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家族

(MYOJO 1995年12月)

我那超重量級的好勝心,其實是因為對父母的不甘願而產生的

在武道館舉辦的「永不忘記你」(台譯:愛與夢飛翔)第一場試映會,我的父母親都來參加了。昨天

正好有事情想問他們,就打電話回家,媽媽卻笑著說:「你爸爸今天傍晚好像跑去涉谷東急又把電影

看了一遍呢。」那天所有演出者都穿著西裝出席,只有我一個人穿著T恤。父母回去之後好像有談論

這件事。結果弟弟就一副評論家的口吻說:「那就是哥哥啊!要是他穿西裝去反而奇怪不是嗎?」

小時候我對父母的感覺與其說覺得他們是「雙親」,不如說覺得他們是很厲害的兩個人。總之覺得 他

們兩個都好大喔。雖然我老是讓父親生氣。並不是說被他東罵西罵之後被打,而是突然之間就被揍,

然後只丟下一句:「好好想想為什麼被我打!」其實不想也無所謂吧,但是我都會想。但通常原因都

是「應該要考慮到對方的立場跟心情」。而媽媽總是在我挨打之後會來跟心情不好的我說一兩句話便

完了。媽媽其實也是很嚴格的人。但是她從來不會說「你要好好讀書」這種話。每次因為劍道或是跟

人打架或是學校成績不好回到家裡,爸爸都是說:「真沒用」或者是「真遜!」而媽媽就在一旁笑。

我這個被唸的人真是難以忍受呢。我總是會想:「你們這樣真的是我的父母嗎?」或者是甚至於更惡

劣的時候會想「你們真是可惡!」這些事情漸漸累積最後我就養成有這超重量級的好勝心了。(笑)

像是棒球的擲球、輪式溜冰鞋、棒球、還有足球…。我現在會的這些事情,從來都沒有被用很正常的

,比方像「要這樣拿」「要這樣做」…這種教法教會的。像是擲球,就是跟我說「接不住你會痛喔」然

後就直接丟過來了。還真不是平常的教法。我其實怕的要死。游泳也是,突然就說「游到這裡來!」

問題是「要怎麼游過去嘛!」都是像這樣。一天到晚都是很不甘願的在哭。每次都會一起做的事情,

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很愉快的回憶。那就是早上要出門的時候一般媽媽不是都會說「慢走!」然後送

出門嗎?爸爸都會對我說「走吧!」我就會回答「好!」然後就一起出門。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父母生

下我的時候,正是我現在的年紀,所以那時候他們真的很年輕呢。我都能夠很真實的感受到他們當年

的青春,也不覺得討厭。教學參觀的時候,往教室後面一看,只有我家媽媽的打扮跟別人家的完全不

同。於是引起全般一陣騷動,都在問「那是誰的媽媽啊?」而我爸爸則是會讓人感到害怕,就連看到

別人家的小孩做了不好的事,也會動手修理人家。(笑)

我有時候會想:在我很認真思考的時候;在我情緒低落的時候;心情飄飄然的時候,各種各樣的喜怒

哀樂,雖然或許有一半是來自於我自己,但是有一半以是來自於父母的遺傳吧?我的外表跟父親比較

相似,而性格則是父親跟母親各半吧?雖然我是O型的,但是卻很細心。雖說是O型,不過是A型跟O

型的雙親所生的O型。粗枝大葉的地方也會很粗枝大葉,熱情的時候又會非常的熱情,但是潛意識中

排斥的東西我又會完全漠不關心。這種地方就跟我老爸很像。但是我弟弟倒是跟誰都不像呢。(笑)

從小就很懂得訣竅,很少惹父母生氣。就算是父親快要生氣了,他也會在父親生氣之前悄悄地坐到他

腿上。

最近弟弟似乎也交到女朋友了。好像在我不在家的時候也帶到家裡去了呢。(笑)我也很想顯顯當大

哥的威風,好好的問問這個女朋友的事情,給點意見管管閒事。(笑)他高中就在打美式足球,打的

很認真,一年就當上正式球員了。帶他去吃飯,他還真能吃!害我差點以為他是餿水處理廠呢。現在

我們兩個雖然身高差不多,但是我想他將來一定會超過我的。

不是常有人會想要蓋間房子給父母住嗎?但是我卻從來沒有這種想法。對我而言,「希望他們一直都能

夠保持現在的狀況」的這種心情是比想給予他們什麼更為強烈的。希望他們永遠都能讓我覺得他們很

強,一直讓我產生不願意輸給他們的心情。我想我是贏不了他們的。雖然我很想贏,但是我想我大概

無法勝過他們。我跟父親最近的關係開始變得不像是父子,而是更進一步,像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關

係。一講到工作,就會覺得他好像不是父親,而是將他當作「一個懂得○○的人」而跟他交談的。我

想我們家人的關係應該是非常特殊的吧?一般的家庭在兒子或女兒般出去一個人住之後,在他們見面

之前,應該都不知道兒女在做些什麼事吧。而我的狀況卻是透過電視或是雜誌都可以看到我的樣子。

有時候在電視上露面,我的樣子或是表情他們一看就會知道是不是有狀況。馬上就會問我「發生了什麼

事嗎?」「啊?沒有啦」也有時候就會直接說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事情。馬上就被看透了。但是就算我說

了,他們也只是說「啊、是嗎?」並不會特別叮嚀我什麼。有時候我會回去,有時候弟弟會來我那裡玩

,但是也不可能特別跟我說要怎麼樣怎麼樣的。總之是不會有什麼「特別」怎麼樣對待的事情。但是這

就是因為他們非常了解我,已經覺得了理所當然的事情了。家人,就應該是這樣的吧?

想了許許多多

用了許許多多方法

來確認自己的人

我想家人一定是「想當然爾」

最了解你的人了。

兒子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