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53 Roots

(MYOJO 1999年10月)


祖父或父親教給我的,有一天也想傳給自己的小孩。 是幼稚園的時候吧?每年一到夏天,父親帶著我

去茨城的霞浦附近 玩,真是很快樂。約一個星期,只有自己被放在那裡。那裡對我而 言,就是〝鄉下

〞吧?在那裡有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大家 都在。能夠跟他們一起度過同一段時光,現在想

起來,都有 「Yeah∼!」的感覺,真是非常幸運。

在那一星期當中,所有小朋友會想做的事,我都做過。在家裡是完全 沒有的。去捕蟲、捉寄居蟹、釣

魚、溜狗等等。因為附近沒有跟我一 樣大小的小孩子,所以我的玩伴就是爺爺跟曾祖父了。曾祖父我

都加 上名字喊他〝阿徹爺爺〞,現在看來真是不可原諒啊!(笑)他喜歡 在飯上澆上紅豆餡來吃,見

到面,會想跟他說「你吃紅豆飯糰吧!」 (笑)但在年齡上和體力上,陪我玩的,比起曾祖父,還是

爺爺多 些。 爺爺每年正月總是只給我500元的壓歲錢,我那時雖小,還是受到 相當大的打擊(笑)

,現在覺得能夠理解了。爺爺,該怎麼說是一個 怎樣的人呢?他真的很喜歡自然,所以擁有自己動手

做遊戲道具的特 技。細微的小事也能夠讓他產生很大的感動。我小時候和這樣的爺爺 不論玩什麼也是

很認真的競爭。若是我先釣到魚,爺爺還會真的生 氣。(笑) 但是呢,真的有很多地方很像呢。任性

的部份、不服輸的部份、喜歡 在大自然中遊玩、喜歡女人...這些是不是別人家也一樣呢?所謂 木

村家代代相傳的東西...什麼都沒有吧。所以我想應該可以說只有自己自身的存在,才是唯一承受延

續的東西吧。

阿徹爺爺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了,去年,爺爺也過世了。現在想起 來,在爺爺的人生當中,應該還有

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或許曾經不知 道為了什麼原因,曾讓人哭泣過也說不定。就算是這樣,現在回頭

來 看,以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爺爺,我還是相當喜歡的。我的外表也跟 爺爺像到令人驚訝的地步呢,

也有點像ISAMU NOGU CHI。

曾祖父、祖父、父親、我,一直代代相傳的共同喜好就是釣魚。還有 戶外活動,我是從父親傳來,父

親從爺爺傳來,爺爺從曾祖 父...。大家都是父親教的。我有一天有小孩的話,我想先有個兒 子。

想讓自己的小孩玩很多種遊戲,想讓他玩玩各種東西,想讓他在 歡笑中很集中的去做。身為父母,給

與孩子這樣的機會,是絕對必要 的吧。我也是得到了各種的機會,而從中選擇過來的。還有父親告訴

 我的「無論做什麼都好,但不能給人添麻煩」我想,這句話我也會說 的吧?但現在我還無法想到有自

己的小孩,我想我自己的立場和有小 孩的立場是無法並存的。 可能意識上想做的話也可以也說不定,

但現在在我的腦袋裡不論觸及 到什麼地方,都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看到朋友的孩子會覺得好可愛,

雖然我非常喜歡小孩子,不過我自己這樣說也有點奇怪,就是我還很樂於自己是小孩子的狀態。在這

狀態下,覺得會有更多不能 不做的事,總之現在真的很快樂。我是上了中學2年級之後,開始這個工

作的。所以和我那歲數相差較 多的弟弟沒有什麼一起遊玩的記憶。所以會想要平衡那沒有一起度過 的

日子,現在希望能有很多時間共處。最近比較有機會接觸,有段時 間不見,剛開始都有點羞澀,但我

跟弟弟說「下次帶媽媽去海邊 吧!」不過若是因為我自己的緣故而讓家人或周圍的人帶來困擾的 話,

是最糟糕的。這真的會讓我沒有情緒了。會頓時沮喪下來。

最近,突然想要去掃墓了。只有我自己也好、跟弟弟一起或跟父母一起也好。想去爺爺奶奶這邊的,也

想去外公外婆這邊的,趁這個夏天演唱會的空檔,忍耐一天不要去海邊,去掃個墓吧。這26年來我是

第一次自己想去,老實說,小時候,總覺得很囉嗦。所以為什麼突然浮現這個想法,我自己也覺得不可

思議。

 

手寫部份:

對人笑、對人泣、對人生氣、被人吸引、

戀上一個人、愛上一個人 這大概就是我的Roots吧? 拓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