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5  有音律的生活

   (MYOJO 1995年7月)

會在相同的地方有感覺的,就是做音樂的人

*以前就一直喜歡音樂

小時候不懂五線譜,但是很喜歡音樂.小學時我真的吹過喇叭喔!那時在管樂團﹐開學或是有典禮時不是

都會有的那種嗎? 一整年含著口吹吹吹吹的﹐ 嘴唇都吹腫了。但是我不會因此而討厭它。音樂的成績

也還說得過去﹐ 考唱歌也都考得不錯。那時很喜歡卡通的主題曲﹐但是又沒有卡式收錄音機 ,只有錄

音機﹐ 就用錄音機對著電視的喇叭錄。不過我不太喜歡那種卡通的歌裡面有什麼「Fight」和「勝利!」

那種。我在錄"尼爾斯的不可思議之旅"主題曲時,媽媽正在用吸塵器﹐ 那「轟…」的聲音也都一起錄進

去了。(笑)我就是這樣欣賞音樂的人﹐我也有電唱機。但是那時卻流行那種雙卡收錄音機﹐有walkman

的話更是不得了。覺得那種好酷!結果在中學二年級時買了收錄音機, 真是很晚喔。最氣人的是CD。

有朋友帶了CD來學校﹐就對我說「借你啊!」我說「謝啦!」就借回來了。可是我根本沒有CD Player啊!

 結果也是不能聽。第二天帶去還他﹐ 還說「真好聽!尤其是第三首的抒情歌真好聽!」結果他說:「咦?

第三首不是很快節奏的歌嗎?」~~真是糗斃啦!!

*想讓喜歡的人聽

開始彈吉他時﹐是從剛進高中的時候開始。那時有喜歡的人。那個人說:「這個不錯喔!」借了「SKID

ROW」的CD給我。我聽了之後﹐其中有首「I remember you」我無論如何都想自己彈彈看﹐ 因為想讓

她 聽。那時並沒有在交往﹐ 只是我自己很喜歡她。然後我就練習﹐ 之後在電話裡彈給她聽。沒有見面

﹐就 是打了電話說「喂」然後就開始放CD﹐之後漸漸把聲音關小﹐變成了我的吉他聲﹐ 突然停下來後

﹐她就 問「怎麼停了?」我回答她:「剛剛是我彈的」﹐電話那頭的她顯得非常驚訝﹐而我是有點小小得

意。這首 曲子即使現在聽起來也還是覺得很棒﹐ 畢竟是我第一次彈的曲子。也成了我第開始彈吉他的

契機。現在 的話已經不太會有那種為了想給某人聽的而彈的動機了。 和同伴們也只是會說想一起玩玩

某種曲子﹐然 後就一起練習。但是如果說要自己組band借錄音室來錄音的話﹐ 就還得再多聽多看多練

習才行。


*想聽能讓心滿溢的音樂

最近真的有想要聽真正的好東西。那種從心裡感到快樂或是那種能讓情緒滿溢的音樂。最近常聽清志

郎(忌野)的東西。以前我只聽西洋音樂的﹐ 像這樣的東西我完全沒買過。但現在覺得還不錯﹐ 詞也很

棒。之 前我們巡迴時﹐ 我不也唱過那首「剛下過雨的夜空」嗎?然而最讓我驚訝的是Spitz那首

「Robinson」的詞 。那真是好啊﹐已經可以稱得上是小說了。吉田美和小姐的詞也寫得很棒。這次壹

成(石田)的專輯做得很 棒﹐真治(武田)的薩克斯風也吹得很好。音樂這層面﹐不勉強的話是無法和朋友

談論的。但是感受相似或 是所見略同的﹐ 還是有在做音樂的人。 這和演員與所演的角色那種相似又有

點微妙的不同。我好像和做 音樂的人比較能夠產生共鳴。和龍也(石井)先生聊天或是吃東西上面都感覺

很類似。但是戲劇和音樂感覺 上好像可以分開﹐但是實際上卻又是密不可分的。生產的人跟他的作品

會是一樣的。音樂的節奏就好比是 戲劇上的時間差﹐歌詞就是台詞﹐ 樂器就如同是演員。如果真要深

根究底的話﹐吉他的cutting就是對VOCAL而言的MESSAGE吧! 這好像變成樂團的對話了。

*想做"什麼都有"的舞台

以Smap來說﹐ 假設6個人做那種一人一天的solo concert﹐我想是很有趣的。我的舞台一定要"什麼都有"

。想 跳舞的話就跳舞﹐ 想安靜的請大家聽歌時就說:「請安靜的聽吧!」我真的認真想過喔﹐ 我的會場

不要有座 位﹐ 是 all standing的﹐ 也有附飲料﹐ 因為我自己也會喝不是嗎? 然後﹐ 想跳舞的話就不要客

氣一起上來跳﹐ 在歌舞完畢之後我想和觀眾以同等立場來閒話家常。普通的演唱會也有和觀眾聊天的

單元﹐但其實都變成表 演者單方面的發言。 我不想那樣﹐ 而是想更貼近一點。這樣的演唱會, 希望有

一天能做做看。

我們被賦予生命時

你我都一樣

"鼓動"會烙印在我們身上

這樣的律動

是我的也是你的"MY PACE"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