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57  電源開關

(MYOJO 2008年06月)

(感謝海賊團一分的網友海賊版、網友TINA 提供翻譯,並同意轉載)

(網友:海賊版)
5月12日開始的電視劇「CHANGE」(禮拜一,夜9:00~ 富士TV系)終于要開始了。被期待感所包圍,收錄進展順利。作爲演員的木村拓哉的電源開關,現在處於完全的ON的狀態了。

早上從起床的瞬間開始不一樣了。意識到「現在幾點啊?」之後才開始行動的懶散或者隨便都沒有了。對自己而言,那就是電視劇的拍攝已經開始。
這一次,果然在橫下一條心之前花的時間很長呢。但是在大家打照面的時候可以和各位演出者見面(實在是太好了),除了過去我有幸能與之共演的小深(深津繪理)、阿部(寬)之外,還有寺尾聰先生、加籐(儸莎)等等,能夠有幸各位成員面對面,我自己心中也產生了相應的變動。的確,集中起來的各位出演者,staff全員實在氛圍太好了。雖然在面前將會產生什麽完全看不見,「啊,只要是這些人的話,不管海潮的流向怎樣,就算沒有風了,也應該沒有問題」能讓人產生這樣的感覺。
不過,在劇情中,我所肩負的東西和過去的完全不同了。各位工作人員聚集到一起,在考慮各種各樣的可能性的時候,要用顔色來比喻的話,就不是原色而成了中間色的感覺。這樣的框架下,我就不知道自己應該將焦點放在什麽地方了。「希望能夠有點具體的東西」,這樣想著,「啊,乾脆把自己髮型變了算啦。」就成這樣捲毛捲毛的造型了。這並不是對作品100%的考慮得到的結果,20%左右是爲了找准自己的情緒切入點。這個髮型,果然很大(笑)[註:雙重含義:一個是大小很大,一個是產生的結果很巨大]。不知道我是幸運還是不幸,讓我有幸嘗到了很多滋味(笑)。「那個現場不要緊吧?」之類,雖然產生了很多困惑,現在,自己的軸心在這幾個月堶情A已經朝向電視劇用力擴展了。在那之後,腳本的定稿送到了我手上,在上面寫上我的名字的時候,嗯,怎麽說呢?那個時候,電源開關打開了,和這個作品立下了契約的感覺呢。雖然並不是契約書什麽之類的。但是感覺到了以那時為契機,真的進入了叫做朝倉啓太這個人的堶情C現場的話名字都被叫做這個人的,這次不僅僅是個人,也有了“内閣”那樣名字呢。覺得真是有趣的感覺。
開始拍攝,進入現場之後,每天與花粉症作鬥爭,老是一邊用紙巾塞住鼻子一邊看監視器的監督,與包圍著這樣的監督的各位工作人員都在了(笑),雖然時間還沒有太久我們之間還沒說上什麽體己話,他們帶來了非常好的mood。這次與監督聊天的時候,說到了到現在爲止自己所飾演的角色都是出於給周圍帶來影響的那一側的人,而朝倉啓太的情況,根據周圍狀況的不同,自己稍微改變不也是挺好的麽。因此,作爲朝倉啓太的人物與資質的介紹,在一開始是作爲小學教師登場的。「應該怎麽做呢?」與造型師和監督商量之後,考慮到了誇張到爆的造型呢。性格上也是,怎麽說呢?就算在不電視劇上出現也沒什麽的老師的感覺(笑)。這次演的是個平凡之極的人。正因爲這樣,25人的小學5年級學生“哇”的開始吵鬧的時候,作爲普通的老師應該用某种程度的音量來講話才是普通才對,(可是朝倉啓太)對於這個完全不正面迎擊(笑)。到現在爲止我所飾演過的方向來看的話,一定是全力面對的才對……
這樣的朝倉啓太自己,相信在以後也會有自己的電源開關打開的瞬間,因爲他是在政治家家庭中成長起來,而與其説是反抗,不如説是向了家人所拒絕的世界邁出腳步的人。到那爲止去面對自己視野之外的東西,雖然感覺到有抵抗,某种意義上來說也是有乾脆果斷的自己存在的吧。
平常我自己並不有意識的做「轉換」這樣的事情。因爲如果那樣做的話,就是在撒謊了。比如第二天如果通告比較晚,晚上的生活節奏因爲有餘裕而會變化,也就是這個程度。但是,在任何場合僅僅是對峙的東西產生變化。比如説,就算在洗澡的時候,我並不會想「好了,轉換心情來放鬆吧。」但是也不會簡單得想「啊……」然後讓頭腦一片空白。「這個溫度,我可以洗多久啊?」之類,對於那個狀況本身產生對應而已呢。(你也生活得太累了吧,洗澡都不放鬆……)
對於愛好而言,能夠讓我打開電源開關的是厲害的東西,困難的東西。怎麽辦,懊喪之類的情緒也是有的,但是相對的,説不定會因爲鬆鬆垮垮而持續下來。當然爲了做成功而努力也會讓我覺得很厲害,同時,正因爲有不會也沒關係的部分所以更好的感覺呢,比如説,基礎問題集和難題集讓我選的話,因爲想要嘗到面對高水平時所受到的衝擊,我應該會選難題集。「完~全不懂!」的反應也會有,但在之後看解答的時候,能夠產生「咦?~!!!」這樣的衝擊也是好的。如果選了很簡單的東西的話,就不能產生這樣的想法了不是嗎?這樣而言的話,“海”對我而言,果然一直是難題呢。


手寫部分:堅硬而難以打開的時候
正是在那個時候
打開了電源開關的話……
緊緊嵌入!(讓人着迷!)
=========================================================================================
(網友TINA)   解不開的問題,更令人興奮期待不是嗎?

