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4 臉

(MYOJO 1996年7月)

帥氣不是作出來的,而是從表情看出來的

要我坦白說的話,看女人的時候我還是先從臉開始看的。漂亮的人就是漂亮,可愛的人就是可愛。(笑)

但是喜歡的美女典型,還是各人有自己的喜好的。大家都說漂亮的人,有時候看了也會覺得「這種型的美

女我最不愛了」。我的情況是,喜歡那種感覺很柔和的人。就算是先看臉,接下來在意的就是內在了。再

怎麼覺得漂亮的人,要是讓人發現她的性格嘮嘮叨叨的,也會覺得冷了一半。再怎麼漂亮的人,也會有看

起來醜醜的時候。理想的狀況就是,看起來很溫柔,但是精神上保有些冷酷、嚴謹或是固執。不是那種感

覺很柔軟很EASY的型。如果能夠讓我看到這一面的話,就算一開始是以貌取人,卻更容易被這樣的內在所

吸引。所以我自己也是,就算被人家說「喜歡你的人都是只看你的臉罷了」,就算有這種只看我的臉就喜歡

我的FANS,我也不會有所抵抗。因為異性相吸,我自己也是從臉開始看的嘛。(笑)

但是如果只限男人的臉,我最近變得完全沒有任何的條件了。真的覺得沒有什麼是好看的臉或是難看的臉

。有沒有雙眼皮啦,鼻子挺不挺啦,這些都變得完全無所謂了。我自己也是,電視台的工作我也只化上最

低限度需要的妝。拍「長假」的時候也是,讓一些工作人員看了我很驚訝的說:「就只化這樣嗎?」我就只

是化了很淡的妝。「SMAPXSMAP」裡也是,除非必要我一概不化妝。經常讓其他工作人員很生氣的說「你

這樣臉色都跟其他團員不一致了」。

但也不是說我就不了解那些整形或是拔眉毛的男人是什麼心態。當然也是有人認同他們那樣的做法,才會

有人這麼做的。我們的狀況的話,要是有演唱會的時候,就不能夠想說「管他的」,然後頂著一頭剛睡醒

的亂髮上去。為了要來演唱會看我們的歌迷們,還是要好好的洗頭髮吹頭髮。如果有雜誌的採訪,要拍照

的狀況,就會按照拍那些照片的目的好好的化妝。這些事情,簡要來說,就是為了看的人而去做的行為。

而且這也會影響自己的心情。我聽說「化妝」這兩個字以前是寫作「氣妝」的。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是符

合字面的意義。為了替心情加上色彩,為了轉換心情,這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只是,漸漸覺得一張很帥氣的臉,並不是造作出來的,而是從表情上可以看得出來的。特別是工作現場我

更這麼覺得。很認真的打光的燈光師、很細心體貼的替我們補妝的化妝師….等等。如果以工作責任的分擔

而言,認為他們只是把自己該做的工作做好,或許真的是這樣也不一定。但是在那個時點他們都不是為了

自己而做,而是為了他人而做。也就說並不是“FOR ME”而是”FOR YOU“的狀態。這時候可以看到一

個人最帥的姿態。比起做出什麼樣的臉來展現帥氣,姿態是更加重要的。女性也是,抱著小小孩的母親看

起來就非常非常美麗。這跟他的髮型怎麼樣,穿怎樣的衣服都沒有關係的。對孩子的關懷表現出來的姿態

,看起來一定是很美的。我認為唱歌也好,做綜藝節目也好,演戲也好,感覺都很像是小時候遊戲的延長

。自己覺得非常開心而唱著卡通的歌,或是玩著家家酒是一樣的。所以那種只有大人才會做的,為了其他

人而做的行為讓人特別覺得美好。

我覺得自己的臉其實還是有在改變的。我是那種很容易被人看透的人,因為心情好壞完全寫在臉上。有時

候嚴重到自己看了鏡子都會想問自己「你不要緊吧?」(笑)現在也是,有點想問自己「你還好吧?」其實

精神上是還好,只是肉體上感到很疲乏。但是最近漸漸變得連一點抵抗的力量都沒有了。我在想事情的時

候我猜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多半呆呆的。也有可能是因為髮型改變的緣故,但是常被人說「你的表情變柔和

了」。但是當我認真的在看東西的時候,或是很真心的想要表達什麼的時候,還是一樣會有很認真的眼神

。這樣一來又要有人很擔心的問我:「你在生氣嗎?」我明明就沒有生氣啊。我生氣的時候可不只是這樣

。(笑)

現在世間有很多人會一直談論我的臉,我想這只不過是我在雜誌或是電視上露臉的機會比較多罷了。然後

就是我跟週遭許多的所謂演藝人員給人的一般印象有點不太一樣的緣故吧?就像是在一片開滿了蒲公英的

草原上,獨自開了一朵牽牛花一樣,所以覺得醒目。我想這在10年前的演藝界,絕對是不會被容許的。而

因為是現在這個時代,所以像我這樣的臉才能夠碰巧讓大家的眼光停留。

我想今後我的臉還會繼續改變下去。我自己也想像不出來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我猜大概會隨著我今後的

所作所為而改變吧。

手寫部分:

眼、鼻、口、耳…

這些包含在臉當中的五官,

常會讓人認為是理所當然而經常忘記。

請多多去感受吧。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