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71  喜悅

(MYOJO 2009年08月)

(感謝網友海賊版翻譯並同意轉載)

今年頭一次穿上了沙灘鞋,出門的時候自然而然地感覺到“就穿這就行了”。夏天的來臨總是讓我自然就興奮起來,就像是冬天長出的毛都脫落,清爽極了(笑)。熱度帶給我身體的影響真大呢。

現在我飾演的角色,倒沒什麽季節的清爽感,總而言之,就是個怪人(笑)。不過,在拍攝過程中,現場也慢慢熱烈起來了。開拍時我雖然說著“請多指教”,以新成員的姿態加入,不過之後慢慢地,也產生了能迎接其他演出者加入的從容心情。與導演也能打暗號交流了(暗號交換/信號比賽sign play:棒球等根據主教練暗號進行比賽),雖然有時那個暗號他也會打錯(笑)。拍充滿緊張感的鏡頭時,他會打給我“來個不搭軋的笑容”的暗號。雖然我心媟Q的是“不是吧!?” 不過還是會做做看。回放檢查,果然發現“這個,確實不對啊”(笑)。然後導演發出的暗號就會變成另一種。前段時間,我和導演JAI(福澤克雄)也稍微聊了這個話題,我們干的工作其實和團體競技差不多,有導演,也有接受其指示行動的選手,不管戰略如何,最終持球在球場來回奔馳的還是選手,這和賽馬的馬駒或是由玩家操縱的遊戲角色不同,各人都有各人的感情,也擁有自己的頭腦,這時需要的就是認真對待。我想,人要是越認真,最終獲勝時得到的喜悅就能越大。對我們而言,讓人感到“成功了!”的瞬間有好幾個階段,首先是在現場導演的一聲“OK!”那樣就獲得了第一分。尤其是JAI,每次說了“卡!”之後,這個甚至讓人覺得“會被他吃掉吧?”的,接近兩米的龐然大物,會猛地以很可怕的魄力走上前來,說出口的竟是“非常感謝!!”明明是他一個鏡頭一個鏡頭,都讓我深爲感激才對。

一同演出的也全是能夠隨機應變的人。昨天也是,在拍攝香川(照之)先生、(水島)hiro君還有我,這三個男人的鏡頭之前,我們在沒人看到的地方進行了點即興表演,搞出了好幾种樣式,還讓工作人員也來瞧瞧,超~興奮。“這次盡是能這樣弄的類型,實在是太好了!”也成了個話題。我想,要是演員能夠做出不止讓觀衆,就連作爲自己人的工作人員也覺得好玩的“接待”的話,不是很好麽。雖然是工作,某种程度上,卻有種像工作以上朋友之間愛情的感覺。在我的立場,也許坐在椅子上好好休息也很重要,可真到了現場,我們這些演出者,跟其他工作人員相比“勞動量”真的很輕鬆。因此從能量分配的角度,我也縂希望能夠保持最大限度發揮自己能量的狀態,而現場有跟我一起做到這點的共演者,也有接納我們的工作人員。我真的非常幸運。我們演出者常常對著攝影師開玩笑似的說“太感激啦~!!”到了可以開玩笑說的程度,真的感謝他們。

這次現場的攝影師創作意欲真的非常強。當然他應該也是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見了許多,感受了許多…或許是這樣,可要是我自己追隨在他在現場工作的模樣,會覺得他工作起來就像是個小學四年級的男孩子,開心得不得了。不管是能和這個人一起作業,還是這次的作品,這些相遇都真的很幸運,對我而言珍貴而無法替代。當然,也有人會覺得應該整體按照預先安排,不匯總不行,這種人會幫我們考慮如何將最重要的資源——時間進行分配使用,可現場卻並不會隨那種想法走。日程表只是賽馬比賽結局預測一樣的東西,要是開跑了,會發生什麽事,都是無法預測的…

還有,作爲選手能夠深切感到分數上揚的,就是看了的人的表情和反應。我也想要感謝,對於與我有關的事,向我反饋各種心情的人們。周圍的人的存在總是能讓我再次確認自己的喜悅心情;還有,現在再次感到,自己作爲SMAP這個團隊的一員,實在讓人喜悅不已,有很多“正因爲是SMAP”而讓我體會到的東西。正因爲是SMAP才能夠克服,正因爲是SMAP從而獲得聲援…,還有,正因爲是SMAP,在自己的球場也能全力以赴,這些我都想一一感謝。我也很高興,成員間 “無需説明”就能相互理解,維持著相互體貼的關係。我能不猶豫不害羞,擡頭挺胸地說“我在SMAP真的太好了!”這也令我歡喜。

小字部分:
讓人感激的 相遇
讓人感激的 朋友
讓人感激的 時間
讓人感激的 SMAP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