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3 道歉---(MYOJO 2001年06月)

translate by木盈,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小萝卜头的时候,和别的小孩闹翻脸互相扭打,把对方给弄哭后,总是很讨厌回家。因为回到家就会被父母狠狠地教训一顿:“快给人家道歉去!”而我心里当然极不愿的了,心里想着如果到最后还是不得不向对方道歉赔礼说“对不起”,那我当初又何必跟他生气动手呢!不过,最后终究还是被老爸提着衣领给人家赔礼去了。而后来的情况是我这个道歉的人极不情愿地道歉,而接受道歉的对方也是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来接受。
“道歉”本身就是件让人讨厌的事。而遇到像“你给我道歉去!”这种自己迫于无奈不得不向某人说“对不起”的情况,就更是让人尤其不喜欢了。极其不愿意是因为自己总觉得错不只在一方。如果要道歉,那两个人都得互相赔不是才对。
伤人的那方说了很过分的话的确不对,但被伤的那方是不是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呢。道歉时大人对自己的“恶行”一发不可收拾的百般数落,虽心有不甘却也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有时偶尔顶上一句嘴,马上又会被严厉地训斥:“大人面前不要说抱怨的话。你这是种什么态度!那样说话,说什么‘根本就没站在我的立场上来考虑’的。你的立场?你自己那时的做法像话吗?!” 倒是这样被痛骂一顿后,心里有点醒悟了:对于那时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是的确应该负起责任来吗?不论责多责少,总之自己一定有责。
现在的我,不管是对于那时发怒的父母,还是惹他们发怒的年幼的自己,双方那个时候的心情都能明了了。因为能让自己考虑到双方角度立场上的差异了。
打个比方,小孩子随便拿了别人的玩具,大人什么也没说先就是一顿责骂,小孩子也因被责骂而生气把玩具摔在地下。这样的情况下、小孩子希望大人的做的不是对他生气,而是希望大人们首先问他拿别人东西的理由。
他并不想马上就那样气鼓鼓地被拉去向人道歉。想大人们从一开始就向他询问缘由:“你为什么要拿这个呢”。
大人如果质问出一句“Why”,他就会以“Because”来开始给出他的回答了。如果是被呵斥道:“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毕竟是孩子,当然不知该怎样说原因了。然后,只是一味地听到大人们的“要克制自己啊!”这样训斥自己的严词。原因都还没被问及就挨了一顿打。这样很有可能造成孩童时期的一种逆反心理呢。
当然,我也有过像“那时候要是马上道歉就好了……”这样的悔恨经历。虽意识到自己做了让人不快的事了。但要把自己那种抱歉的心情用言词表达出来,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呢。
虽说,“对不起”从嘴里说出来就是三个字。不过,即使是现在的我,也终究还是不习惯于说这简单的三个字呢。
所以,可能现在的我也还一直在为了尽量让自己不用道歉的方式来处理问题而努力着吧。
比喻说,定好的约会一定要守时。有时自己也会想:为何我会在时间方面严格到这种地步呢。其实这样做很大部分的缘由就在于,自己真的很讨厌迟到后要对人家说“对不起”这句话。
尤其是在工作场合下,那些非得让自己使用道歉言辞的情况我会尽量避免让它发生。同时也不想听到有人这么说。可能会被人认为成一种装酷的说法。为了不让那种情况发生而努力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不小心做了让人感到迷惑的事情,道歉就很有必要了。当然也有那种嘴里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道歉的人。在拍电视剧时,某个人走神、认为他要道歉了。可听到的却是他一味地替自己解释。“对不起”这句话始终说不出来。片厂一有这样的人在就会让我觉得气氛有点违和、变得很在意了。也可能有点讨厌:向大家道一句谦又怎样呢。那种连道歉也不说的人,不是有点连自己身处的位置和责任轻重都弄不清吗!与上面那种人相反,嘴里说“对不起”、“不好意思”说得像跟人打招呼似随便的人也有。这种没有注入任何情感的道歉我觉得还是不要说为好。道歉是需要认真、诚意的。
作为经常在一起的member,有时走得太近了,也会有小摩擦发生。那时虽想到“啊,这下该道歉了”。但同时也会考虑到:如果这样道歉不是显得太过于紧张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了吗?所以,每当那时就会想用自己的表情、态度代替“对不起”这三个字来让对方理解自己的心情。当然,实际上可能立即道歉会更好些也说不定。不过,如果两人心里都有这么一种“一定能好好地维系相互间的情感”的自信存在,那言词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如果想要道歉
不要担心让人听见,大声说出来就好了
那时,用言辞将自己的歉意表达出来这件事我想也就不会那么困难了
“对不起”只有三个字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