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54 不思議

(Myojo 1999年11月)




想想看什麼事是不可思議的,我想,到了這年紀,實際上,還會做這樣的事情的我自己,恐怕是最不

可思議的吧!在我心裡,不論做什麼事,完全都不會有「這是不能不做的事」的那種心情,都是自己

想著「開心點、開心點」來做的。但不只是工作,除此外,我的行動啦、想法啦,甚至連談戀愛都會

這樣的受到注目,我也感到「不可思議啊∼」「為什麼呢?」我這樣想。當然,若你告訴我說是想對

我多瞭解一點,我並不會感到不愉快,只是遇上這種事,我會有「想回答」與「不想回答」...各

種想法都有。

前陣子,跟認識的人到湘南去開了BAR B-Q PARTY,我戴了潛水鏡跟蛙鞋,跟朋友三個人一起在海裡

浮潛之後,又讓我處理了魚。旁邊有一個厚得可以來烤肉的鐵板,真是熱壞了。但像那樣流汗感覺真

是太好了呢。那天真的是很棒的一天,最棒的。一整天裡,一個謊也不用撒,一次後悔也沒有,用力

的笑,拼命的說,想了很多事。有時,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行動的眼光跟反應,怎麼樣也會自己粉飾一

下。如果是為了喜歡的人,那都完全沒有關係的吧,但是那也是不行的吧。但是,那天卻一點都不需

要掛念這一點,我覺得這簡直是太奢侈了。最後,我們買了火花來放,當朋友用抽過的煙點上最大的

那個沖天炮的導火線時,他高喊著「今年的夏天,感謝你了!」火花就〝砰〞的飛上去...。

這話真是老掉牙了,說實在的。但那時候,在場的約有20個人,卻沒有人這樣覺得。如果是真心話,

而大家又都有同樣的心情,就一點也不會有老掉牙的感覺了。不如說是感覺很新鮮,而覺得「不要講得

那麼動聽吧!」我覺得我有很好的朋友呢。那天是8月30日。對我而言,這個夏天是明明白白的結束

了。如果有什麼事情結束了,必定會感到寂寞的,不是嗎?這也不單單只是因為夏天的緣故。然而,總

之,現在這個時期,我自己「再不努力一點的話...」但是,也因此,那種「差不多該去了吧」的心

情也出來了。在這樣的時期,偶然間在工作的現場,有女影迷給了我一本雜誌。那期是〝Native American

∼學習印地安人的生活方式〞的特集。我就趁洗澡的時候打發時間看了。剛開始真的是〝瀏覽〞那樣,

很隨便的看。但這當中有一頁的標題是「學習American Indian的六種生活方式」那時,我的視線便停住

了,雖然都是字,但我想「好吧,就全部讀完好了」。它的內容是〝過程比結果更重要〞、〝有煩惱的

話其實是自己將自己困住了〞、〝明明白白說不的方式〞...等等這種微不足道的內容。但雖然很簡


單,只因為很簡單,而打動了我的心,讓我思考了很多。那是,自己一面在想,但又做不到的事。不覺

中我有「啊∼」的感覺。比方說,我在意識上,並沒有要對他人築起一道牆,但是,現在對我來說,已

經沒有人會說我了。我跟父母是分開住的,朋友的話,也有些範圍的事是不能說的。我想,這篇文章代

替了這些來指出我的錯了。雖然讀完之後,我並不是有什麼改變,但是對朋友、家人、工作的想法,多

少有一點改變。

怎麼說呢,想起這篇文章的內容,好像也覺得沒有什麼事可以去比較,想做的事好像都能去做了似的,

但這樣想法的改變跟那種有宗教信仰的又不太一樣了。但是,我現在才講這種事好像不太合適,但我想

藉由這個機會,自己來讀點書了。總之,這本雜誌中介紹的書,我絕對會找來讀一讀。這說來又是超不

可思議了,我除了色情書刊之外,真是很久沒有看書了不是嗎?我想自己開始找書來讀。

對我自己而言的不可思議,是即使腳有點痛,但在那裡的時間都可以讓我忘了這一些,就是在海邊最愉

快的時光。這印地安的話進入我的眼簾正是一個很了不得的Timing。我的朋友偶然從國外回來了。好像

之前發生了一件很不好的事吧。從那以來,我一直希望不要再發生不好的事。現在,我的周圍並沒有什

麼令人不快的事。好像一切都在早前都已經發生過了。或許是我自己覺得之前已經不好了吧。但若說幸

運的話,我想我是相當幸運的喔。我想像這樣不可思議的幸運,我最近會在很多地方遇到的。

 

手寫部份

只在我心裡的不可思議 你也能夠明瞭 真是不可思議。

就這樣放著的話,是很麻煩的東西,但在之前的之前就把它弄倒的話,會變成一個有

出乎意料力量的寶箱。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