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9   語言

(MYOJO 1999年6月)



  上個月開始的E-mail,互換address的對象已經增加到20個人左右了。一回家,就會先把收到的mail

瀏覽一遍。想想看,自己拿著的箱子裡,就原原本本的裝著對方的感情,不是很棒的一件事?即使是在

海外的朋友也可以及時收到他說「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

那個內容如果不是很好的事,我這裡也可以立刻傳送我的回應過去。那樣,或許意外的能夠治癒對方也

說不一定。反過來說,也有時候當天才剛剛碰面的人,也會寫句話傳送給他。其實,到前一刻才還在一

起的人,應該沒什麼必要再說什麼吧。但是我一個人回來之後,硬是打開電腦,插上電源,想著寫給那

個人的話,然後打出文字...。  

這種固執和麻煩,感覺上都只是想再替這份情誼添加點什麼罷了。一面這樣想著,一面敲打著鍵盤時,

突然會覺得「為什麼這種話我在他本人面前就說不出來呢...」。但是,重新再想,還是決定與其不

表達,還是表達出來的好,於是又對著電腦了。用鍵盤觸動著文字,交織成語言,有點像是點字或是手

語似的。就像是親手作出一段言語似的,柔柔的、暖暖的,有點安心的感覺。像這樣想表達的多半是對

那個人感謝的心情。所以我不看著鍵盤就能夠打出來的話,除了TAKUYA KIMURA就是〝謝謝〞這句話

了。打了那麼多次,很自然地手指就記得住文字的位置。平常面對面不太說得出來的〝謝謝〞好像很簡

單的就能夠說出來。就算是親筆信,也有點難為情呢。那是因為數位文字是無感情、無機質的方式,好

像可以隱藏一些羞澀感。但是去考慮對方看到自己傳的訊息會有什麼感覺或許是有點多餘了。因為他無

法取得我的聲音表情或是親筆寫的感覺。這部分,句逗點的打法跟漢字的選擇方式,所傳達的方式就會

完全不同了。語言這種東西,真的是很有選擇的呢。有時找不到適合的文字來充分表達自己的感情,也

會對自己的表現能力感到喪氣。有時要抽2、3根煙來思考。但是這是一個很大的刺激。好像是被人戳著

腦袋的感覺。

最近,這種類似的刺激來自一些Artist。像是宇多田,或是Dragon Ash他們的詞都很吸引我。因為他們的

人本身就很有魅力,我就很想知道這個人究竟在說什麼,於是抱著很大的興趣,豎耳傾聽。這一來,就

會想「他們究竟是從哪裡找來這些話的呢。」我現在受到這些刺激,變成了普通的消費者一樣.並沒有

那種生產者意識了。不錯喔∼。消費者生活。

雖然有在寫E-mail但是現在並沒有想到把文字當成作品來寫。要想這麼做的話,會想要點好的東西,感

覺有些奇怪的欲望會跑出來。當然,也會想到某一天,也想做些什麼,就像是作好的料理的想像圖片似

的。但是,雖然連味道都可以想像,要作出來還是要靠材料跟自己的能力。常有人看了Bistro SMAP跟我

說:「你真的很會作菜呢。」但那是因為材料很好所以才可以這樣的。若是有又好又新鮮的材料,就算

不加調味料也一樣好吃。我想做的事,在那些能夠表現自己內心的〝語言文字〞這種材料還沒搜集到之

前,是不會開始的,實際上,也還沒有搜集。現在,為了搜集這些材料,最重要的就是累積自己的經驗

。語言就是這樣的,只有在經驗中才能得自己的東西。所以我只有在這方面,不想花錢去學。雖然以前

也說過絕對不玩電腦(笑),但這個是一定不會的。用錢來生產出語言,這種感覺我不喜歡。因為語言

是感情的產物。雖然許多中、高學生現在正在讀,但很抱歉我以前在學校唸的英文一點用處都沒有。會

話應該是兩個人見面後才開始堆積的東西。不是身處在那種狀況就沒辦法開始。外國語的話,就算不了

解語言,看到對方的眼睛,大概也能傳達吧?若是在做什麼不能做的事,突然看到對方的眼睛,就可以

感覺到好像在說「你在做什麼?」只要這樣就知道在說什麼了。語言是人生產出來的。所以一點一滴的

,用自己的方式來做不就可以了。

手寫部份:

雖然有很多的語言在自己的周圍,但這東西是很有力量的。

一句話可以改變這個世界,也可以讓自己喜歡的人展出笑顏。

你把這個「力量」用在什麼地方呢?

Takuya Kimura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