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1木村拓哉

   無論什麼時候,我都希望自己是"超級認真"的木村拓哉

    所謂姓名,就是一個人存在最初的意義吧。是用來區分自己跟他人的基本。然而,對現在的我而

    言,‘木村拓哉’已經不單純只是一個名字了。如果把身體區分成四等分,「木」這個字就是頭,

    「村」字就是上半身,「拓」字是腰,「哉」就是腳…。碰觸的時候就會感覺到硬梆梆的,有很實在

    的存在感。這麼想的話,‘木村拓哉’是父母親取的名字,是生下來就有了,但是「KIMUTAKU」

    就不是這樣。是在某個時候自然發生的,不是在自己的本意下很快的就擴散開來了。雖然我最初

    感到非常迷惑,但是現在也已經被叫得很習慣了。總之是對我的一種認可。比方說我去吃飯的時

    候,要說是每個人都會這樣說也是有點奇怪,不過100個人裡面大概有97個人都會說「啊、是

    KIMUTAKU。」休息室的入口上面明明寫著「木村拓哉」,但是經過的人也都是說「是KIMUTAKU

    !」。小說裡面不是有時候會用英文讀法放在漢字旁邊做註解嗎?比方說「嫉妒」旁邊的注音卻是

    寫成「JEALOUSY」,就像那樣。我也有那種感覺「木村拓哉」旁邊有小小的紅色印刷字寫著

    「KIMUTAKU」。

    因為「KIMUTAKU」是公共物品….吧?我到現在都忘不了。去年,某周刊的人不是來拍我,而是我

    週遭的人被他們偷拍的時候,我直接去找他們,跟他們說「你們太過分了」那個人卻說「木村先生,

    你是公眾人物,所以我們有知的權利。」說得那麼理所當然。「啊、是嗎?」我當時這麼想。當然

   ,我對那件事還是不能夠接受的。「KIMUTAKU」就好像是一個任誰都可以自由出入的,不是什麼

    特別的建築物,像是一個空蕩蕩的公園。除了草地跟樹木什麼都沒有似的。因此每個人都可以隨便

    的跑來這個叫做「KIMUTAKU」的公園畫下‘到此一遊’,或是漠不關心的就這樣經過….。比較起

    來「木村拓哉」就還不是公眾物品。木村拓哉也可以到這個叫做「KIMUTAKU」的公園來玩。在那裡

    ,有時候我覺得很開心,但總是不開心的時候居多…。在我自己做的廣播節目裡,有時候會自我介

    紹,偶爾我會說「大家好!我是DJ KIMUTAKU!」那種時候,我有七成是瞧不起的,瞧不起

    KIMUTAKU。因為在我心裡KIMUTAKU是在木村拓哉之下的。木村拓哉是往上走的,對於KIMUTAKU

    他會說「你再加油吧!」。木村拓哉如果是開著卡車在前面跑的話,KIMUTAKU則是在後面跟著追。
 
    但是卻好像在繞著遠路。

    現在,如果,木村拓哉為了要當木村拓哉自己,說什麼也不能夠放手的,首先就是「超級認真」這

    個部分。不論是工作、遊玩、私人時間、或者是笨起來的時候都要很認真。衝浪的時候也會忘記時

    間,釣魚的時候也是。不論怎麼樣釣不到魚,也是很「認真」的快樂渡過。當然,工作也是。全部

    都要超級認真的去做。還有就是「眉頭的皺紋」。好像,我看得入神的時候,或是在聽人家講話的

    時候,或者是自己很投入的時候,我的眉頭好像都會皺起來。那是因為我正在看、在聽、在接觸很

    多東西,把開關打開了的緣故。但是很常被誤解為「你在生氣嗎?」。

    在工作的現場,把木村拓哉這個人,當作是他人,或者說是以製作人的眼光來客觀的看待自己是有

    必要的。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樣的工作的話,就是不負責任吧。這對自己以外的人來說是很

    失禮的。去年底,我就想過「明年我要像小孩子一樣,YES就說YES、NO就說NO。」因為我在不知

    不覺中明白了不這樣做的話,工作就無法達成。這意義就是說,96年要比去年更懂得說「NO」。當

    然,說「NO」會讓對方感覺很不好,我自己感覺也會很不好。每次都覺得很討厭。但是也因此會產

    生一個結論,產生出新的方向性來不是嗎?然而,如果不能夠對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說「NO」的話

    ,事情就會處在曖昧不明的狀況下,不上不下的部分也會因此擴展開來。非得去彌補的空間也就增

    加了。就像著色圖似的,要去塗的部分會越來越多。

    為了要能夠說「NO」,我必須對自己比平常更加嚴格。因為這都得靠我自己去判斷。因為我必須對

    自己說「YES」的東西負責到底。比方說「協奏曲」這部戲我要不要接?如果我說「要」,從那一刻開

    始,就是我的責任了。我必須用「木村拓哉」的所有一切去回應它。以前我工作的狀況就是週遭人

    都做好了,而我認為我只是那個當中的一部份。但是現在我把自己當成「現場的工作人員」。如果

    是錄「SMAPXSMAP」我就是「SMAPXSMAP」的現場工作人員。如果是採訪,我就把自己當作雜誌社

    的人。永遠都要站在「製作」那一方的立場。而不是把自己當作觀眾或是讀者來看。如果是以那樣

    的眼光來看「木村拓哉」一定會看到累得想吐了吧?所以我不太在意那個,也不會那樣想。我經常

    會看到很多現場,或是地點,或是人都覺得「啊、這個很不錯」。所以雖然我現在在當「木村拓哉」

    ,但是如果有來生,可以自己選擇的話,我就不想再當「木村拓哉」了。一次就夠了。我不想要有

     PART II。不這樣想的話是沒辦法向前走的。

    手寫部分:

   「我喜歡木村拓哉這個名字」,我現在可以這麼說。

    人們常說「要愛自己」,但是無論是「自己」或是「我」,

    總之都是……木村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