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9   NOT SPECIAL

(MYOJO 2001年2月)



這次的巡迴演唱會,發生了很多事,但沒有什麼更讓我感覺到被許多人支持著的自己。而我也重新感受到

歌曲的力量。像是在會場那麼多人一起唱歌替我慶生,還有在唱到一半時看到會場中趕來的母親的臉。讓

我想到許多的事。大家的祝福那麼直接的傳達過來我真的感覺到自己那麼樣的被祝福。一面唱著險些就哭

了出來呢。但在演唱會中,生日那一陣子開始就被媒體追著跑,覺得很辛苦。有時會想:「我的私生活究

竟有什麼特別的?知道這些又怎樣呢?」

我從剛才就在想「對我而言,〝特別〞是什麼?」這個詞彙,我覺得是在界定一個東西跟其他的東西有什

麼差別,我不太喜歡。世上有叫VIP什麼的,其實,每個人每個人都是很重要的嘛。而且,那有點被隔離了

不是嗎?若是我,與其進到VIP ROOM,我還覺得出去大廳跟大家一起跳舞比較好。總之,我不喜歡那種加

上一句〝特別〞的行為。

所以也不曾以〝今天特別為你做什麼〞的心情來做些什麼事,在SMAPXSMAP的BISTRO,不管是誰來,我

在端出料理時,都沒想過〝來做點特別的料理〞。只是單純的把自己「覺得好吃的東西作出來,請他們吃

」只是這樣。

比方說,我們的歌曲的間奏有很棒的吉他手來幫我們彈奏,即使有,我也不想將那首曲子視為特別。也可

以說是不想就這樣結束吧?拍戲也是一樣。即使是跟很棒的演員合演,看到那個人,當然會很感動,但是

,應該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因為自己是要作些東西的話,應該考慮的是做出好的作品來吧?把一起工作

的人排出順序也是很奇怪的事。像〝特別節目〞我也覺得有點奇怪。

因為,每次每次也都想要很認真的出十二分的力量去做的,也想要這麼做。我不認為有哪一集需要特意加

上〝特別〞這2個字。那就好像是為了要引人注意時加上的包裝文句似的,也覺得太過被濫用了。

當然,被當做〝特別處理〞,有時會很輕鬆。被這樣對待,要是有了麻煩時,或是面對世人的眼光時,要

保護自己時,確實有的。但是,那並不是覺得自己跟別人不同,而只是單純的那樣做比較不麻煩。只是這

樣。 特別是,在人際關係上,我不想用〝特別〞兩個字。反而我希望有那種不需這些也沒關係的朋友,不

需要這些也無所謂的戀人,不需要這些也沒關係的家人。最好的例子就是我的member了吧?我不會去說〝

這些傢伙跟我是很特別的關係〞,也沒有說的必要。只消說〝是member〞,只要一句話就夠了。而從今而

後也不會改變的。

我常在想,演唱會時,我最討厭的是舞台跟觀眾席之間的〝柵欄〞沒有的話,會有很多問題,所以不可能

,但我很討厭。又不是動物園。我覺得,舞台跟觀眾席已經有區別,就不需要再做空間的區分了。我們

member,對大家來說,好像是遙不可及的存在似的,那樣很討厭。我們也想把會場type化。

若是有人跟我說〝什麼都可以照你喜歡的去做〞,那我第一個就是要辦沒有〝柵欄〞的演唱會,但是,現

在沒辦法做到的話,普通的生活中,也想要在沒有柵欄的地方生活。我自己並不想變成什麼特別的存在,

也不想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當然,也不想人家這麼認為。

活著的話,就會遇到很多事。特別冷的日子;特別熱的日子;心情特別好的日子...等等。在那些時刻

若能有〝Yeah∼Yeah∼〞的感動,那樣就夠了。人是要一直動的。早上一起來〝唰─〞的打開窗簾,要是

結露了,就會判斷「今天很冷呢」而去決定今天要穿的衣服。而那天,自己的行動會隨著發生的事而改變

,我自己是很想發行一本叫〝Timing〞的雜誌。用來介紹對自己來說,目前最棒的照片、文章或是相遇.

..。那可能是,在十字路口擦身而過的一輛很酷的車子也說不定。若是有人問我「對你而言,特別的東

西是什麼?」我想我會回答「身邊的東西」。Special的東西,應該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帶的東西吧。應

該是,非常普通,滿溢在你身旁的東西。


手寫部份:

對不起!在我心裡沒有什麼“特別”的。也可以說,這是我的希望。

與其被當做很「特別」,我更想要一種沒有「柵欄」的關係吧?

我不要啊....「柵欄」。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