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60 笑

(Myojo 2000年5月)


窺視照相機的視窗時,就會想拍下笑臉。果然我還是喜歡笑臉。但是,這可能違反規則了吧?因為,

笑的話,就算再怎麼壞的傢伙,也常會看到吧?不過那個人是衝著什麼而笑的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比

方說,穿著一堆衣服變成像隻小蟲似的小嬰兒在「咯咯」一笑的瞬間,會覺得「你是衝著我笑什麼呀

?」而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是很高興的。因為覺得被接受了。小狗的話就像是搖尾巴一樣。然後,感

覺到彼此之間好像有什麼東西就這樣開始了。

有朋友告訴我一件事。他在家裡看「美麗人生」。大概是在第二集的最後吧?常盤開著紅色的車子去

我那裡,然後我跟原千晶從裡面出來的那場戲。在最後常盤帶來的牛井掉到地上了不是嗎?結果他的

小孩看了那一幕,才兩、三歲吧?就在電視前面喊著「姐姐好可憐∼∼∼」然後就哭了起來,一面哭

,一面跑到媽媽身邊拉著媽媽的腳說「我要吃牛井∼∼」然後繼續哭。很好笑。真的,這故事也有人

笑呢...。笑,是覺得那個對象讓人會心,或是很可愛、很滑稽,是產生了某一種共鳴。只是突然

看到是不會笑的。就算是看到人家睡得頭髮翹翹的而笑,也是因為瞭解到自己經驗過同樣狀況時的窘

態,是很好笑的。就像在哪裡都會有的,聞到曾經聞過的味道、體會到、或是觸摸到..這種接近自

己身邊的東西比較有趣。有種「就是這麼回事」而互相點頭微笑的感覺。反過來說,我就不太喜歡做

那種很誇張或是很特別的是來逗人家笑。我自己,就算在節目裡,也不會為了要讓看的人笑而故意去

做些什麼。儘可能的會想要像普通那樣做些“可能”的事。如果這樣的結果也能讓人笑的話,這樣子

就夠了。要怎麼看我都無妨的。但是“SmapXSmap”還是比較特別的吧?基本上我們member全員聚在

一起就已經不"普通"了。就像是鹹蛋超人家族全員集合的狀態似的。SmapxSmap也做很久了,看的人也

會希望我們拿出更好笑的東西來。就算我們都沒變也是一樣。演唱會也是全員集合,但是我們跟觀眾之

間並不是10比0的純粹取悅對方。我不這麼認為。雖然是站在台上,但是觀眾也讓我們很開心。笑,

並不是單方面的給予。雖然是消耗品,卻是很不錯的溝通工具。雖然會漸漸被消耗掉,但是在這當中產

生的關係性卻會留存下來。 

比方說,這次的劇集拍攝現場。對我而言那位燈光工作人員是我的笑點。倒不是他特別做了什麼,而是

他的動作、還有那種天真可愛的樣子。人都是呢,當你覺得很辛苦或是痛苦時,就會不想再待在那個地

方不是嗎?當然在拍戲時確實也會有這種事。但是,那位燈光先生,一點細微的小事也會讓我們笑,也

託他的福,不論是發生怎樣的狀況,我才能夠一直待在那個地方。或許會想要逃走也不一定,但是他讓

我覺得溫暖。

劇集的拍攝,坦白說,一直都很辛苦。簡直是讓人不敢相信的苦。No.1的理由就是,冷。但是我大概是

一直在撐著。旁邊的人雖然都得了感冒病倒了,但我倒是沒有。N0.2的理由就是人們的期待吧?因為收

視率很好,好像維持這樣的收視變成一件理所當然的期待了。最後一集的收視率,也有不少人在關心。

我對這種數字是覺得怎麼樣都好啦。但是,一直被這個東西纏繞著。所以,當劇完全結束時,我在心裡

會將它畫上一個句點也不一定。這樣的話,首先會想滿足一下自己的欲望。大概會去海邊吧?

但是因為還要拍電影(2046)所以,在心情上現在還不能放鬆。我想大概會去剪頭髮吧?倒不是注重外

表,而是還要拍電影,所以不能這樣。因為要連戲,劇拍完後,就得回到拍電影時的髮型才行。電影拍

完的話,就不用這樣了,應該心情上會比較開放吧。不要開放到生病就好了,真的。這個是首先要小心

的。還有,昨天我偶然想到,下次,夏天時,有長一點的休假的話,想去一次Utah(美國猶他州)也不錯

吧?什麼也沒有的地方。很棒喔。真的。天空的藍和大地的綠。完完全全是原色的世界。我想把自己放

在那樣的地方。也想帶著照相機去拍照。如果能夠渡過那樣的一段時間,讓這個冬季裡凍結的心溶化,

我覺得一定能從心底找回那種自然的笑。

手寫部份:

就算有討厭的事

就算有痛苦的事

只要能在那種時候笑的話

這個人生就是成功的了。

笑不出來也不要勉強...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