改為發Mail,因此,用我的手機按下"A"這個音,第一個出現的字好像就是「謝謝」(arigatou)。
將那個送出之後才能比較安心,這種心情是因為從小還「非自願」的時候,就被大人們以這樣的觀念養育的關係吧?

小時候,大人們對於禮儀和講話一字一句的要求非常嚴格,例如做錯事時,總是會被問「把理由說出來」,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我被這樣問的時候,腦海裡浮現出了啤酒瓶上的麒麟,還有「漫說日本歷史」裡出現的龍之類架空的動物,「龍」到底是什麼呢...?我知道自己是站在被罵的立場,被問「為什麼要這樣做?」的時候,也知道應該回答「是因為這樣」,可是第一次接觸到「理由」這個字眼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大概是因為在我身體裡有些什麼壞東西吧?」的這樣想著,被說「好好反省」的時候也是一樣,「反省」是什麼呢...?雖然充滿著抱歉的情緒。還有,「懂了嗎?」也是。

「理解」...是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奇怪水果嗎?
對身體應該沒有壞處吧?雖然不太懂,可是好像對身體很好的樣子。.......像這樣子的想著。
小時候一定是雖然感情豐富,但能配合使用的辭彙卻相對壓倒性的少吧?
就像是還有很多很多從沒吃過的料理一樣.....

沒碰過這種事嗎?現在,小時候的印象突然變得很鮮明,為什麼呢?
糟糕,最近我好像幼兒化了。(笑)
重看了小學時喜歡的劍道漫畫,然後非常沉迷,還有在我自己心中流行的是糖果屋,最近有去過嗎?沒有吧?真的光是看著就很開心,像是10塊錢的口香糖之類的....
「梅子醬?有有有,修學旅行的時候坐在"小湊巴士"的最後一排吃了!」
或是「把可樂糖跟水放到睡著的人嘴裡,結果冒出一大推泡泡超爆笑的!」
吃的時候那種興奮的感覺幾乎都還記得呢。
當時因為沒有零用錢,所以曾經收集父親回家時從口袋裡掏出的零錢。
就這樣回想著,然後買了很多東西,「多少錢?」「230元」,好像就算買很多也沒關係,會心想「比一包煙還便宜呢」。用孩子的視線去看糖果店會看到很廣闊的另一個世界,那就是糖果的世界,是約會時的推薦地點,一開始就去那裡會很有趣呢,接下來帶著買的零嘴去看電影、去男生或女生的家裡、或是兜風,雖然不知道到底會做什麼。
不過這時候最好不要買只有一人份的零食,陷入個人的世界比較好喔,而且不問「你吃的是什麼口味的?」也不行。(笑)一盒八顆的零食可能不錯,如果對方說從來沒吃過可樂糖,是我的話,絕對會希望他能吃一次,就算反應是「這什麼啊?!呸!」的吐掉也可以。

有點離題了嗎?(笑)
但對我來說,只要講到招呼語就一定會想要扯到這邊來,「始於禮,止於禮。」從幼稚園就開始去的劍道場總是這樣說,並不是包含著自己的心情所說的話,而是一開始就不照做不行的儀式,但,一直持續下去的話,隨著年齡的增長也就了解了「禮」的意義,「啊!原來是這個道理!」這樣的情緒是之後才跟隨而來的,現在,存在著很重視「謝謝」跟「對不起」的我,真是太好了。結果是沒問題的吧?
這是現在的我與小時候的我結合,所形成的記憶片段,現在我所喜歡的東西也好、討厭的東西也好,
果然,我的根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都存在的。

---------------------
手寫部分:
「沒有吃過的果實,"理解"。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