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 演戏的快乐---(MYOJO 1995年08月)

translate by 木盈,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爱与梦飞翔》的拍摄现场里,是一种成熟男人独有的爽快、温暖的氛围。虽然生命在那里显得绝对的粗糙和不易。可能这种气氛对工作人员来说感觉就会很不同了。但我很喜欢。
拍摄现场里让我很有感触的就是那些背着道具奔忙的的工作人员了。拍摄过程中有一场爆炸场面。为了能100﹪的完美,到前几天为止,已经进行了好几次排演和测试了。排演到连自己人都说“行了,已经行了哟”,真不是一般的不简单了。
至于对我自身最大的感触就是,很痛彻地感觉到了保持自己最佳状态的重要。在茨城县拍摄外景时,遇上了这样的日子:白天热得人七晕八素,而夜间又冷得让人受不了。这样一来冷热交击,身体状况就变糟感上风寒了。发烧、咳嗽、鼻水……糟糕到连自己的形象也顾不了了。
真的很苦了阵子。不过那时拍戏时还是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保持良好状态。说是“完美”的状态,自己也总觉得不妙。每次都是吃饭时吃的药。在平时,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结果,风寒治愈花了两周左右。
一说起“演员”可能很多人都会认为“很了不起呀”的,其实和魔术师一样,把底牌一亮、秘密一说后也没什么厉害的了。而演员的秘密就是剧本。演技什么的,我想是谁都一定能做到的。很简单的事情呀。有时行外的人会问及“你究竟是凭什么来感觉的呢”类似这样涉及演技的问题。其实就是生活呀。平常的生活里大家是怎样就是怎样。打个比方:“请你面对某个人,骂声‘笨蛋’。而那个人是你的恋人。你骂她是因为她犯了个很可爱的错误。”这样的情景设定下,如果我来说的话,我会首先唤起自己心中曾有过的类似的感情经历。那样,虽然说的是同一句‘笨蛋’,但其中却蕴含了自己的感情。
我饰演的上田淳一郎,就形象上来说,穿上军服就能说是了。但对于我自身来说,他生活的那个时代也好、整个剧本的那个二战故事的背景设定也好。我不仅没亲眼见过,就是连听也听得不多。至于军人,我就更没做过了。所以就在一种没有任何自己的感受的情况下来读资料、同时向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询问一些当时的情况。而且也还和确确实实经历过5回特攻命令、随着战斗机返回的人见会过面。飞过五次后、战争结束从而得救的那种人。
和那些人谈过之后,再回头来看剧本,就觉得这个角色比较容易贴近了。以前,在国语课上,老师不是经常有这样的要求吗。类似“请把教科书文章里的主语用小圆圈圈起来,谓语画上波浪线”这样的。而现在,我的剧本也真的和那时的课本差不多了。如果看到很长的台词,一瞬间上来的反应是“啊……这么长……”。那时我会想着首先把要点记住就行了。剩下的以后再慢慢来。为了能把要点记住,我把台词的主、谓语都作下标记。如果画上记号了还是记不下,就在那一页的空白处将那句台词写在旁边。至于结果会把剧本弄得脏兮兮的,我也无所谓了。
小时候会经常玩各种“扮家家的游戏”。所以我有时也会想着现在自己做着 的事情和那时其实不是有点相似吗。不过这样一说,可能就会有人发怒道:“你这样说,究竟有没有想到还有演技这么回事啊”。
配合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会有专业人员来挑选好服装,上好妆,然后是来回移动镜头的拍摄。经过这些人之手作出来的东西里面呈现出的,是一种鲜活生动、又浓缩着现实味的世界。这种感觉真的很棒。觉得能作这样的东西对自己来说真的是再幸福不过了。幸福得近乎奢侈。
看自己以前的演技看得“哇”地想吐出来的时候也有。怎样说呢,就好像是吃了难吃的中药一样的感觉。不过,演那一幕时,当时的自己还是觉得自己很不错的。当时自己的那种心情我现在也还记得。也很能理解。当然,这样说并不是表明现在的我对自身已经很满足了。今后,如果我能继续这样的工作,我一定会努力尝试着改变自己的表演方法的。这也是我对今后的自己的一个期望。
 

现在的我 正在电影这种东西里
感受着那种幸福的感觉
你们呢 究竟是在什么里面
体味着自己的幸福呢
让自己幸福的东西
请努力地去寻找吧

拓哉


=================================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