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73  夏天的作業

(MYOJO 2009年10月)

(感謝網友海賊版翻譯並同意轉載)

在拍照現場,他穿著[MR. BRAIN]的T恤,單手拿著冰咖啡登場。一邊感嘆著全球變暖,一邊卻像無比享受著夏日。電視劇殺青緊接著就是錄歌,再來是之後。佔領他心的究竟是?
[其實和小時候比起來,感受夏天的心情全然沒變過]

邁克爾(•傑克遜)去世了。[MR.BRAIN]結束了。這種失落感,甚至讓我忍不住開口“咦?”地疑惑一聲。這樣的心情持續著,而天氣愈發炎熱了。

[MR.BRAIN]這個作品,一直到結束,都是和大家一邊討論一邊進行拍攝的。比如那個糖果,設定中本來是要托給和音保管的。不過,我們討論到“要考慮到丹原、林田和九十九之間的實在的關係,這就不太恰當吧。”於是到最後,丹原說了“老師這都什麽啊?!”之後,我的回答是“這是我們的作業。”而後呢,我自作主張做了個一點都不稱九十九的動作,敬了一個禮…

但是,我個人而言,這次似乎與以往電視劇結束都不同,我自己好像有還沒消化完的部分,有可能是因爲,總共8話實在太少了點吧。不過,雖然比一般電視劇少了3話,我和工作人員、和其他演員的關係深入了不少。我自己的鏡頭殺青比縂殺青早了一天,那個鏡頭是和音罵道“你怎麽還做著這個?!就不能再那件事情上多動點腦筋嗎?!”鏡頭一結束,就是“到此,飾演九十九龍介的木村拓哉先生,拍攝殺青!”。我轉頭,一看到旁邊(綾瀨)小遙哭得妝都花了,不由得心媟Q“喂喂喂…”。“辛苦了,謝謝!” 香川(照之)和(水島)阿宏這麽說著,然後同我深深擁抱。這之後我會如何退場呢,是作爲木村龍介呢,還是九十九拓哉呢…就這麽想著的時候——!

到頭來,是我完全想錯了。拍攝結束,我們工作人員都穿著這個的([MR.BRAIN]的)T恤,我也就穿上了這個,說著“謝謝大家!”離開了現場,進入車堙C“那麽回家之前,就聼下VAN HALEN吧!”正在這麽感情充沛的當口,把音效“BANG”地扭大的一瞬間,傳來經紀人“等等,這個”的聲音。他把新歌([そっと きゅっと])的音帶唰地塞進了唱機,說:“我們馬上就去錄音。”
“是今天嗎?”
“是。”
交換了這樣的對話,我就穿著這個進了錄音棚…一進去,音效師就對我說:“啊,您辛苦了。這件T恤,真不錯啊,很好玩嘛!但已經結束了對吧。怎麽辦呢,要不錄之前再過過音帶?”…於是瞬間把我帶回到了SMAP的木村拓哉。所以這次電視劇我的最後一個鏡頭,非常不可思議,像個滑稽短劇…

總而言之,電視劇是結束了,我又可以常去海邊了。其實前段時間,我進行了自由潛水(自由潛水:指不攜帶氧氣瓶,盡可能深地潛入海中),在海底發現了一個海膽刺,白紫色層次分明,非常漂亮。真潛下去之後,我比想象中潛的還深,結果耳壓沒法平衡(耳壓平衡:通過一定的方式使耳內的壓力與周圍的環境壓力相同的技巧。)…吞口水也不管用,到了大概還有1米遠的時候,耳朵媔ヮ荂妍堈寣赤瑭n音。我雖然想著“這下糟糕了!!”不過好歹抓住了海膽刺。我也沒覺得耳朵有什麽不對路,所以大概會自然痊愈的吧?也就沒管他。不過,要是影響之後的工作就麻煩了,所以也想著該去看看醫生啦。

最近一∼直都曬著太陽的關係吧,我已經開始“脫皮”了。臉已經完整脫了一次皮了,最近肩上的皮也開始脫落,雖然開始的挺晚,我總算是追上了夏天。照鏡子會想“啊,來啦來啦來啦”(笑)。我最近發現,其實自己一點都沒變啊。小時候對於“暑假”這個時節,我總是充滿著“萬歲!”的心情。這感覺現在也確實還在。“只是無條件享樂可不行”的心情,也和那時候一樣捆綁著出現。規定得完成的東西還留在那兒,會想起“啊,還有作業在等著我呢。”小初高中時候的暑假,別人跟我說什麽“請注意過著有規律的生活”,我只想著“說什麽呢?!管你啊!”現在呢,對於這一呼喚,我可以想著“啊,沒錯呢”來應對了(笑)。“作業”這東西,要是該做的時候不好好做,最後就只能通宵趕,我小時候一直都麽干的。不過呢,現在我不想這樣了。我想作好自己的作業。怎麽說呢,我不喜歡淺嚐,想要確立了對於作業的感情,再來做作業。那是最重要的…也許這個説法有點奇怪,我想那會成爲我最重要的PRIDE。我能夠參加並且解決作業,實在是非常幸運。學生時代,可是完全不明白這一點。在學校沒弄明白的作業的價值,到現在與自己題材相關的世界塈鋮鴗F。

手寫部分:
做想做的事
也曬著太陽
到差不多蛻了一層皮的時候
也會滿懷愛意地,做“作業”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