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6 溫暖

(Myojo 1999年3月)



比方說,什麼話也不說,突然就在你面前遞出一個小型暖爐。在拍戲現場,工作人員是如此的擔心,在

拍攝沈睡的森林這三個月當中,我拿到了5個懷爐,對我來說,感到十分的溫暖。

等待拍攝的時間裡,只要我吐了白氣,就有工作人員遞咖啡給我。跟那個人兩人一起吐著白氣,總覺得

自己也看起來好暖和了,雖然「體感溫度」很低,但卻覺得「心感溫度」變得很高,所謂的「溫暖」一

定是在變成〝For you 〞以及〝For me 〞的時候,第一次產生的感覺吧?一個人忍受著寒冷雖然很 ,困難

,兩個人以上好像就變得容易取暖了,。這麼一來,我就被工作人員 給牽引去了,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

,可能耐不住那三個 月也說不一定。

雖是女孩子,但卻用乾癟的手工作著的工作人員,卻能反過來給我關懷。然後,也和大男人一樣搬運沈

重的攝影機用的軌道 。看見這樣,即使拍攝的時間拉得再長、甚至要拍到天亮,也不會覺得「做不下去

了」。燈光人員、攝影部門和演出部大家一起喊著「來了喔!預備∼」搬運著攝影機纜線時,有種「做

到了」的感覺,到這時,心情會變得暖起來。

大概是深夜一點鐘左右,我在車上,也會回電話給留言在我的手機裡的朋友,然後,大概有8個朋友會

來,職業有不動產公司、木匠、時裝秀的演出家,亂七八槽什麼都有,都是固定的成員。Relay的方式是

一個一個打電話給下一個人。也不是聊什麼特別有意義的事,但是都會異常的開心,在Schedule 排得非

常爆炸的時期,這雖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對我而言,卻非常的溫暖。

拍戲時,每當拍完一大堆鏡頭,真的會一直持續的緊張下去,到很糟的地步,即使回到家,也完全無法

放鬆,平常喝一杯就會醉的酒,喝了三杯還是很清醒,上了床眼睛仍是睜得大大的。這樣有緊張感的現

場,在結束時最後一定是「哇!」的快樂歡呼的。戲完成時,大家都共同會有「一起打了場勝仗」的感

覺,就像是團隊感覺一樣,然後,不論跟誰都能很歡喜的喝酒、笑鬧,完全是一片無憂無慮的氣氛 。大

家一樣的招呼、異常的興奮,演員和工作人員還一起表演「竹塚歌劇團」呢。兩個工作人員演慎吾和吾

郎的角色,仲村徹演我的角色,可說是盡情飛舞,有人說到「突然叫我表演,我就想到我看過有人騎車

拿給我的木村君跳舞的錄影帶,呀∼你做得很棒啊!是真正的表演者」看了這個錄影帶也不要說出來嘛

。不過,在現場那樣認真的人,大家胡鬧著,也有人塗口紅、穿洋裝、也有人伸出他的大髒腳,有這麼

大的落差,但也很快樂喲!總覺得是結束在一個很溫暖的氣氛裡,。到了最後,竹內瑪麗亞現場唱了主

題曲,在這個同時,我心裡才真的感到「啊!這齣戲真的結束了」然後現在就可以輕鬆了,沒有那種危

機感,也不緊張了。

今天,其實是我朋友的結婚Party,我半驚訝也半羞澀的被他本人叫去希望我說幾句話,說真的,我滿高

興的,但今天工作結束時已經晚上 10點了,那個Party是8點開始的,所以這樣的招呼,從最初開始就應

該結束了吧,但他說會到11點,我想工作完了馬上飛奔過 去,但可能還是沒辦法致詞吧,然而他又說「

要著正式服裝來喔 !」但我在家裡找遍了都只有夏天的衣服,所以趕著做了一套,總算趕得上。買了紅

包袋,把鈔票都放進去,知道嗎?有喜事的時候,要把福澤諭吉(註)的臉跟臉放在一起,而且呢.拿出去

的時候要讓那個臉給人看見,做這樣的事時,才深深的覺得「啊!我是日本人呢」

結婚的人應該是很幸福的,但也是非常辛苦忙碌的,周圍的人卻會很興奮 ,當我自己也身為其中之一時

,總覺得鬧哄哄的也很開心呢,這才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當然就很令人歡喜。能夠在那種本來就該

做某種事的地方做該做的事,我想,永遠都會有溫暖的感覺的。

手寫部份:

取暖的時候 永遠都在那裡的

是理所當然的 For you For me

喜歡咖啡與煙草香味的男子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