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3 才能---(MYOJO 2000年08月)

translate by 木盈,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打个比方说,慎吾在绘图方面的才能。映入自己眼中一次的东西就能把它用图表现出来的这种能力。我认为真的很厉害。如果是在我面前的人……譬如说女人,如果要我就她站在我面前的姿势来个写实我能办到。但如果是要我试着用自己的设计来表现她作为女性的独特之处,我顿时就会觉得很迷茫,觉得就不是自己能力所能办不到的事情了。
所谓的艺术表现能力应该就是指作为人所具有的一种感觉吧。我很幸运。生活中和持有这种感觉的人接触的机会很多。搞设计的啦,绘画的啦。和他们交往的过程中,我也经常受到些感觉上的震撼。而且那种感觉合在一起,经常让我惊诧不已。他们创作出来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合在一起就会显示出他们的那种严谨的品味观。因为是自己全然没有的东西,所以看到时整个人就会很受震撼了。
建筑家、脚本家、作曲家…………先不论他们创造出的东西如何,单说他们那种能在什么也没有的空地上造出东西来的能力,就足以让人憧憬羡慕了。
其实,我现在所做的工作,与他们并不一样。这样说是因为我的那些工作都是在先有剧本、先有台词、的基础上进行的。这种情况在形式上和棒球像极了。(虽然我对棒球基本上不是很感兴趣)最精彩之处可能往往是第三、第四接球手,而不是第一接球手。在现有的某种东西的基础上,将之改变、把玩、精简、添加,做这种事我很乐在其中的。
如果有人说他很享受做某种事,那可以说也是他擅长做某种事。当然也就会在心里认为那是很适合自己做的事情。不过其实呢,如果要问我:“你一个人能做什么呢”的话,我也很明白实际上仅凭自己一个人可能是什么也做不成的。
如果要说现在的我,有了点什么可以称作才能的东西,大概就是那种能将某种印于自己脑中的动作或者画面重现的模仿能力吧。例如,去冲浪前我会先看看专业冲浪手的录像带后再去。
自己在海里时,就对着海浪在脑子里构思,怎样做出自己先前所看到的动作。“啊∼做做看吧”、“是这样,身体稍微倾一点啦”这样边回忆着边调整自己的动作。以前在某个节目里有个跳高的环节。因为一次也未经验过。于是就对专业人员说“请你给我示范一下吧”。让他在自己眼前把动作做一次。因为根据他的动作模仿着来做,我还是能做到。当然,最后还是不可能做到如那个人一般熟练的。
很幸运的是SMAP的member在这方面能力都不错。新曲的舞蹈动作只要有一个半小时就能全部记住。当然,虽同是member,各人所得意拿手的东西也大相径庭。这种模仿能力也因各人而有所差异。究竟从怎样的角度来录影、模仿、再现终究还是感觉上的问题了。至于我自己,经常就是脑子边死劲地回忆原有的印象,边不停地试着用不同的方法来做。那样每一次的动作都会比前一次有所进步。
记台词时也是,先让故事在自己脑中像录像似的过一遍。所以背剧本时,很快就能进入其中了。甚至“那一页的第三行里的词语很特别”这样的印象也有。这种方法如也用在读书时代的学习、考试中,应该也会更加快乐些吧。
随着尝试的次数增多,经验增长,才能也会逐渐地增长。如果,自己觉得能用精力和体力来弥补自己在某些方面天赋的不足,那就会咬紧牙,一鼓作气不放弃地去努力。最后可能会让自己到达某种高度。但也有可能怎么都还是不能达到自己原本模仿的那个人的境界。但不管结果会是怎样,我还是很向往呢。那种从空无一物的地方创出某种东西来的能力。
现在自己还不具备那种能力。不过我会以它为目标的。我很盼望,在努力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的基础上,如果能再稍微蓄积哪怕是很少的一点像这样的能力,那也很好了。
总想有一天,能将自己心中那些让自己沸腾激动过的东西表现出来。影像也好,音乐也好。虽然终究会是以怎样的形式现在自己也还完全不知道。不过总想将它们表达出来。

用自己的“才能”将某种东西
传达给别人时
那种感觉就是 最高了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