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5 My Life

(MYOJO1996年4月)

像螞蟻那樣苦幹實幹的生活我是辦不到的。

對現在的我而言,生活的地方,就是工作完畢之後回到那裡,吃飯、洗澡、睡覺的地方。前一陣子,阿剛

來了我家,淡淡的說了句「真的,都是很像木村君風格的東西,非常徹底有你的個人風格」。什麼都沒有的

牆壁上,架著板子,印地安風格的東西還有牛仔衣褲,放的都是我自己喜歡的東西。並非是有意識的去這

樣擺設,而是自然形成的。我真正喜歡的東西都聚集在一起了。但是,阿剛這樣說讓我覺得很開心。我也

是,要是到了朋友家,也很喜歡看到對方的房間川滿了他的風格。能夠嗅到那個人的工作或是他所自豪的

東西的味道是很不錯的。會覺得「啊、這房間像極了你的味道」比方說像是去到專業人的工房,東西都很

凌亂,但是看到有木屑什麼的掉在地上,就會覺得那個人生活的延長,就是在那個地方了,感覺是很好的

。生活方式跟那個人住的房間是有著無法分割的關聯。

我所生長的家庭,要是說有什麼像是規則的話,就是「不可以把東西丟著不管」。什麼事情結束之後,用完

的東西一定要整理乾淨。要歸回原位。要負最終的責任。不論什麼事情都是。所以我到現在也是都有盡力

在做。只是,早上出門工作,晚上回來背劇本,然後到了早上又要出門,每天都持續這樣的事情,完全忘

了要整理。偶爾家裡有人來,會讓我嚇一大跳,因為一回家變得好乾淨。打電話回去問:「是怎麼回事?」

也只是說「稍微幫你整理了一下」。要是有時間的話,我會把原來的感覺再找回來。

我開始一個人生活,是十九歲的時候。自己想般出去住的心情很強烈。生活其實就是對你自己還有跟你一

起生活的人的理解。可能當時我對我的家人變得不太能夠理解吧?但是因為自己一個人生活就必須自己做

所有家人會幫你分擔的工作,讓我對家人還有自己多少有了一點不同的理解。我現在回去家裡就會覺得:

果然這裡還是我成長的地方。跟到人家家裡打擾是不一樣的。牆上掛的畫還有放的花都讓人覺得很不錯。

畢竟這是自己的父母選的嘛,就很自然的會接受了。一個人的生活,自己的喜怒哀樂也是一種享受。洗完

衣服的時候一面疊衣服有時候會很不耐煩,覺得「怎麼這麼麻煩啊?」但是有時候也會覺得「啊、我疊的真

漂亮!」然後覺得很開心。心情會隨著自己的狀況有很多不同的變化。一個人的時候,可以很直接坦率,

但是房間裡要是有第三者進到裡面,就很難率直的表現那種心情了。

其實「生活」這兩個字感覺上似乎包含了有義務的感覺,所以我不是很喜歡。如果用「活著」這兩個字,就

比較有實感了。因為很睏所以睡覺,因為餓了所以吃飯。就是像這樣簡單的行為。但是實際上現在我的生

活都跟工作密不可分。比方說會想「今天不睡的話明天會很辛苦」或是「現在不吃的話會沒有體力」等等,

會有這樣的動機出現。那是因為不這樣做的話工作就不能去運作了,這是很現實的。某種程度的勉強,是

生存在現實生活中必然會有的。當然有時候也會有看狀況而允許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因為覺得「這件事跟

別人又沒有關係」。但是這樣真的還是不成熟的做法。永遠都說自己的心很年輕,於是就不考慮週遭的事

情,這樣的人是最任性的了。雖然可以盡情的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是很好的,但是脫離軌道的事情是絕對

不可以做的。這樣講或許會被誤會,但我是覺得不良少女或是不良少年,應該要更加油努力一點。但是做

壞事的少年少女我就不能原諒了。因為自己想做什麼而造成別人的麻煩是不可以的。

我將來的生活要怎麼過我完全都沒有想過,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因為我現在只是把自己眼前發生的事情用

自己的方式去消化罷了。我是一隻寄居蟹。像螞蟻那樣苦幹實幹的生活我是辦不到的。如果現在居住的貝

殼讓我住得很痛苦,我就只是換一個殼而已。在這樣的生活當中,如果往後跟誰一起生活的話,我對那個

人的希望並不會是希望她把房間永遠打掃得很乾淨漂亮,並不會是這樣直接的事情。而是希望那個人一直

都可以保持很好的狀態。那個人如果不幸福、不快樂,這個房間也不會乾淨漂亮吧?就算可以乾淨漂亮,

也不會是住起來舒服的房間。不過,總之我現在自己都沒有自信,所以也不想去講未來的藍圖。因為我想

對我自己說的話負最終的責任。

 

「生活」兩個字好像是「上課中」似的,感覺很僵硬

「活著」比較像「下課時間」的字眼感覺上好像比較有笑容。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