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6  有名與無名

(MYOJO 1998年5月)

前陣子到夏威夷工作完之後的4,5日之間, 我每天都到海邊去YKK海灘有很多日本人,但我只穿著泳褲衝浪

時受了一點傷,腳跟還流著血,在海灘前的十字路口我和一些打扮入時的日本女孩子們一起等著紅綠燈,但

是說真的,沒有人發現我常有人會想“你這樣沒有私人的自由”或是說“你被束縛住了”但我真的沒有當

然,因為我是用本名工作,所以之前不論是租房子也好, 或是去醫院看病時,當被叫到"下一位木村拓哉先生",

或是租錄影帶時要作會員卡時, 也有時會覺得"啊~~真糟糕 !" 在那種時候會覺得“木村拓哉”好像不是自

己的名字,而只是一種符號,就像是商品的名字似的若要說到有名或什麼的, 我想我是有名的然而對一些所

謂籍籍無名的新人,演員,樂團或是團體,我不但不喜歡用"無名"這個詞彙,還想完全捨棄這種詞彙因為我覺

得這世上並不存在著"無名"這種事,不論是誰,每個人的名字都是父母給的,或是自己好好想出來的團體名稱

,只不過你自己對對方一無所知,就隨便的說人家是無名小卒,對那些人而言豈不是太失禮了所以我覺得與

其說〝有名〞還不如說是〝知名〞來得更貼切些這代表“這些人知道我的名字”,大抵上知道名字的話就

代表他也知道"這個人是做什麼的"不是嗎?有些人常說“想要成名”其重點也就是說“希望大家知道我的

存在”所以名字不只是跟著你走而已,這個名字的主人在做些什麼也是非常重要的對我自己而言, 比起成名

,我更希望是“除了有力之外,也想知名”例如說在海邊遇到的人若是知道我的名字的話,大概也都知道我是

做什麼的,也有人會說"啊!前陣子慎吾的節目我有看你們在衝浪,那時候好像很冷喔!"就算我完全不認識他們

,對方也能夠移情而直接的跟我說話,所以這樣相遇的階段就到了50%了,雖然只是單方面的,但是如果當我也

想知道對方的事時,這就是100%的相遇了,這不是一件很棒,很值得高興的事嗎?特別是現在,大概我玩得太入

迷了,在海邊遇到的人們知道我的名字我是完全不介意,也完全不會有“怎麼大家都知道我的事呢?”的感覺

,我還會覺得很高興反過來說如果我自己覺得很棒的人,如果他說〝啊!我不太看電視耶!你是kimutaku我聽過

,但是你是幹嘛的?〞那時候我會自己對他說明我是在做什麼的我不是想逃避,但是對於在網路上溝通這件事

, 我有一點不大瞭解當然其中使用真名的人也有,但也有人用匿名,比如說在一個討論區中,大家都使用匿名來

發言,以我來說的話,我會想去稱呼對方,當然也希望對方稱呼我,若是以匿名發言的話,到底會說些什麼呢?是

否會變成一個最不負責任的加害者呢?我做廣播的時候也想過, 若是用匿名的話,好像比較能夠坦白的暢所欲

言,但是反過來想,這不就也變成一種不負責任的方式呢?想說出自己的意見或是感覺的話, 名字也就代表這

些意見感覺的出處,必須清楚的表明,我覺得這是人和人之間交流最基本的態度最近,我覺得把工作的我和私

下的我一分為二是很可笑的一件事私下的我只不過是少了那些攝影機,化妝師和造型師在我的周圍,除此之

外並無差別這其中最大的不同在於責任,私下的我必須自己承擔一切的責任這麼一想,我覺得用本名工作反

而是件好事,我甚至可以說, 沒有失去什麼或是帶來任何不便因為,即使有,能夠承擔的也只有自己,沒有其他

人能為我分擔,我想自己對自己負責

手稿翻譯:

沒有無名或有名

做為"木村拓哉"我對自己負責

知名人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