從早晨起床的那瞬間開始就跟平常完全不同。知道現在是幾點鐘之後,我不會有拖拖拉拉或是多餘的動作。對我而言,這就是開始拍攝電視劇之後的生活。

這次我仍然覺得必須要有拍攝會相當耗時的覺悟。不過,所謂的會面,就是跟許多合作演出的演員們,有見面的機會。除了以前合作過的小深(深津繪理)、阿部(寬)先生,還有寺尾聰先生、加藤(羅莎)小姐…等所有演員陣容,我跟他們所有人會面之後,內心有些東西開始啟動了。因為所有的演員和工作人員,總覺得讓人非常舒服。今後將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現在完全無法預料,但這一群合作的夥伴們,令我覺得無論風浪如何,又或者是完全無風無浪,也應該都沒有問題。

只是,在這次的故事當中,我所負的責任,跟平常完全不同。當我和工作人員聚集,大家腦力激盪的時候,如果以顏色來形容,就並非是原色,而是一種中間色。在這樣的輪廓之下,我不知道自己該把焦點放在哪裡好。我想我需要一點具體的東西,於是我就想,把髮型做個改變好了。於是就燙成這種捲捲頭。這並不是100%針對作品做出來的結論,大約有20%是我自己為了進入角色而做的。髮型果然還是很重要的。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演過很多種角色。(笑)也曾產生諸如「那齣戲的拍攝現場不要緊吧?」之類的許多迷惘,但是對現在的我而言,最主要的還是未來這幾個月,這齣戲將會越來越豐富。我把這當成是最主要的重點。後來,我拿到定稿後的劇本時,在上面寫上自己的名字。嗯,該怎麼說好呢?那個時候有點像是開關打開的感覺。也可以說是跟這部作品簽下契約吧。當然不是真的有寫下什麼契約書啦。不過,那似乎可以說是作為一個契機,彷彿使我變成一個叫做朝倉啟太的人。在現場,他們都是這樣稱呼我的,這次並非只有我個人,也有”內閣”這個名字出現了。覺得有點妙吧?

開始拍攝之後,總是會看到工作人員們圍著經常邊看螢幕邊用面紙按住鼻子跟花粉症搏鬥的導演(笑)。拍攝的時間還不是很久,因此還沒有跟他們私下談過話,但是他們總是能創造出很好的氣氛。這次跟導演談的時候,我們的話題是,我以往所演出的多是屬於去影響周遭的人的角色。而朝倉啟太這個角色則可以說改變的是他自己。這似乎有點困難,但卻是個有趣的嘗試。為了點出朝倉啟太的性格及資質,一開始讓他以小學老師的身分出場。「該怎麼做好呢?」我和導演及造型師商量,想出一個很不可能的造型。在性格上,該怎麼說呢?是一個沒什麼必要在電視上介紹的老師(笑)。我演的是一個很沒用的人。一開場25個小學五年級的小朋友吵鬧的時候,一般的老師應該都會放大音量講話,但是他卻絕不會跟他們正面衝突(笑)。如果是我以前演過的角色應該都會使出全力正面迎擊才是…。這樣的朝倉啟太,我想將來他開關打開的那瞬間應該也會來臨。一個在政治世家出生長大的背景,踏入一個他一直以來,應該說是拒絕面對而不是反對的世界。面對這以往視野中刻意不去看的東西,雖然會有抗拒感,但我想他在某種意義上心情應該也會覺得舒坦了起來。

平常我自己並不是在有意識的狀況下”切換”開關的。如果是這樣切換的話,結果就會好像有點假。比方說,如果明天早上通告的時間比較晚,那今天晚上就會比較悠哉一些,渡過的方式就會改變。大概就是像那樣的程度而已。只不過,依據地點的不同,對峙的東西也會不一樣。比方說洗澡的時候,我並不會想「好、現在來換個心情放鬆一下吧!」。當然也不會只是把腦袋完全放空的發呆。只是會想「這樣的水溫可以讓我泡多久的澡?」類似這樣,依據當時的狀況來應對。

就嗜好而言,打開開關也是不可輕忽、很困難的一件事。它總是會讓你有感很不甘心的時候,相反的,或許也有可以賴皮的地方你才會繼續玩下去。當然會很想要學會,但同時也有某些部分讓你覺得這個不會也沒關係。比方以基礎題目跟難解題目來比喻的話,想要品嘗面對難題時的衝擊,就會選擇難解習題來做。如果在做的時候覺得「完全不懂啊」,事後看了解答又覺得大受打擊,那也沒關係的。如果選了很簡單的東西,就不可能產生這種想法了。在這層意義上,”海”對我而言經常都是難解的習題啊。

手寫部分
困難的,難以切入的問題
一但打開了開關...就會令人著迷!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