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66  積極/消極
 

(MYOJO 2009年03月)

(感謝網友海賊版翻譯並同意轉載)

“我的性格明朗樂觀,而且是行動派。不會煩惱太久。”對於O型特有的性格特徵,他自己承認說“可能完全一模一樣!”散發出樂觀氣息的木村拓哉,其積極思想有什麽向大家推薦的呢?

現在想使用樂觀的語言!
比如説飾演「華麗的一族」鉄平一角的時候,由於飾演角色的關係,我有時也會有消極的想法,或者用消極想法來行動。對於這個問題,可能我有些主觀,但我覺得要是自己沒有堅定的觀點的話,也許就做不下來了。對於角色,想要「喂!喂!」地吐嘈的心態,我希望能夠傳達給觀衆。當然首先也希望在現場的音效師、攝影師還有導演能夠明白這一點。能夠完全進入角色非常重要,但是在進入角色之前,如果沒有「我是這樣想的」這一軸心的話,會被劇本所洗腦也説不定。我儘管沒有出現過精神狀態不安定的情況,可說老實話,真的很辛苦。而且要是真的原封不動地接受了(那些觀點的話),大概也就談不上什麽演技了。不是被角色所吞噬,而是睜大自己的雙眼不斷深入,要是不這樣做,大概我會像被波濤席捲一樣,不知東西南北了吧。

具體而言,背臺詞、發音標準、流淚等等…有時候會有難以完成的成分,那時候,一下也會變得消極起來。但是,我最不願做的就是從自己面對的事情中逃開。就算是逃開的話,也想把做的部分做好。不知道自己會受多大的傷,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現在所擁有的力量和技術,就算受傷,那種小事,縂也會治好的。當以消極心情擡起了一只腿將要活動的時候,能顯身手的就是image(印象)了吧?好印象也許是別人的說的話,或者是別人做的事,都能讓我轉到積極心態上來。我覺得我經常再次下載那些好印象[來使用第二次]。但是演戲和體育不同,演戲只是描畫了樣板之後依樣畫葫蘆,所以會變得更難了呢。

實際上我覺得在現場,根本沒有必要產生消極的想法或思考。我盡量做到什麽都不想,只會想「站在買賣立場的人得考慮好多現實問題,真是辛苦啊」。有時聼(經營公司的人)聊起,我雖然靜靜地聼,可是真的會想「沒經營公司實在太好了」嘛!(笑)。有站在無名英雄立場上的人在,我作爲與他們相關的人,想要知道他們的努力與熱情。可是這個也跟現場沒關係。說「回禮」可能有點奇怪,要說在現場工作的我們能做的事,也就是爲了那些人的存在而全力以赴。這,我覺得也是一種禮儀。當然這並不是最終目的,而只是最小目標吧。

在每一天堙A當然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消極心情或想法的。那時一定是有根本上的原因導致,因此首先就得面對那個原因,雖然覺得「啊!真麻煩!」,但是這種「真麻煩」在我看來是消極詞彙。「我好累」也是一樣,要是快說出來了,會想「好險!」而急刹車。這些話要是說出來了的話,我覺得自己就會一下子真的到(消極心態)那邊。因此我身邊如果有誰心態消極,我就非常想驅除那種心態。比如説,衝浪的一個夥伴參加了職業衝浪考試而失敗了。雖然很想更經常衝浪,可是沒錢,也必須得工作…他那時是那種心情。我不希望他就因沒通過考試一切都很失敗的時候就一切停在那堣F,因此我要說的話就是「你好好工作吧」。連「你的部分我幫你下海了」的話我都會說。朋友心情低落的時候,我不想說「做就能行」這種像年終禮品一樣的話,因爲要是只抛給他現成品的語言,就像與自己毫無關係一樣了。相反我想說「沒關係,反正你這傢伙,歸根到底也不過如此嘛」。要是他倒下了,那就跟他一起倒的感覺。我要是別人這樣跟我說我也會安心,因爲我覺得自己的位置、可能性以及個性被承認了。在面前幫我移開停下來的事物,也可以讓我更方便向前跌倒了。然後其次就是「好,NEXT,NEXT!」了。我們需要很快成爲下一個自己。

我過去覺得消極的語言或手勢很強硬時髦而帥氣,可是現在我覺得大概是自己搞錯了。實際上確實我也曾說那樣的話穿印有那樣話的T恤。但是我現在我完全不那樣想了。覺得很土氣,要是看到穿那種衣服的人會「啊喲!」地想(笑)。想要更多地用「謝謝」「感激」等積極的詞彙,這老實講成爲我的習慣了。用的語言,要是意思相同,不用「不想……」,而喜歡用「想要……」這種肯定的語言。正月首次參拜也不用「希望不要生病」,而祈禱「希望能夠健康」。事實上那之後不用「希望現場沒有討厭的事情發生」,而祈禱了「希望能夠遇到好的現場」。真心希望今年也能以積極樂觀的心情而度過。

手寫部分:
今年也「積極」度過……
請大家期待!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