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7 10Years


MYOJO 2001年10月


今年在到了演唱會開始之前,真是很累人呢。在設計或是舞台裝置方面,這種也想做做看,那種也想

做做看。所以一討論起來,常常都是不知不覺就到天亮。

看著一旁的通勤人潮,一面開在反向車道的回家路上,有時也覺得「我們就像那些加班到天亮的上班

族似的」。在這種時候,比較起來,精神上的疲乏是大於體力上的。我們丟出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

但為了那一句話實際上是由許許多多的工作人員很認真的去執行的。有時感覺好像胃都要痛起來似的

。MEMBER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許多想做的事,當大家要一起做一件事的時候,每每都是會這

樣的。但回想起來,我們一直都是用這種方式一路走來的。

SMAP這個團體,在不知不覺間,對我來說已經變成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好像是一種品牌似的。比方

說不是有那種會把T恤弄幾個洞,潑上咖啡染色,然後曬乾之後擺在店裡賣的嗎?普通一般的話都會覺

得這樣很奇怪,但要是那些知名品牌的店,人們就會停下腳步,說不定還會拿起來看看,也說不定還

會想要買回家穿穿看呢。現在的SMAP好像就變成像是這樣的感覺。就好像是看到一件毛衣起了毛球,

但還是覺得說不定是有什麼特別的意義而感到有趣。因為沾這個名字的光,才能夠獲得很多機會,才能

夠被人們的目光所青睞。這雖然是一件好事,卻也是最可怕的一件事。因為,如果不能夠讓自己的所作

所為有意義的話,就是一種欺騙。我絕對不希望這樣。正因為擁有了出乎意料之外的名利,就更加不能

夠沒有責任感。

出道至今已經十年了,比起語言上的震撼力,實際上回過頭來看,其實覺得很短。要說到十年前,正是

若貴風潮(*若乃花貴乃花兄弟)和宮澤理惠的裸體寫真集造成話題的年代。但卻意外讓人覺得「什麼

?有這麼久啦?」。可能因為他們一直都還是在活躍中的人物吧?SMAP也是從那時候出道,一直走到

今天。不過我們的狀況是,每次每次都有結束,然後又是一個新的開始。就好像是答答答答答的擊出很

多個點,這些細微的點遠遠看起來就像是一條線不是嗎?但這條線並不是用尺好好的正確的畫出來的。

而是憑著感覺畫出來的一條線。所以跟普通的比起來,會有一厘米左右的誤差,而這就是我們自己的風

格、這就是我們。經過精密計算而製圖當然也是很重要的,但是那是交給STAFF去做,我們想要畫出只

有我們自己才畫得出來的手描線。即便看到風景,也不是只照著畫,而應該是把「我看到的是這樣的喔

」那種感覺很自由的畫出來。就算是看著同樣的風景,對我們五個人而言,看到的也是不同的東西,畫

出來的畫可能也是零零散散的。不知道這樣是不是被當作是一種「味道」呢?但是如果大家是這樣想的

,那就是最棒的一件事了。我想,SMAP就是這樣的傢伙組合而成的。我個人而言,這十年當中還真是

發生不少事呢。如果有一個可以收納十年份回憶的盒子,我想那個盒子可能會塞得太滿而蓋不起來吧?

(笑)我們的工作有像是連續劇啦、SMAPXSMAP啦、CM啦、廣播啦、還有訪問….等等。各種類別都

有。而每種時候的自己,就像是,分母是一個「木村拓哉」,而自己是分子的感覺。比方說,最根本的

自己是分母,而拍「HERO」時的自己就變成分子。這一段一段短期間都是滿滿的經驗,然後把這些許

許多多的分數一個個加總起來,累積而成的,就等於這十年。所以說說不定還是感到非常的短呢。

當然,辛苦的事也很多。但我覺得很好喔!不是常有人說嗎?人一過了二十歲之後,腦細胞就開始逐漸

死去,體力也會開始變差。我是這樣想的,既然如此,就應該在細胞還很多,肌肉還發達,精力充沛,

身體很好的十幾二十歲時,在體力上跟精神上多吃點苦比較好。有什麼不好的事也盡量在這個時期解決

掉比較好喔。損害會比較少,而且還可以鍛鍊自己。同樣的事在長大成人之後才想去做的話,就很辛苦

了喔。如果在這層意義上來說,對我而言,這十年就真的是最棒的了。發生在我身上好的或是不好的事

,我全部都心存感激。如果用一句話來表達這十年,我的感覺就是『好LUCKY!』它可能不是能夠拿來

向他人炫耀自誇的傑作,但卻是自己可以偷偷地瀏覽讓自己感到安心的「自負的傑作」吧?

手寫部分:

你 / 10年 = 最棒? 木村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