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3  記念日

(MYOJO 1998年12月)



我最近常在想,像我這個年紀的人有人在寫日記嗎?女人的話或許是有的,我覺得那樣真好。怎麼說呢

,好像是在替自己創造記念日的感覺。我是很誇張的,有時連前一天晚上的事都忘了呢,像是「咦?是

吃了什麼嗎?」但是在各種狀況下,能夠很盡情的對某種事物熱衷是很好的。變得如何的認真或是如何

的大笑過,或是如何的熱衷是很重要的。也可以覺得之後再回頭來看的必要是完全沒有的。

雖然說馬上就要到我的生日了,說真的,我覺得越來越沒這個必要了。每年每年的過生日也太瑣碎了。

怎麼說,接下來五年就不用過生日了。下次到了30歲時再過就好了。因為在我心裡就算是生日也不會

改變什麼。只是變得好像是給周圍的人一個說些什麼話的機會的話,不是感覺滿寂寞的嗎?但是現在的

聖誕節或是情人節好像也是這樣,因為平常沒有什機會溝通,反而變得很重要。

但對我自己而言,在我心中牽掛的人的記念日,我是會送禮物的。而會讓我這樣想的,很意外的反而是

家人。因為平常沒有住在一起,所以特別會在母親或是誰的生日快到時,會想到「啊∼糟了,什麼都沒

準備...」我家的Bonita今年10月2日就滿兩歲了,好快喔!去年我買了蛋糕回來喔,不過都被我吃

掉了。今年呢,替牠在牠的項圈上多加了一枚銀的羽毛。

對我自己而言,雖然也有發生過許多的事,但是是何年何月何日早已不記得了。但是跟誰在一起倒是記

得的。那時的景象和聲音都很鮮明的殘留著。比如說在六號颱風中衝浪。的確,雖然那真的是非常恐怖

的,但是在只有颱風才會有的波浪中入海,非常的高興,非常的有趣,也非常的充實。當浪打到防波堤時

的水量不是都會增加嗎?評估之後才會下海。我們一行六人,一回頭,看到其他的人也下來了,真是很開

心。感覺到一種團結感。很棒,但是這麼糟的下海方式真是一點都不像我了,但是氣氛卻是最棒的。若是

失敗了就會撞上防波堤,就像電影裡的人物一樣自己緊張兮兮的。沒下來的人就在防波堤上用望遠鏡看,

想下來時就吹口哨,我們就高舉雙手回應,但是這一來就會失去平衡而掉入海裡了。不過像這樣的瞬間就

會覺得對我來說,跟誰一起渡過是很重要的。從心裡品嘗這樣的氣氛是衝浪最大的魅力所在吧。能讓人不

間斷的持續下去的運動還是有它的魅力在的。前陣子我和阿英(中田英壽,日本職業足球選手)也談到這

些。阿英的情況是背負著最愛的足球是很艱難的一件事。所以他很討厭旁人說些有的沒的。但是他說再怎

麼討厭,也要很注意這種討厭的表現。若是有人傷害人的話,自然就有人會被傷害的。但與阿英的相遇對

我而言是個紀念。那天的日期我還記得,因為是除夕夜。(註:拓哉與中田的相遇是在97年的除夕那天

,隔天一早兩人還一起去神社參拜還去了東京鐵塔。當然是不只他們兩人啦∼據說香里也在...)那天

我們在同一個地方喝酒,我發現到「啊,是中田∼」的同時,他也發現到「啊,是Kimutaku~」。不過只

過了約一小時,我門不知不覺就勾肩搭背起來了,不知不覺就互稱「阿英」和「拓哉」了。那傢伙,長得

真像我家的Bonita呢。我要是喊「Boni! 」的話,阿英和Bonita就同時回頭。真是一張拉不拉多臉呢!

但是呢,真的,現在是覺得滿好笑的,不過對我而言所謂的記念日還是「9月9日」。那是SMAP出道的

日子。在我心裡覺得是很清楚的開始了什麼的日子。因為是從那天開始就 switch on了。也有期待,也有

不安。倒不是率先的去做什麼,而是有種「啊,真的要上路了」的感覺。今年就過了7年所以也有「已

經第八年了嗎?」和「真是努力很久了」兩種心情都有。只有這是知道年月日的。知道的感覺就好像是

服了什麼徒刑完畢似的,有點像又有點不像。也有點覺得怎麼會持續了這麼久呢,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

從現在起很想把新的課題一個個去完成,也很想積極的去做些事情這兩者的心情都各佔一半。但從出道

之後很意外的自己並沒什麼改變。不過這就像是一個自己的節日一樣,有某一天是自己的轉悷點的感覺。

這麼一想,不就是有記念日的意義在了嗎。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