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64  現在

(MYOJO 2009年01月)

(感謝海賊團一分的網友海賊版並同意轉載)

在各個瞬間,都把全力集中在眼前的東西上。重要的不是過去的經驗也不是對未來的展望,而是享受“現在”的力量。在巡迴演唱會中的木村現在,在如何觀察,行動,感受的呢?
每一次演唱會開始之前,樂隊、舞者、還有我們,所有要走上台的表演者,都會拍成圓列。手牽手,閉上眼睛  ,“今天也做出好的東西吧!”這樣祈禱著。“咱們走!”“喔喔喔!!!”的叫著,讓情緒沸騰。然後分散到到各自的位子做好準備。這樣的時間現在我非常喜歡。我們全員,如果不能擁有相同的動機,或者説是像能量、溫度一樣的東西,這個圓列大概就不能好好地組成了吧。在那麽多的舞臺裝置上進行表演,每次都會有個人的突發情況之類的事情發生。說真的,不管怎麽注意,還是會有人可能掉進洞堙C我們慎吾也從(演唱會)第一天就這樣做了。在這一種情況下,大家能夠齊心協力,真讓我覺得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
從東京巨蛋開始的6天,我到了如果沒有什麽支持補充的話,身體就會跟不上的狀態。因此我纏膠帶(==)〉防止身體受傷的)纏到身體紅腫的程度,從后半段開始也有點輕微的感冒,但是留了那麽多的汗,吸收了那麽多的水分,一下子也就治好了。不過我覺得,下次的大阪巨蛋的時候已經不需要纏膠帶了,因爲已經是符合演唱會用的身體了。隨著(演唱會)每一次次數的增加,進入腦子堛漯F西,已經和行動相聯係而前進的感覺了。雖然也有很多突發狀況,每次都會有確實會想到的事情,那就是觀衆不論年齡性別,都毫無疑問的展現了他們100點滿分的臉龐。這實在是令人高興,對我們這一方的人而言,也可以成爲我們最好的力量吧。有僅僅向我們揮手的人,也有打扮得漂亮的向我們飛吻的人,還有把手做成手槍形狀向我們開槍的人,(這些舉動,)我都想要去回應。這麽多人集中在一個地方度過相同的時間,這件事情真是很有趣呢。怎麽說,實在是很非現實啊。做的事情本身是“現場(生)”的,實際上我們也確實站在比較高的舞臺上,這些雖然是現實,可是感情啊,在舞臺上被人看到的表情卻是非現實的。這種感覺,大概成爲了我們體内表演的力量。因爲讓我們五個人合起來唱一首歌本身,就是勉勉強強很難的事情了(笑)。6万人唱一首歌,或者配合一首歌的節奏之類,真的是很厲害的一件事情啊,這個。
演唱會結束后跟我們一起表演的舞者成員就會在舞臺后做成“人隧道”等著我們呢。已經快到脫水邊緣勉勉強強地說著“啊~……”的囘來的話,一眼看到這個隧道的時候,心情又會變得舒暢愉快。那也是最棒的一刻。因此不僅僅是在舞臺上,而舞臺后的開始與結束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但是一邊與大家擊掌一邊跑過這個隧道,與最後的傢伙“拍”的一聲結束擊掌的時候,就會“咚”的一聲來呢。脫掉之前一直穿的服裝,完全就不看任何人,就像是沒有任何人在看自己一樣。那時就是最洩氣的時候吧?不過,我們從會場出去的時間,與客人出去的時間會稍微重合不是嗎。那樣的活,大概又會看到不同的表情吧。我也是這樣,他們也是這樣,都從非現實的瞬間,回到了現實的世界。紅燈亮了大家都會停,的士空車來了大家也都會揚手叫停。我也喜歡這種感覺。就像是每次很大的PARTY到了尾聲的感覺。不在之前用盡全力的話,也就不會有做完之後的好心情了。
前段時間稍微想了想。人生目標之類、運動員選手設立的目標之類,都是一種設定goal之後爲之努力的方法。不過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比如説,慎吾快要進入《黑部的太陽》的拍攝,吾郎chan的“金田一”也快開始了,那樣的話,雖然是演唱會的後臺,也會擺放著“黑部”“金田一”的腳本,跟纏膠帶用的膠布並排在一起。看到那個,我忍不住想,我們是沒有設立具體目標時間和必要的呢。只能是一件事一件事,把眼前的事情,投入全身心地去做好。雖然每次感覺都像是在破壞保險櫃呢(笑)。就算“這個不管是誰都絕對打不開的”這樣說準備給我們,我還是想“絕對要打開給你看!”比起保險櫃堶悸漯鷖B價值,堶接晶儱|有很多給與應援我們、喜愛我們的人的,不斷回響、送達的東西。每次爲了打開它都會很努力地去捋,目的爲了每一次門打開時候的那個奇妙瞬間。在那堜狴祥搌漱ㄛO經驗也不是自信,不就是“幹勁”嗎?!經驗或多或少都會成爲知識,自信本身完全不能成爲力量。不掌握好“現在”就糟糕了。在海上,“我前段時間,可是沖了好多英尺浪噢”這樣說著,還不是一點用都沒有。並不只有對自己有利、各方面條件具備的好浪,也有變形的時候,狂風大作的時候也有,但是在那時,要是用自己“現在”的力量,不能沖那樣的浪的話就糟糕了!然後就算那種時候也可以說著“啊!太開心了!”地結束的話,我真的覺得那樣也就夠了呢!


小字部分:
真是難以置信
帶給我們現實
像這樣的“大家”
說一聲感謝
謝謝你們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