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4通過點

(MYOJO 1998年1月)

我希望能走在一條途中有許多景色展開的道路上.

穿著不太習慣的西裝的小伙子們,還有脖子上圍著不知道是狐狸還是什麼的毛皮的年輕女孩子們,在成

人式的日子裡隨處可見。我到今天還記得,五年前的那一天,我一個人在附近的電動玩具遊樂場一個人

玩著game。

我並沒有去在涉谷公會堂舉辦的成人式。一方面是因為我從事的工作,另一方面也是覺得「算了、不去也

罷」。好像,有點陷入寂寞的感覺,因此在那裡裝酷。但是就算是去了,也覺得好像只是進入那一群人

當中….。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如果實際到那會場去,聽到那句「來到這裡迎接成人式的各位,恭喜你

們了。」可能也會有點真實感吧。但是我很清楚自己在要去參加成人式之前,是不會有那種「我已經20歲

了呢」這種自滿的情緒在。反而是因為我從十幾歲就開始工作的緣故,已經很深刻的認識到成人的世界

了。

雖然說在日本有這種像成人式這樣為了一個年齡的通過點而存在的儀式,但我其實覺得即使沒有這種儀

式也無所謂的。而且我也有疑問為什麼非得要做這樣的儀式。如果是要做弱冠之禮,15歲就該做啦!(

笑)我去美國的印地安之旅時,就我所知,當地是沒有什麼「因為怎麼樣所以要做什麼事」這種事情的。

在那裡有一種叫做SWEAT LODGE這種,裡面像是高溫三溫暖一樣的地方,當地的印地安人讓我參加了這

個儀式,不過那也不是為了成人而做的。只是在比方說自己在害怕什麼、想逃避什麼,或是太過趾高氣

昂的時候,可以用來幫助你的東西。是為了讓當下的自己更好而必須去做的。也不是說因此就會改變你的

人生觀等等,並不是那樣。所以當我被問到「體驗了這個SWEAT LODGE之後你自己本身有改變嗎?」我會

說「有改變」。然而,我並不是為了改變自己才去的。只是當我拿著指南針問自己去哪裡好呢?那針轉啊

轉的正好指向了美國的那個地方,如此而已。

確實我現在在這裡,從事著這樣的工作,從以前一直做到現在,而且我想還會再做下去。但是前一陣子突

然想到了一件事。有一個跟我完全從事不同職業類別的好朋友,也是個好對手,我們在閒扯著一些無聊話

題的時候,那小子突然說「有這麼多被稱為STAR的人,而那些人有的是歌手,有的是演員,那拓哉你是屬

於哪一種呢?」我回答說「啊、我不知道呢」但是很快的,我們兩個人之間得到的結論重點是「木村拓哉」

「KIMUTAKU」這種被世間的人認定的形象,卻不是我意識中所必要的東西。我並沒有想要當什麼。因此

我既不是歌手,也不算是演員。只是,自己所想的不讓人看起來不愉快,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真的

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大家都會很憧憬。因為大多數的人還是沒有辦法辦到吧。因為也有為了公司倒閉而

哭泣的老伯伯。這世上還是有很多人沒有辦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雖然可以這樣做的人很多都被稱為

artist,但是我卻覺得如果是這樣的定義那麼不叫做artist也無妨。如果說自己想做什麼事情,我腦中第一個

浮現的就是道路。所謂的道路並非一般說的高速公路或者是新開的道路,而就只是一條路。明知道非常的

擁擠也是要往那裡去。會有人問你「幹嘛非走那條路不可呢?」。比方說通過東京的甲州街道啦、環七啦

、山手通啦、246啦、等等。要是走那些路的話,就不祇是說最後會到達你要去的終點而已,而是那裡總

會有個什麼在的通過點。我自己開車的時候也是這樣,比方說會有兩排夾道的銀杏樹啦、會有霓虹燈等等

,會想要去走這些看得到美麗景色的路。「要是往這條路走,途中就會有這些東西還有那些東西,只要走

久一點,還是會到得了那裡的。」就像這樣的道路。我也覺得不需要一定就只決定說「我要一直當個演員」

。就像自己喜歡的那條246道路一樣也很不錯啊。這條路,從東京都心的水泥建築街道穿過去之後,也會

越過河川、最後會到達非常接近海邊的道路。是我會想要去走的一條路。當然途中一定會有些交叉點,跟

那些新的事物一樣,就算你再怎麼急,遇到紅燈還是要停下來。說不定會看到誰出了車禍,也有可能是自

己去擦撞到。有時候會被按喇叭,有時候則是自己會按喇叭。但是,像這樣朝著自己想去的方向前進,我

想,大概是最適合我的方式吧。

而這好像也是我對「將來的自己」所思考出來的答案。但是這樣的想法並不是實際存在的一種東西,也沒辦

法用一句話來表達。所以,我想只有讓大家看著我未來的生活方式才能了解吧。
 


時間流動,自己也移動的話,

景色或是心情還有許多的事情也會跟著改變

比起好走的道路,我寧願選擇有許多人、許多交叉點

並且與海連接的道路來走

不過,要是變暗的話,

請照亮我

拓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