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7  對手

(Myojo 1999年4月)


小的時候 我的對手是父親,現在或許是自己「許多的店面擁擠的排列著,一個個招牌林立、互相的在

競爭著呢。」我剛才開著車子在涉谷的中心,突然這麼覺得。大家各自都是為了吃飯或是其他的目的在

拼命,在這當中,包括我自己,每個人都在生存著。在物質、精神上,最初意識到的對手,應該還是父

親吧!「你是男人的話,應該做得到吧!」這種話聽得快爛掉了,玩投球的時候也是「接不到會痛喔!

」總覺得他是用極快的速度投球過來,而我也熱衷於此了。像笨蛋似的一直反覆的被他用這種方法「操

」。遇到什麼困難或是艱苦的狀況時,也只有一句「是男人的話,怎麼也得做做看」。沒法回嘴是吧!

這話真是說得一點沒錯。結果很妙的,我也沉溺在這種做法裡了。因為是小孩子,所以父母的存在是很

巨大的。偶爾也有人會叫自己的父母,老爸、老媽的,不管是怎樣的父母,小孩子在某種意義上都會視

他們為對手。雖然平常不大會去想這個,但對自己而言,要說到對手,怎麼說….有男有女、也有年紀比

我大的、比我小的。會想要一起工作的staff或是工作做得很好的朋友,SMAP的MEMBER說不定才最靠近

我的對手。特別是在剛成軍的時候,這種感覺特別的強烈。現在所有的MEMBER都是互相認同的,各自

活動的時候,沒有那種視對方為對手的心情,反而是站在同一個舞台上時,會有那種意識,通常說「對

手」一定是解釋為「競爭對手」吧。但是,對我而言,對手,卻不是想跟他一分勝負的人。而是,很高

興能發現那些人的魅力,也就是他的才能或技術。因此,對我來說,「對手」決不是敵人。所謂敵人是

要打敗他、打倒他對不?但對手是那種可以跟他共同作業的人。在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是感情好吧?

在同一領域奮戰的同時,還能夠互相認同。或許用「朋友」一詞也無法完全釐清,但確實是一種類似於

朋友的關係。這樣一想,覺得我的身邊有許多這樣的人,這真是一件幸福的事。這樣自己也能夠延伸出

去,我完全沒想過要跟他們做比較,因為就算比較也沒有什麼意義,我最近覺得那些會跟人家比較的人

,或許是無法好好的對自己評價的人。那樣的人,常喜歡在說話的時候,把「反正…」放在最前面不是

嗎?「反正,我呢…」像這樣,不過這樣那些人如果覺得這樣比較輕鬆、比較帥,也沒什麼不好。我自

己以前就是這樣,我說這話,不知道看的人會有什麼印象,但以前真的有這種心情,覺得「反正我是傑

尼斯的」「反正我是SMAP」但像自己這樣拼命的做下去的當中,不知不覺間,已經不會這麼想了。現

在是一點都沒有這種心情,會覺得「傑尼斯也有不好的地方」反而是身為SMAP的MEMBER還能好好的對

自己評價,但越被認可就越覺得那壓力越來越嚴苛了。這樣想來,或許這句話很陳腐,但是或許自己才

是自己永遠的對手,有認同自己,並且能夠超越自己的意義,再怎麼樣優秀的artist就算在作曲上或繪畫

上一直推陳出新,但要想做得比以前的作品更好,其實是非常困難的。把它做為一種事業的話,很多人

會把它變得像是完成一件義務的事吧,就算把新的作品量產化也可以吧,像這樣會覺得完全沒有把心力

放進去。感覺上像是並沒有好好的跟他人溝通的感覺。比方說,現在在學校裡,被退學或是停學的人變

多了,也引起騷動,但我卻不認為這單單只是上學的小孩…學生方面的問題,我認為同樣在這環境的人

、學校方面的人,應該要創造出「想要來上學」的環境。應該不能只考慮學校營運的績效或是面子上的

問題,聽到「利用保健室的人增加了」就更不用說了。身如那環境中的人,一定得自己去解決、自己去

進步才行,但實際上這是最困難的,自己對自己做評價,而且願意這麼做,確實是很難的,會感覺到是

一個重擔,但我的狀況是我現在想用輕鬆一點的心情去海邊,好好的解放自己,在海邊,再去衝浪,不

過那裡也有好的對手在等著我呢。

手寫部份:「從以往到現在,自己的周圍有很多的對手。

所以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非常的幸福。因為我的身邊一直都有許多有魅力的人在。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