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1 戀愛

(MYOJO 1997年12月)


「我的答錄機,有朋友留言了。」我說

「那你回電話了嗎?」她說。

「還沒。」

「打個電話吧。人家就是今天想跟你說話才打來的呀。」被她這麼一說,我想:「說的也是」。就像那

樣,我自己沒有注意到的事,她會替我注意。從超瑣碎的小事,到很大的視野,什麼都有。有時我自己

行動的節奏就在那裡被中斷,而被對方的言行給壓蓋住。對我而言,不只會有“喜歡”的感覺,那瞬間

還會有對對方“尊敬”的情感在。那一瞬,那一時,如果就是一生的話,那真是最棒的時刻了。

愛上某個人,而對方也喜歡自己,然後才會開始交往的吧?在彼此漸漸互相瞭解之際,時光流逝。雖然

在那個時後,「喜歡」的感覺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但不是只有這樣子的喔。其次的那種「尊敬」的感覺

,其必要性是不輸給它的。如果讓它們兩個競走的話,用照片來判定,就算「喜歡」會險勝,「尊敬」

也只是差那1.001秒就會抵達終點的。

我很容易熱起來,也覺得自己是很容易有戀愛感情的。但是,現在想起來,大概在中學或高中的時候,

只是有「喜歡」與「可愛」這種感覺而已,只以這兩點為優先而已。現在的話,開始有了「尊敬」的感

覺。因為沒有這樣的感覺的話,還是不能夠長久的。「喜歡」的感覺確實是無窮盡的,但是時間經過,

是會有變化的。只有「喜歡」是絕對不可能成為一個好的戀情。在那上面還要有「好厲害」「好酷」或

是「好棒」來加分,哪種都可以,如果沒有的話是不行的。

通常交往久了,都會「要求新鮮感」,因為在一起的時候會變得單調,也會想看到對方不同的面貌。但

是,這是很難的。如果說,這是一顆很多克拉的鑽石的話,可以切成比較多面,也會有比較多的角度。

但是我們是不能這樣去要求別人的。這是不行的,沒有那樣有度量的人。如果彼此不好好的面對面,就

無法正視對方。所以,在那樣的時候,就像下棋一樣,「再回到出發點」可以了吧。在動作或言語上,
 

再去發現對方的魅力,只要再回到最初的感覺,就可以了。

但即便如此,一起過下去,也會出現「100年的戀情也會冷卻」的情形。整理的配合方式什麼的,那都是

很日常的層次。比方說,我要出門的時候,就想把喝過的咖啡杯、盤子什麼的清理好再出去。但對方卻不

這麼想。就這樣,我會覺得「這麼點事,就做一下吧。」而惱了,但對方也說:「你好囉嗦」,結果就沒

出去了。
 

我最討厭的就是沒有感覺的眼神,沒有感覺的笑容和哭泣。這我馬上就會發現的,是最不可愛的謊言。但

感覺到這一點時,我不會只是放在心裡,而會對對方說出來。結果對方會有什麼反應我不知道,說不定會

大吵一架,但我卻覺得這樣子比較好。當然這樣子互相衝突是很麻煩的。但比起那些「覺的麻煩的話就不

要這樣做不就好了」的那種傢伙,我有自信談一場好的戀愛。

因為,用造作的心情,或是用奇怪的溫柔來掩飾,是有限度的。如果想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掩飾,我也會覺

得好像謊言與金錢都變成是必要的了。在這樣做的同時,感覺也會漸漸變調了。與其如此,就算是很難以

啟齒,也還是好好的用言語說出來的好。所謂交往,好像也是在找尋彼此可以容忍的底限吧。

一直在找「我這樣說的話,他會生氣的吧」,但就算是知道,也還是會說。就算是會有衝突的感覺,我也

覺得我不會讓兩個人的感覺冷掉的。「很快就會冷掉喔」如果對方一開始就知道會這樣,也不會伸出手來

了。反過來說,「永遠都不會冷掉吧」應該是會愛上一個人的基準吧?

所以我的狀況是,一旦投入進去,就算有「終於進展到這地步了」的感覺,也仍會覺得「前面還有很長的

路呢」。我自己是覺得不會有完美的東西,只是不會覺得膩而已。我想「It’s over」那一天,應該不會到

來吧。

手寫部份:

想說什麼吧?自己一個人想也想不出來

下次就兩個人一起來想好了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