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69  學習
 

(MYOJO 2009年06月)

(感謝網友海賊版翻譯並同意轉載)

面對5月23日開始的電視劇“MR.BRAIN”(星期六,晚上7:56~TBS播出),木村的大腦也開始運轉起來。運用出類拔萃的吸收能力,他正陶醉在飾演角色的專業内容的學習過程中。
“學習”這個詞,字面上來說我並不太喜歡。感覺就像是擺好桌椅,光是坐著,把傳授給你的方程式給硬吞下去一樣。事實上我的學生時代也真是難熬得不得了,真的太辛苦了(笑)。在課堂上講授的東西,我是一點都沒往腦子堜鞢F與其相反的是,學校堣]確實存在閃光的時刻,我當時也一樣,全靠有班級同學、喜歡的女孩子、還有社團活動的存在作爲支撐,實在覺得“下課鈴聲怎麽是這麽好聽的樂曲啊!”(笑)。對我而言,比起桌椅時代,學習更多是在畢業之後,親身體會到很多事情,從而“學到了”。不過現在想想,能穿學生服的那個階段,是一種特權吧,因爲出了社會就會變成個性的競爭了。雖然當時我在學校,算是通過了必學内容的考試,不過到了我要教別人的時候,就完全沒自信了。因此不得不跟對方一起煩惱,一邊讓對方看到自己重新挑戰的模樣。

現在正是很多人迎來新學期或是新入職場的時候,也差不多相同時候,我也進入了新的拍攝現場。感覺就像是班主任導師和班級已經確定下來,“會有什麽樣的同學呢?”這樣興奮地期待著的時候。就在今天,我剛把腳本寫上了自己的名字,放進了包堙A這又會成爲讓一個新的世界融入我自己的過程。電視劇就算有了腳本,也還需要專業領域的專家這一味香料的調劑。“CHANGE”這部政治電視劇即將開拍的時候,同電視臺的政治部就派人作爲工作人員參加進來,前總理大臣秘書也給我提供了很多建議。腳本中,其實充滿了這些人“要是能有供表達的窗口,我希望能夠說出現這些話”的感情,而我,只是幫他們陳述出來而已。寫實故事構成了虛構情節。向他們請教,時常會讓我產生“啊?!”感覺,吃驚不已,而這些就成爲了我的能量的源泉。這次的電視劇,我飾演的是科學警察研究所在工作,解決疑難案件的腦科學家九十九龍介。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人類只使用了大腦的極小一部分,知道了這一點,我一方面覺得很可惜,一方面也覺得很好玩。目前,對於未知領域的研究不斷深入,很多正有待于成爲現實,對這一點,我也饒有興趣。正因爲如此,我要是對那些專門領域研究者不抱有學習心態的話,就是自以爲是了。於是現在是借助他們的力量,增加我自己抽屜容量的時候,雖然並不知道我的吸收能力到底如何。九十九這一角色,大腦一部分因遭遇事故而受損,卻塞翁失馬,能夠發揮特殊的能力。在飾演過程中,我想讓角色性格“有點怪”,在那種時候,能給我啓發的也是實際存在的人。前段時間[SMAPXSMAP]中,火野正平先生作客BISTRO,我想是他獨特的幽默感,(到最後)“那麽給贏家(戰利品)”,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夾克衫的兜堶情A掏出了癩蛤蟆。那時實在太過意外,讓我吃了一驚,同時也覺得“這個大概能用吧!”於是跟工作人員商量。之後,聽説了爲了讓大腦運轉糖份很重要,“啊!”地想起了在MYOJO也提到過的網球選手納達爾,在比賽中,食畢香蕉,再整齊曡起來,難道那個香蕉也是…?!這些部分到底會在電視劇中如何呈現,請大家拭目以待。對於自己飾演的角色,雖然會得到他是哪堣H,什麽樣的性格…這樣的人物簡介,但是我自己卻希望從很具體的舉止或動作來表現那個人物。有時會聽到別人告訴我,受我飾演的角色——例如檢察官或是政治傢——的影響,也開始對那個職業抱有興趣,或是希望將來也能從事那個職業。在拍攝過程中,我當然沒有預料到會產生那樣的結果,但有這樣接受的人存在,會讓我覺得非常有價值。有時也覺得,要是大家把(我的電視劇)當成是很有趣的職業指南來觀看,甚至能夠讓“13嵗的職業介紹所”這樣的書到沒必要閲讀的程度,我也會很高興(笑)。

要是準備學習什麽的時候,要說到必要的態度,我想大概就是對學習對象的迷戀或愛情吧,要是沒有這種喜愛存在,就會變得很困難了不是嗎。爲什麽產生“愛”倒是很玄妙,我想那應該就是自己選擇這種學習時的源頭所在。只要有這種心情,學習本身也就能讓人非常享受了,然後越來越喜歡,興致越濃來越濃,也就能給一開始的源頭更多的養分。學習=LEARN的話,單純是自己不斷被給予的意象,但是要是能夠進入STUDY狀態的話,就能讓自己覺得還可以往下發掘的更加深入。(LEARN和STUDY)不管哪一種,要是沒有LIKE或WANT的感情就不行了吧。只是一樣也好,要是還在學生時代,能夠在某処找到讓自己灌注這種感情的對象就真的很出色了,我們並沒必要每本教科書都非得拿滿分吧。


小字部分:
現在我也迎來新學期。
不知將要成爲什麽樣的自己
我只清楚的知道
不學習可是不行的
該做的時候就做!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