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2 約束

Myojo 2000年7月號



〝約定〞這個詞句讓我想到的是父親的那句話「因為這是男人跟男人的約定喔」。當他這麼說的時候

,小孩子的心裡會很微妙的感受到一種沈重。非常的巨大。那種感覺,我到現在還很清楚的記得。我

是父親很年輕時就有的孩子,所以對我來說,父親是很親近的存在,也是我競爭的對象。我自己這麼

說雖然蠻噁心的,但我們親子之間的關係是很熱烈的。我跟父母之間的約定,大概就是〝不能給人添

麻煩〞,這是因應木村家的基本事項,但是我又是個極不服輸的性格,所以不論什麼時候也會死守這

個約定。反過來說,我父母親也是看透了我這一點,並且也加以好好的運用過也說不定。比方說高中

的時候,己經開始工作,而變得一直很忙碌,父親就說:「你這樣子絕對畢不了業的」我想也不想就

跟他說「我一定畢業給你看」自己對他做了這樣的約定。那時雖然很辛苦,但總算是畢業了。我或許

完完全全著了父母的道呢。

所謂約定,不覺得它本身是頗有〝余裕〞的嗎?跟契約或是制約是不一樣的。其實或許是做不到的「

難不成是雖說了要做,但或許做不到」是還有留著這樣的餘地在。但是呢,我想「雖然如此,但我想

要遵守這個約定」的那種姿態是更重要的,不過,可不是對自己不能遵定約定這一點總是很寬大喔。

長大之後,現在,也不再有挺直背脊跟父親做約定的情況了。不過,反而跟身邊的人變成一種〝沒有

必要去做任何承諾〞的關係。

約定,也就是互相交換保證將來一定會做到,但為我身邊的人做的,並不是為了那個約定,而是一種

想要去動作的心情,也是為了自己才想去動作的,所以現在,我不對未來做什麼承諾,而是把現在所

能理解的事累積起來,能夠與未來連起來就好了。

我跟身邊的人的關係,雖然這樣就可以了,但想到現在自己所處的環境,在很多時候,常常很想跟許

多人勾指頭約定,工作上也是,私底下也是。但是約定,己經不是很單純了。很多時候它變成像是一

種交易一樣,也不像孩堤時能夠那麼天真的相信。當然也有時候我自己也是不得已去答應的。

那,也有時會把自己做下的約定編上很多理由,變成另一回事,結果讓人很失望,確實也有過這樣的

事,心情也會變得很憂鬱。不過那種時候也變成可以讓我思考很多事的機會。身邊的人也會給我意見

跟建議,我非常感謝。還有一點要感謝的是當我迷惘和痛苦的時候,一些跟我沒有任何利害關係的人

,挺身而出幫助我,真的讓我覺得好想哭。

以我的狀況,幫我的還是以surfer為多。不論去哪裡,只要有海,就有衝浪的人,就好像是一個種族似

的,可以見到自己的伙伴。心會變得很強了。有了這樣的經驗,所以在我身邊有那些有各種考量的人

,不論何時我都想要能夠很坦然的,不偏不倚的去聽他們的意見。當然,這樣是很痛的。但那種心情

就像是把自己變成一把日本刀。在製作刀的時候,要一直敲打一直敲打,總歸是要能夠斬斷不是嗎?

燒紅了再冷卻,再燒紅再冷卻,這樣反反覆覆的。但包括這些,我都不希望全部白費。只要好好的鍛

鍊,我一定能成為一把誰也折不斷的刀。而且,能夠斬斷別人斬不斷的東西。

然後,最近,我自己跟一直看著我的人,我自己單方面跟他們立下了約定。那就是,不論發生什麼事

,那個答案,我會用現在起所做的工作內容或是結果給他們看。我也想用這樣纏鬥的姿態,來報答我

周圍的人。我,做為一個人,絕對會做出不讓人覺得丟臉的工作給你們看。也因此,我打算比以往更

認真的去做。我很貪心,什麼也要做,不只是工作,私生活也是,遊玩也是,全部都包含在內,人都

不會想要去否定自己所喜歡的東西或選擇的東西吧?若是去否定了,對那些一直支持自己的,心情上

寄託自己的,還有來看我們Live的人是很失禮的。最終的,做為一個判斷的基準就是,我不想去做一

些很遜的事,我也不想耽溺在一些常見的作法上,我想自己去思考,領會了之後再去行動。當然,我

因此也有很多地方必須要做改變,我想,是會很辛苦的。但是,這麼一來,總有一天,用自己的,心

情上寄託自己的,還有來看我們Live的人是很失禮的。最終的,做為一個判斷的基準就是,我不想去

做一些很遜的事,我也不想耽溺在一些常見的作法上,我想自己去思考,領會了之後再去行動。當然

,我因此也有很多地方必須要做改變,我想,是會很辛苦的。但是,這麼一來,總有一天,用自己的

能力,可以去改變自己的存在方式,還有周圍的環境的。真的。雖然是單方面的,我自己,跟一直看

著我的人約定好的話,一定能辦到的。


手寫部份:

約定是不分大小的

它有的,或許只是人性吧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