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72  靈感

(MYOJO 2009年09月)

(感謝網友海賊版翻譯並同意轉載)

《MR.BRAIN》在高潮迭起中,一鼓作氣迎來了終點。在劇中飾演因大腦受損而成爲腦科學家的主人公•九十九龍介,這樣的木村對自己的“靈感力”有何體會呢?

“縂用右腦行動的我實在不像藝人呢(笑)”

我自己最根本的價值觀大概從來沒變過。不過,要是參與某一作品的話,我對於事物的看法、觀點,包括構思…類似于動腦方式也會多少因此而發生改變。這應該是交流的關係吧,要是導演在,製作人也在的話,我就能作爲現場動力的一部分與他們進行交談,即使不是以嚴肅的口吻“討論”也好,只是對於提出的話題,將自己想到的、感受到的用語言表達出來。要是和對脾氣的人在一起,我就能如願在生産者與消費者之間來回轉換。當然,由於有著自己的立場,我的視角時常會比較獨特,就連看電影或電視劇也一樣,雖然也很樂在其中,可縂也會加只從另一角度觀看的眼睛。對於好作品,我不會嫉妒,而是覺得“真好啊!”。要是覺得“好有趣!~~”的同時,相應也會燃起“這是怎麽拍攝而成的呢?”的興趣。

右腦掌管直覺、視覺等感覺,而左腦掌管理論、語言等思維,我認爲自己则是以左腦輸入、右腦輸出的類型,腦子裡其實是講理的,就算去買東西,不是覺得“這挺可愛啊”就買下來,而是想像“買了這個的話,就該這樣弄…那樣弄…”,因此我也不會衝動購物。但我的行動本身卻是靠直觀感受的,要是覺得誰“這傢伙搞什麽鬼!”的話,也真的釀成過“這傢伙搞什麽鬼!”的事件(笑)。好好樹立一套理論,將心中的不快轉化成語言,這種左腦化的處理我做不來,我總是一切都寫在臉上,所以也曾被別人說過不適合做藝人…

這次有幸飾演腦科學家這一角色,我便多了接觸許多信息的機會,不由不很單純地覺得“大腦真是有趣啊!”。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三集中,[前頭葉某一部分才是感受“愛…LOVE”的核心部位]這一句話。我和其他人一樣,本來都認爲是因爲心動才會墜入愛河,所以感覺非常驚訝。認爲自己喜歡一個人,正因爲喜歡反而會做做惡作劇…這些感情居然都是因大腦某部分的判斷產生的,一想到這一點,實在是覺得非常有趣。心動的開關居然也在大腦堜O,即使能移植内臟,大腦也無法移植,大腦可以說就是那個人本身了吧。

尚存許多未知的大腦,其内容在這部電視劇的劇情中貫穿始終。在現場雖然劇本内容作爲基礎存在,可那只是飛機的跑道而已,既是起飛的地方,也是降落的地點。但飛行過程,則是閃開突然出現的積雨雲之類非常事態的連續,以導演爲首,各位合演者都使大腦活性化,成爲“靈光一現”的集合体。面前的合演者表現出的東西令我感情受到震動,這對我是很好的刺激。說真的,直到剛剛還在和我喝著咖啡聊著完全不同話題的人,到“預備,開拍!”的那一瞬間,真的就變成那個角色了,那種時候,確實…怎麽說呢,不是用語言説這樣那樣,我們之間有種東西,眼神交匯便能傳遞。反過來也會因爲我的行動,合演的對方以“對對對!”的姿態回應給我,不論是對應、間隔,還是節奏、停頓,都會發生微妙的變化,真的是以心傳心的感覺,大家也會一起憋住不笑呢。有著優秀的工作人員和優秀的合演者,也有著美術師準備的厲害到無法形容的布景,甚至會讓我產生“真是在拍攝著無與倫比的滑稽劇啊”這種奢侈的玩笑心態。這次MYOJO的照片拍攝也一樣,要是親身體會到和平常自己生活完全不同的特別空間的話,我就會自然咕嚕咕嚕從自身内部鑽出 “在這兒我想這樣做”“想嘗試那種動作”的想法。在家讀劇本的時候,即使想著“這個好玩地方一定要弄點好玩的才行!”而興奮不已,可到了現場一定會有比我弄出的更爲讓人覺得“好好玩!”的東西,於是我自己又想考慮出更新奇的玩法。現場就是擁有這樣一種喚起靈感的力量,能夠帶給大腦好的刺激。

我自己的靈光一現的時候,就是在想著“啊~今天天氣也好,風也夠大”的同時,就會感覺到有人傳我短訊,打開手機看,果然是大家都入海的短訊,想著“應該的啊!”覺得就該這樣呢。而我就坐在世田谷的東寳攝影棚布景内放在一旁的摺叠靠椅上,和最近開始衝浪的トータス松本先生、還有喜歡衝浪的工作人員(這次還挺多)一起,聊著大海的話題興奮萬分。即便地點不同,縂有種在什麽地方聯係著的感覺啊。

手寫部分:
不在現場就無法體會“靈感”
正因爲如此
對我而言現在現場是“寶物”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