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4  謊言

(MYOJO 1999年1月)


很不懂得說謊的我卻在演戲,真是很矛盾呢。

從小,父母就很徹底的教導我「不能給人添麻煩」、「不能說謊」 這兩點。「只要堅守這兩點,其他

要做什麼都可以」。所以,不知 不覺中,不能不做到這兩點,這種觀念就深入腦海了。而且,我也 自

己從經驗中得知,不能堅守時,父母會給我怎樣可怕的教訓。 大概是這個原因吧,「噓」這個漢字(

即為中文〝謊言〞之意)本 身,我就不甚喜歡,筆劃也很多就是,而且呢,說過一次謊話,為 了這個

謊又得再去隱瞞許多的事,真是太辛苦了。經常,打電話給 朋友時,從他背景傳來的聲音,我就會說「

喂!你現在絕對是和女 生在玩吧?」 但他卻說:「現在是工作中,出來外面跑」我就說「啊,是這樣

嗎 ?你在忙,真對不起」然後掛斷,但卻會想「這小子,一貫的謊話 」不過,那傢伙,在人前這樣講

時,就算時間很短,也得裝作真的是 為了工作而出去的樣子,我討厭這樣。當然,也不是拿這事來炫

耀 什麼,但站在常被女孩子追逐尖叫的立場上,我也是一本初衷的會 說「我是有女朋友的。」幾年前,

SMAP的武道館演唱會時,被問到「 是處男嗎?」 當時我的回答是:「不可能吧?」所以,我是不可能說

我沒有女朋友、 也沒做過那回事。若是真的這樣說,那也得裝作一副沒有女朋友的 樣子才行。

不只是與女性有關的事,我覺得說謊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但我的 周圍的人,對我這樣子的發言,也有

動搖的時候。事實上,我現在 連養隻狗都要被週刊雜誌寫出來。不要只在這種事情上把我拿來跟 那些好

萊塢明星相提並論好嗎?但是,不特別去隱藏什麼事,我反而輕鬆,即使帶著Bonita 去散步,也不會引

起旁人的騷動。平常也是,在路上走時,常有人跟我要求「一起拍張照好嗎?」有 時我會說「好啊!」

很愉快的和人合照,但也有時會說「對不起」 而拒絕他。沒什麼特別理由,不想的時候就是不想。有人

也會說我 「真意外,好冷漠」我只是不想對自己的感覺說謊,並不是刻意裝酷,只是把它當作很普通的

一件事罷了。想做時我會盡量的去做,但討厭的事就是討厭。上電視時也是一樣,若不是很真心的想和

我 交流的人我就不跟他說話。若是問我「木村君,最近如何呢?」若 感覺到那個人本身並沒有想和我交

談的心情,我就會說:「沒什麼 特別事。」不會因為是電視就勉強的笑或是勉強讓人笑。一如平常 ,若

是真的覺得有趣時才笑就可以了。當然,有些瑣碎的小事,也常會想胡說一下就好了,但我很不在行 ,

馬上就會被揭穿。是不是表情會表現出來呢?我自己也不曉得。 真的,完全不行。所以有時候也覺得很

矛盾。因為戲劇本身,就是 一個虛假的世界,而我自己也在演戲。第一天見面的人就告訴你「 你們兩個

是演一對情侶」也要說「我愛你」。為了要不讓人看起來 是很假的,我和許多工作人員們都很認真的工

作著。在這當中,對 戲劇而言,美術是很重要的。若是舞台做得好,站在演戲的立場上 .要作假就容易

得多了。因為在進入那裡的瞬間,就能夠融入到角 色裡。這意味著,在工作的時候就能讓我盡情的去作

假。前陣子,有個深夜節目很有趣,是個美國的節目,在實驗讓小孩子 說謊。首先,對他們說「你後面

有放玩具,但你絕不能回頭喔」然 後留他一個人在房裡,再透過魔術玻璃看著他們。大約有9成9的小 孩

都會看玩具。之後再進房間確認,問他們「看了嗎?」這個實驗 的心理醫生說:「這個謊,並不是壞事

」,若是回答「看了」此時 ,就會有麻煩產生,迴避這個問題,是為了維持圓滑的人際關係而 有的正常

意識。有趣的是3歲、5歲、10歲的小孩比較下來,年紀愈 大,即便追究,也都會說謊。很小的小孩,多

問幾次,就會坦承「 看了」好像在自己心裡不能再背負更多的責任了。這問題在於對於 承諾了「不看」

這個責任能夠意識到怎麼樣的地步。 說謊,是一件很累的事。但是我看了這個之後,也讓我想到雖然謊

言本身只是一個不好的事,但偶爾好像也有說謊的必要。但是,為了周圍的狀況,我自己是否能夠很順

利的說謊?我還是照舊沒什麼 自信。
 

手寫部份:

對我而言,說謊,就像是小時候討厭的青菜一樣。

若是不吃的話是對自己的身體不好的。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