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0  淚

(MYOJO 1998年9月)

能夠哭的人,其實才是很強的人。

曾祖父死的時候, 我還是小學生。是以現在看起來很罕見的土葬方式下葬。我看著曾祖父被埋到土裡的時

候, 想到: 「啊~不能再一起玩了」還有「不能再一起生活了」就忍不住感到不捨而哭了。 後來, 大約兩年

前, 這次是爺爺過世了。正好那時我在為演唱會排練, 葬禮時, 還是不捨的哭了。想到「那個每年只給我500

圓紅包的爺爺, 怎麼就這樣走了呢?」比起死亡的悲傷, 我有更多的是“不捨” 。或許是我比較彆扭,我也說

不清楚, 對於某個人的死, 用「悲傷」這個形容詞來表現那樣的心情, 好像太過美麗了一點。

我以往並不是一個愛哭的小孩。一哭的話, 父親「啪」的一下巴掌就打過來了。如果還哭, 就會被罵說:「不

許哭!」然後再賞一巴掌。父親的口頭禪就是「你是男人吧!」「因為你是男孩子!」我想:「為什麼男孩子就

不行? 男生跟女生究竟有什麼不同呢?」「大概是不哭比較好吧?」最後, 就忍住眼淚不哭了。當然, 因為感動

而流淚還是有的。大概是小學一年級的時候, 聽「We are the world」而哭了。在親戚家中看到錄音帶盒中歌

詞的日文翻譯, 自己明明還是小孩子, 卻為了”為了小朋友要奮起”的歌曲而覺得哇~~好感動! 至今, 不論是

為了什麼事, 如果看到許多人為了一件事而同心協力時, 心裡就非常震動。為了什麼我也不清楚。在排練舞

台劇「導盲犬」時(註1)經常難過的哭。我到現在還記得每天嚴格的練習,回家後照鏡子, 覺得頭髮長長了, 竟

有一部份悄悄的變白了。那時才17歲耶! 我立刻跑到便利店去買了染髮劑來染。那時覺得自己實在沒辦法,

好像不會演戲。自己生自己的氣, 也不能夠怪誰。所以就跑進練習場的廁所裡哭。出來時, 再裝成在打哈欠

的樣子來掩飾。但是合演的桃井薰小姐(註2)卻叫住了我, 說「你啊~等等留下來」然後問了我很多話。那時

只覺得哭是唯一可以解決的辦法,就像是哭過後馬上就可以睡著的嬰兒一樣。實際上體重或許並沒有減少,

但是在精神上卻消耗了很多卡路里。我用哭來當作另一種不同的能量救了我自己。結果這次的舞台經驗成

了我現在能夠好好工作的一個契機。在那之前, 一切都還算順利, 會有女子對我尖叫說「你的T恤給我!」或

是「喂! 你有一封很像情書的信耶!」若說沒有這種程度的意識倒像在說謊似。女人的眼淚, 難道是不同的東

西嗎? 這似乎是難解的試題。與秋刀魚(明石家)對談時, 他說:「如果跟國語, 算數, 理科, 社會一起, 學校也有

”女人”這個科目的話,我的成績單應該可以得5分吧?(註3)」我想不論我如何努力, 能得3分就已經很好了。

若是爛一點說不定還有紅字呢。女人的眼淚更是其中的超級難題。若是有戀愛關係的女孩子哭, 我是還能夠

瞭解, 但是要說很有把握的答”Ο”,我是絕對沒有自信的。最近明石家的節目「Super 妙答TV」裡有一個「

妙答Video Letter」的單元我就滿喜歡的。或是一些紀錄片的節目, 自己能夠很投入在裡面的話, 很容易就會

掉淚。

如果沒有半點興趣的話, 就算再怎麼可憐, 再怎麼美, 也覺得沒什麼。還有就是, 我不曾在人前落淚。(註4)也

沒有那樣的機會就是, 或是多少覺得那樣有虛張聲勢的感覺。但是在朋友面前落淚是有的。也曾陪著朋友掉

眼淚。我自己的眼淚好像必須在很偶然的狀況或是在不會把這個當作”把柄”的人面前, 才能夠很坦然的落

淚。那種時候, 不只是我, 對方也都會陪著我一起哭。現在的青少年又如何呢? 他們哭不哭? 啊~我也到了說

這種話的年紀了嗎? 但是這世上, 牽動著世事動向的青少年們, 或是在上位的人, 比方說總統或是總理大臣等

等,那種一看就是無所畏懼的人, 他們也會哭嗎? 我最近在想, 其實能夠哭的人才是很強的不是嗎? 並不是說那

種很有Power的強, 而是說有那種可以在他面前流淚的對象的強。 因為他能在自己與對方之間築起那種關係,

 這樣的人是比誰都要強的。因此,我覺得哭泣並非是那麼不好的事, 真的。

手寫部份

有句話說「無血無淚」, 但血或淚絕對都是不可或缺的。

雖然它不是滅火器, 但是心裡起火時, 卻可以用眼淚來澆熄它。

拓哉
 


註1.導盲犬是拓哉第一次演的舞台劇, 也是他生平第一次演戲

註2.桃井薰, 日本著名女優, 曾在“Gift”中演盜取病人腎臟的女醫生

註3.日本學生的成績滿分是5分, 3分以下就是不及格了

註4.記得森且行退出時那集的SmapxSmap中全體Smap都哭了, 只剩拓哉一個 人還在強忍淚水, 冷靜的主持全
       局, 因為中居還沒開口就已經哭得說不出話來了…記得嗎? 有看過的人。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