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57   NEWS

Myojo  2000年2月號


Good news...想要想起來一點,卻完全無法立刻想出來。我想這有點問題吧。勉強說的話,前陣子

的生日,11月13日的日出,真是太美麗了。這大概是最近最好的Good news了吧。朋友們陪我去海邊,

說是「Birthday Surfing」。這個早晨的事情,我非常鮮明的記得呢,那之後,大概是累了吧,生活在空

虛之中,沒有什麼生日的記憶。

News,原來是N(北)E(東)W(西)S(南)的意思,也就是身邊的事情,雖說什麼都好,但現在充

斥的情報,不覺得都很糟嗎?全都是些壞消息。「警察又做了這種事?」等等的。不論是原發事件也好

、新興宗教的問題也好...。危險的事、悲慘的事故、不好的傾向...。聽到就覺得心情不好了。

是不想要跟它有關係吧。政治也是,沒有什麼是直接表達的。我本身,實際上真的,自小淵先生當了首

相以來,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改變,我也不想知道,雖然自己這樣也很奇怪吧。我也覺得這樣不行。但是

,老實說我就是沒有興趣。雖然知道社會的傾向或動態,而有自己的意見、感想,為此,這些情報是很

重要,但聽到「失業率上升了幾個百分比」我卻想說「這種數字讓人沒什麼概念,但不曉得好像也不行

吧。」全都是些引起負面情感的話題。因為完全沒有好消息,想要將眼睛向下看地過下去是我真正的心

情吧。所以,平常新聞節目和報紙我都不太會積極的去看。

最近看了「日本人這點很奇怪」的節目,有外國人說「日本人決不會認為本國的官僚是領導者吧?」的

確,年輕人的話,或許那些涉谷的很自我的店員會認為自己才是領導者吧。所以,那個人講的話,我倒

覺得「啊.說的對也不一定呢」。覺得像是被指出痛處的感覺。現在的年輕一代跟社會上的人好像有距

離感。所以很奇怪的,即使對他們說「這個世界該這樣走吧!」但他們會說「囉嗦、你在說什麼」像是

難以接近的一代,其實,我認為大家是相當喜歡這種陳腔濫調的。不要無緣無故的討厭,為了能夠好好

思考這些事,我覺得均衡的吸取好的消息跟不好的消息是很重要的。但即使如此,現在根本沒辦法看到

什麼好消息,不都是先告知那些悲慘的、傷心的事而已嗎。多點Happy的、開心的、令人微笑的新聞不

是很好嗎?明明就一定有很多人很需要這樣的話題。

所謂好消息,在娛樂新聞中不就很多?很有趣又令人心情緩和的。一聽到就覺得「啊、真好。」很直接

的就會開心起來的話題。覺得「娛樂新聞也不能不要呢,也不是那麼高不可攀的東西嘛」但也有那種「

真無聊,這種東西可以不用報導吧。」的話題。特別是箭頭指向你,被問到的時候,也令人覺得「就是

嘛!」當然,跟工作有關的新聞就值得高興了。但平常生活中的自己,被用很惡劣的說法當成是「把柄

」就很令人困擾了。那也就是,不論是什麼事,比方說去哪裡吃個飯,去哪裡玩過,還有連談戀愛也是

。我覺得那種事根本是不用特別被公開的東西,對吸收情報的人來說,也不是什麼必要的情報不是嗎。

我的生活,告訴大家究竟要幹什麼呢?我覺得根本不算是News的事被當成是News,是最令我生氣的,也

是最讓我感到討厭的。那種時候,我真不懂自己究竟是被放在什麼樣的地位了。會覺得「我是什麼?」

有人想知道有關我的事,我很開心。但是即使被要求,我也不可能全部都回應的。

馬上就到2000年了,當這個數字閃過眼前,聽在耳裡,我會覺得能活在這一瞬間真好。這是世界級的大

新聞吧。但是,當被問到1000年代的結束,2000年代的開始,對你自己有什麼影響時,坦白說,我一點

感覺也沒有。比起被這種看不到的東西牽制,還不如在現在自己立足的地方發生的小事件對自己而言來

得更重要不是?我有這種感覺,在這當中,還是稍微多一點好消息就好了。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