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1    體(身體)》

(MYOJO 1998年10月)

最近, 躺到床上也很難入眠。特別是在Live的前一天。三~四個小時一直醒著。這樣的情形還是頭一遭, 好

像有點像是自律神經失調。雖然我不會為了健康而減少抽煙或是改變飲食習慣, 不過以往完全都不會擔心

自己的身體, 或許現在開始會注意一點了。

從來我的身體都一直很強壯的。好像從來也不會感冒, 也幾乎完全沒生過什麼病。不過倒是常常受傷就是

。玩雪板時曾傷了肩膀, 高中時打籃球打到腳剝離骨折, 那時腳踝腫得像塞了顆網球在裡面似的, 腫得挺美

的咧。買來的籃球鞋脫不下來, 我記得還是用剪刀剪掉的。然後去看了醫生, 醫生說這要痊癒得花時間。他

幫我把骨頭推回原位, 我咬著絞起的毛巾, 跟醫生說好「預備起」的起時就動手。結果只喊了「預備..」他

就「喀啦」的推回去了, 我跟他抗議說「不是說預備起的起嗎?」醫生笑說:「那樣的話你就會使力了。」至

今, 若是很快速的下樓梯時, 就會想起那個傷。我的腳還殘留著那股疼痛的記憶。對自己的身體, 倒沒什麼複

雜的情緒。有的男人禿了頭就戴假髮或是植髮, 那種心情我不是很能瞭解。我想, 到我當了爺爺之後, 可能也

會禿頭吧? 雖然會禿成什麼樣子我是不知道, 不過我想應該還是會滿帥的吧? 不過禿頭倒還好, 我可不想發福

。這樣說是不太好意思, 不過總覺得胖子給人一種很"枉然"的感覺。好像是"剩人"的感覺,我可不想被剩下來

。當然這可能是隨個人體質和價值觀而有所不同, 不過大體上應該還是很少動才會變成那樣的吧?因為在決

定下次休假時要做什麼時, 動或是不動都是由自己決定的。這個判斷力和實行力就是個人鍛鍊身體的原點,

也就是出發點。常有那種刀子是可以切東西的, 但是卻也會變成根本切不斷, 那全都是在一個"心"上。

到夏威夷或是洛杉磯去時, 常看到那種壯得身上的T-shirt都像是皮膚的一部份的人,那時就會想: 我若是能練

成那樣該多好! 跟那些穿著T-shirt 看來像是沒風的日子掛著的鯉魚旗(註)的日本人比起來, 那些人真是太帥了

。那些人有的都才14,5歲哪! 真是不甘願啊!不過, 平常倒不是因為意識到該練身體才去練, 比方說衝浪, 若是

以衝浪來練身體或許會更好。但在想到這之前, 還是因為想衝浪才去做的, 也就是說在鍛鍊體魄之前是想到"

想開始做些什麼"而不是"該做什麼"。我比較喜歡自己的身體是因為你做了哪些事, 而根據你所做的, 它自然

就變成什麼樣子。當然, 在衝浪或是Live前都得暖身,不過我都只是擺擺樣子罷了。對我, 那不過是提高興緻

的作用而已。當然那確實也有伸展筋骨的作用在。但比起暖身, 提高興緻的比重是比較大的。仔細想想, 或

許我的身體是滿壯的, 但是內在卻很弱。當然也有部份是強的, 但是和弱的部份落差滿大的。當我意識到這

點, 就不能不把弱的部份拉上來, 才能使身心互相配合。前陣子我私下飛車去了趟京都。在那裡偶然路過一

家店, 看到那家店的簾子很吸引我,就進去了。結果, 那店裡的爺爺的手和我的手差好多。完全沒有水份,乾巴

巴的那樣。戴著黑色斑點的眼鏡, 只微微揚起眼睛跟我回了句「唷」。穿著俗氣的黑色直筒運動褲, 胸前盡

是髒汙的斑點。但在最後關店收簾子時, 看到他露出的手臂到肩膀的線條, 真覺得太酷了。我也想要練成那

樣。倒不是說那種body line而是希望有那個人的心情, 生存之道, 和那股信念來做為原料。工匠也好, 演員也

好, 能夠將自己的身體充分使用的人才是最充實的。若是能夠如此, 相信有一天, 我也能夠有一身不是刻意鍛

鍊, 而是最有自己風格的體魄。

(註)日本的男童節每個有男孩子的家庭都會懸掛鯉魚旗, 只要看旗子就知道那家有幾個男孩。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