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39 Trial---(MYOJO 2006年12月)

(感謝網友pineapple7翻譯,轉載自中央情報局bbs站smap版)

 

「X-MEN超有趣的。不過跟那個比起來,到底為什麼在電影院裡吃的熱狗會這麼好吃呢?」
帶著笑這麼說的木村,站在電影製作者的立場上所挑戰的事情是.....

在還沒做之前就先說出口的「做不到」是最讓人不甘心的。

這次的LIVE發生了很多事呢。例如MEMBER的故障.....但幸好我們是TEAM。
在這種時候,雖然沒有任何規條能遵循也沒有任何事是已經商量好的,但MEMBER對於觀眾的心情卻都是相同的,所以會反射性的自然行動起來。
「那麼,改一下舞台走位吧。」是看著同一個方向的呢。就跟聽到警鈴大作時會出動的消防隊員一樣吧?嘛,從INSIDE...從團內的角度來看,不管有沒有說出口,其實大家都有著「如果換成是我自己站在這個立場上?」的想法。雖然講法有點奇怪,但更重要的是,一定會讓故障的那個人留下不好的回憶吧。不光只是像國中生在日記上寫的「相互體諒」,而是要更加現實的去TRY,如果不這樣的話,我們家想做的事情是無法成立的。

要是有人把100公斤的重物放在你面前說「把這個拿起來看看」,大家心裡都會覺得「這不可能拿得起來的吧?」也不是不能了解連試都不試就說「啊!果然不可能!」的人,但我討厭那樣。雖然「做不到」是句讓人很難心甘情願說出口的話,但根本沒做過就說「做不到」是我最無法忍受的。所以就算覺得100%不可能,我也會試著去把那個重物搬起來看看。
「嘗試錯誤」用英文來說就是TRIAL&ERROR吧?不過我自己只想要在心裡保持TRIAL的感覺。因為不管做什麼,都有九成或幾乎接近十成的機率會發生ERROR吧?我不想為了預留後路就輕易說出這種話。
沒有人是一開始就什麼都會做的,與那個人試的方法、做的事、那個人的個性都有關,所以「錯誤」這個詞不要特別拿出來強調比較好。

先前,在東京現像所看了「武士的一分」的完成品。對我自己個人來說是整個製作過程中的MAX,
對作品本身則是覺得「啊,看起來是這種感覺啊.....」在拍攝現場時,我想了很多必須一一去思考的地方。每一舉、每一動都會問「這樣做比較好嗎?」「果然還是改成那樣吧?」這也是連續不斷的嘗試錯誤。山田(洋次)導演跟我談了很多事情,即使是對著人生經驗貧乏的我,也會調整視線好好傾聽我說的話。那真的是很愉快的經歷...山田導演是使用獨特手法表現的人,好比說他會跟STAFF講
「用風的感覺來搖這棵樹」或是「用太陽的感覺來打燈」。這聽在其他人耳裡一定覺得像是短劇一樣奇怪吧?但在現場卻感覺非常自然。對我表現的演技也有很多不同的要求,雖然常有很多人說「那一定很辛苦吧?」但完全沒那回事,包括這些要求在內都讓我非常開心。
關於這次的殺陣跟劍術,幾乎把「要這麼做才會有迫力」的揮舞方式減到最低,也沒有吶喊著「喔喔喔」的場面。
但卻體會到心情跟劍術同為一體才是最重要的這件事。一開始是拍一個人揮舞木刀的場面,再來是到道場去拜師的場面,最後是決鬥,對我來說「照著劇情順序拍攝」真的幫助很大。在拍連續劇或是電影時,拍攝的順序大部份都是跟劇情完全不同的,這次卻完全照著故事的走向拍攝,讓我在過程中自然的就變成了新之丞。

在拍攝決鬥場面的現場,我提議說能不能將戰鬥時在額前綁上的白色布條,改為將妻子加世身上所穿的和服帶子綁在額前。當時只是想著「這樣做應該也可以吧?」與為了妻子而前去戰鬥相比,更覺得「就算不能活著回來也沒關係,死了也無所謂,我想戰鬥。」可是在拍完後卻有了真實的感覺,即使新之丞是為了不能退讓的理念去戰鬥,但並非覺得「死了也無所謂」,而是下了決心「要為了心愛的人好好活下去」吧。雖然這全都是我事後才想到的啦。(笑)
這部作品就是有這麼多可以讓人自由想像的空間,所以現在我很期待它的公開,如果能從大家口中聽到各種不同的感想一定很幸福。我跟STAFF們在拍攝現場嘗試錯誤的樣子,也能在幕後花絮的DVD裡看到喔。

在私人生活方面最近都沒嘗試什麼新東西呢,髮型大概就是在LIVE期間為了讓自己HIGH起來所以隨便頭髮自由生長,等到有工作或是要拍戲時再配合剪短。自己完全沒有去設計什麼。衣服也沒有增加新款式,每次都會被唸「你!又買了一樣的衣服吧?!」但相反的,沒有我買了之後不穿的衣服,所以對我自己來講不算是失敗吧。每天都因為時機不對所以一直去不了海邊.....
雖然現在變得很黑,卻只是因為LIVE時在下午的彩排所造成的(笑)

-----------------------

手寫部份:

每一次嘗試都有它的可能性存在。
所以...LET'S TRY!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