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8   地圖

(MYOJO 2001年1月)



小的時候,我很喜歡把地球儀轉著玩。

我總是一面看著地球一面想著「現實中真有這樣的球體的話,真想到處去看看。」但是現在,坦白說,我

既討厭地圖,也不太會看。那些道路地圖,我根本不知道怎麼看。如果要向人家說明那地方在哪裡,我也

不會用畫地圖的方式。我會想像自己跟那個人一起走到目的地的樣子,用一些標的物來表現,道路順序的

話會去記風景。

不知道怎麼看地圖,是很不方便的。要往哪一條路走好呢?常常會迷惑著。在高速公路上有時也會覺得「

從這個出口下去會怎樣呢?」就下去了。也會迷路,但是迷路了也會很興奮。不會覺得是遇到麻煩。迷惘

中選的路,錯了就錯了,也會殘留在記憶裡。下次就可以走得順了。我自己也只是憑著方向感罷了。像是

「因為是從那過來的,那現在就應該往這邊去。」去海邊的時候也是這樣去的。所以並不需要地圖...

雖然這樣斷言可能會有語病。

帶著地圖行動確實是很方便,但是我覺得跟我自己不合。怎麼說呢,好像有點從上面俯瞰的樣子。但私下

的我或工作時想去的地方,都不應該是在桌上或紙上才是。因為想要表達什麼,或想要做出些什麼時,跟

那些對象都是在同樣的視線上。如果是由上往下的視線,應該可以避開一些事故跟麻煩。但是,發生事故

的時候,比方說看見慘劇,也可以學到東西不是嗎?也會有機會去想「若是我的話,該怎麼辦?」我想,

那是很重要的事。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預先準備好的地圖吧?我想,每天自己去一面畫,在腦中做

出一份屬於自己的地圖,眼前要是排了一列的紅色後車燈,就知道「塞車了」就會想在腦中打開另一張地

圖來應對。陷在車陣裡,對我而言,是一種恥辱呢。那時候,會找看看旁邊看起來比我經驗豐富的司機。

可能是卡車或是開往機場的巴士,跟著這些車,在經驗上,都能走到最空的一條車道。

因為是這樣,我車上也沒有裝衛星導航系統。若是有的話,可能反而會更加混亂吧?要跟我說這是最新的

東西,我也沒有興趣。

帶著MD在身上,也是最近的事。但反過來,在現在新東西一直出來的現代,真的也是不太好吧。好像連人

際關係都漸漸數位化了。比方說,要是有人很煩人,就用一個按鍵就可以〝削除〞完畢了。那就真的是不

可能辦到吧。

要是這樣下去,絕對那更糟糕的時代也會來臨。雖然可以隨隨便便做出許多方便的東西,但要是不能察覺

那些無法變成數字的東西,就太遲了吧?

這些我希望身邊的人也都這樣做,我也想這樣做,人應該要更珍惜身為的human的那部份。...那是,

可以是一句〝謝謝〞、可以是自然的味道,還有人的溫暖。人類最終應該留下的,就應該是這樣的東西。

而現在,這些都被疏離開了。若是大多數的人都變成這樣,就不好了。而且,再怎樣新的東西出來,也不

去表現出太大興趣,也是一種個性吧?(笑)

我,直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帶著地圖走過來。對於將來的自己也沒有想像過。但是,走到我現在自己所處

的地方來,雖不能說很順遂,但是是我摸索到的。雖然馬上就要21世紀了,我還是不想帶著地圖走。我想

要貪心一點,多碰見一點麻煩跟事故。我想看看自己路走不通,撞得頭破血流時候的反應。我想去嘗試各

種經驗。

在我曾經轉著玩的地球上的許多地方,現在有機會實際去體驗。或許不能單憑第一印象去評價,但若有「

還想再去」的地方,就也會有「不想再去第二次」的地方。而每次每次都會在我心中的地圖上更新、增加。

那是用手拿不到,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使用的地圖。

但那是屬於我自己的地圖。也是我一路摸索而來的道路。

現在只有這麼多的話,好像可以再做些什麼。

手寫部份:

     該向左或是向右,確實經常有這種困惑。

     但是,迷惘也好、煩惱也好,可能也有走不通的時候。

     這種時候,與其打開一張畫好的地圖,

     或者還不如能夠照著自己的順序走下去。

     我想,一定能夠找到〝幸福〞的地方。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