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7  男與女

(MYOJO 1998年6月)


生為男人,我感到半分幸福,半分懊悔

今天我偶然去看了曾一起共演的女演員演出的舞台劇,看到她站在舞台上樣子,我只有一句 “帥呆了” 跟

我以前所知道的她完全不同結束之後,我要到後台化妝間去跟她打招呼說”辛苦了”時, 竟然非常的緊張.

本來很熟悉的人啊!完全是可以亂開玩笑的那種夥伴,但是卻讓我緊張的要命. 就像是父親,母親或是老師等

等好像怕惹他們不高興的那種緊張感. 大概是怕對方不能認同自己吧?在男人或女人面前,是希望做為人而

能夠被接受.對自己來說,第一次接觸的女性當然就是母親. 所以,對女性的想法會受到相當的影響 但是,如今

所愛的女人,就連一點點和母親相同的地方都沒有.我想是日漸成長,而有了改變,所以對女性的看法也改變了

.但是,從以前就一直喜歡很帥的人,這點是沒有改變的. 這也非關男女帥氣是一定的,但絕非僅只於外表.當然

,說到對女孩子的喜好,那種自我意識就會出來了, 會想到身高是否與自己相配,說話的方式或是味道等各種各

種的問題但是最之重要的還是這個人處於 ing 狀態時,是最能發光發亮的的那種樣子我有很多機會感受到工

作中的女人的魅力,但那並非俗話說的”精明能幹” , 也不是說性感嫵媚,因為我所喜歡的女人並非只是那樣

. 我覺得好的人絕非一定要有性感動人的外表, 穿著緊身的低胸衣服,或是穿著短裙翹著腳的,不需要那樣子的

. 反過來說,不講究穿著,穿著磨損的球鞋和褪色的牛仔褲,說不定我還覺得比較性感呢!所謂男女除了性別差異

之外應該就是那人所擁有的 plus alpha (意指承受許多事情之後還能夠再承受更多),有了這個之後,人的容貌和

style都會很奇妙的變得很美麗了. 因此我的partner若是非常熱衷於工作甚至因此而冷落了我,我都可以接受她

的這一面,而讓她這樣做雖然至今我都還沒有遇到這樣的狀況,但是,我想如果有的話,我會這樣做的 前陣子拍

織田信長的時候我曾想過, 當信長枕在濃姬的膝上,想到父親的死, 而第一次流下了眼淚時,”我愛你”或是”

憐惜你”這樣的話語在他們之間已經不需要了.什麼也不用說,就這樣,她的膝上已經是最好的休息地點了像

那樣堅強的女性,我喜歡. 雖然時代與立場不同,然而以男人的眼光來看,像信長那樣真是最壞的男人,但也是令

人崇拜的. 不過,最能瞭解他的才能的, 終究還是濃姬. 如果沒有濃姬的存在,信長就真的是一個大鱸鰻了常在

連續劇聽到這樣的對白:“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麼? 對你而言,我就像是空氣一樣!” 這不是通常是在心情不好

時的表達嗎? 但我卻覺得這真是最幸福不過的關係了! 如果對彼此而言都是像空氣一樣的存在不是很好嗎?

那樣的話,無論四季或冷暖,都能夠在一起不是嗎?

我覺得自己和其他男性同化雖然也許不太好,但是男人若有女人在背後支持的話,就會不一樣. 如果只有男的

伙伴在一起,當有女性加入時,就會產生變化了. 當然和男人在一起也有高興的時候啦!我覺得生為男人,我一半

感到幸福,一半感到懊悔. 當然因為我生為男人而能夠有許多的經驗, 但也覺得當女孩子也不錯.可不是說我想

要變性啦,偶爾說到涉谷去走一走, 那些女孩子真是不得了呢? 總是讓我又驚訝又尊敬的,讓我有許許多多的感

受 我覺得從女子身上,男人可以得到無比的力量

 

手寫的部份

對男人而言,女人就是能讓他們做最大發揮的所在

所以從今而後我也將一直…

小伙子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