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56  leadership/統率力

(MYOJO 2008年05月)

(感謝海賊團一分的網友海賊版 提供翻譯,並同意轉載)

前言:“就算是動物,變成複數的時候也會本能地決定自己的LEADER。一定是因爲那樣做的話更容易取得和平吧。”在4月開始的電視劇中出演一國LEADER的角色之前,無意閒想到的是?

前段時間,在看體育報紙的時候,自己到現在爲止所飾演的角色一股腦兒的列在上面,那個時候,我又有了些重新的認識。那就是,不管是美容師,還是飛行員,冰球球手,賽車手,或是檢事,都是在與身処那個世界人們進行熱烈的交流之後才成功(地扮演那些角色)的。這次呢,我也很想要進行交流,不過很難找到能夠與之交流的人啊。成爲一國的總理大臣的話,之前的那種手段就完全沒有辦法適用了。
這次的角色,在開始的時候是小學教師,他對政治毫不關心,卻因爲某些事情而捲入政界,在周圍的疑惑聲中,最後一躍而成爲總理大臣。雖然這個目標清楚明瞭,但是到達這個目標的交通手段與路綫是怎樣的,就是現在時段的課題了。現在正是產生許多意見的時候。比如説吧,在做老師的時候,是什麽樣性格的老師呢。以哪种方式教學,又是怎樣抓住學生的心的呢。現在的狀況是,土地範圍已經確定了,但是建築物的圖紙還沒有詳盡的描繪出來。只要能夠完成這個圖紙,“啊,知道了知道了,就由我來粉刷這面棪捸迅o樣的提案我也就可以出來了。不過呢,這期MYOJO出來的時候,相信圖紙也繪好了,現場也已經一定開始全面運轉了。
現在,腦海堶捷赮﹞F過去從來沒有關心過的政治,感覺是“啪”的一下,猛地和政治就面對面了。因爲是事實上存在的東西,所以就不能做成是像我們自己堆塑料積木一樣的透視圖,只是說著“這個,還不賴吧?”,而讓我們自己滿足的東西了。現實的政治一方面是我們的原型,另一方面我覺得一些黑色部分也是必要的。很難得能夠做這麽特異的電視劇,事實上這次,我希望做成尤其是能夠讓帶著議員徽章的人,或是朝著那個目標努力的人所關注的東西,要是那樣就好了。
那樣考慮的話,怎麽說呢,就有了點過去從未有過的、在號令前就搶跑的感覺吧,自己心中,也覺得像在一邊“嗯……嗯……”地屏氣用力,一邊(在開跑時)倒向前邊的感覺。在台場的時候,儘管是正在收錄SMAPXSAMP,也會想到“要是那個人在的話,真想聊幾句啊” ,去找找看電視劇的工作人員;BISTRO麻生(太郎,自民黨前幹事長)先生光臨的時候,因爲他是直接與政治相關,背負著特別責任的人,因此我詢問了“總理大臣的必要條件是什麽呢”這個問題。順便說下他的答案是“對於孤獨的忍耐力”。不過,我倒是覺得,作爲LEADER的話,只要能夠跟支持自己與自己支持的人肩並肩,心意相通的話,一定是不會產生“孤獨”這種狀況的。因此,我自己對於LEADER這個位置,並不認爲是“孤獨”的。
現在我自己,如果說有向LEADER尋求的東西的話,首先應該是共通語言吧。現在雖然説是等級社會,但是從世界範圍來看,我覺得日本應該是最沒有等級的國家之一。因此即使是站在TOP的人,不管對於什麽立場的人,我希望他並不是使用特別準備的、專門為某個場合設計的語言,而是即興能夠說出讓人有共同興趣的話題的那樣的存在。這個話題可以是世界上的某些事件,也可以是電視節目,或者也許是最近活躍的女藝人。然後呢,應該就是幽默和熱情了吧。還有就是,希望他能夠擁有處在在那個位置的視野,既能夠集中于一點,也能夠俯瞰全局的視野。
我自己接觸到的LEADER的話,就是每部作品所接觸的監督。確實他們是在現場掌握統率力的人,會讓人覺得“這個人的NG的確就是NG啊”而信服。我的話,作爲現場中的一員,如果能夠明確告訴我“這個人想要做什麽?想要去哪堙H”的話,自己會更方便行動。由於船長特質的變化而引起整個CREW的變化一目了然呢。“這個船長的話,就是這樣的CREW了呢”這樣的時候,現場可以很順利進行,相反如果完全兩者不對應的話,確實就很辛苦啊(笑)。
不過呢,事實上每個人都是擁有各種各樣的統率力的。最基本的級別就是製作自己而讓自己行動。如果這個變成複數,比如是戀人的話,兩個人可能擅長的部分不一樣,而變成分擔任務一般,“在這方面我說得上話(具有統率力),那個部分就交給你啦”這樣。這樣的話不管是家庭、職場、或是球隊,不論變成什麽樣的單位,基礎不都是一樣的麽?集中那些能夠成爲“自己的LEADER”的人,在各個專門領域或是自己正在面對的事情上,對於要解決的事情,一邊負起自己的責任,一邊在團體行動之時,將那面名為“LEADER”的旗幟傳給下一個人,我認爲這便是最重要的。這樣的話便不會變成“把全部責任強加于拿著那面旗幟的人”的想法了吧。至少,對於我而言的LEADER像就是那樣的。一定不會有孤獨什麽的。

小字部分:
不管是誰心堙A一定都存在。
因此爲何不互相更加挺胸擡頭,充滿信心?
就這樣做吧!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