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81活著---(MYOJO 2001年12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说实话,如果有人对我说“请举几个现在觉得辛苦的事”,我会一口气说不完(笑)。

化妆本来就不喜欢;绑衣带很痛苦;假发太紧;和服很冷;经常受伤;台词记不住......可以说出无数个。虽然从数量上来说很厉害,但并没有这么严重哦。当然,当我一个人从角色抽离开,猛地回复原来面目的时候,也会叹出一口气说“真辛苦啊”。在开往下一地点的车里,我也会对坐在旁边的经纪人抱怨,说些丧气话,象是“真疼!”“真想睡——”之类(笑)。但只要一进入拍摄现场,进入现场的气氛,进入和工作人员的交流,就把这些全部忘记了。因为这是圣域工匠的职场。自己只是成为它的一份子就特别快乐,这可不是什么责任感的问题。最后这样的快乐,简简单单地彻底战胜了所有辛苦加在一起的重量。如果想得更广些,人生也可以这样说。每天都会有让你消沉的讨厌的事情,但只要还有快乐的事、高兴的事、幸福的事就不会让人放弃了。时光,会把讨厌的事给清洗干净。

堀部安兵衛不就是个最渴望快乐、高兴、幸福的人吗?决战之前,有hori(安兵衛的妻子深津绘里饰)坐在身边他吃着咸萝卜的镜头,那时如果他不想活的话就根本不会想有品尝咸萝卜的幸福了。活着,首先就是拥有所有应有的步骤,然后才从这儿开始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安兵衛在选择自己生存道路这点上,他内心也有迷惘吧。有一个镜头,是他把写着“只有抛开那一面才能赢得决战胜利”的诀别书交给hori的分手场面,拍摄当时我们都讨论觉得“太痛苦了,这不可能...”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绝对不可能办到。所以即使现在的我正扮演堀部安兵衛,“他”也只会从开拍时“Start”开始,也必定在说“Cut”时结束。大家能让我这么放心地演出,除了庆幸别无可说。

如果我只能活到明天的话...?我从很久以前一直觉得,我会回答“还是和昨天完全一样做平时天天会做的事喽!”我想有人会说“想做至今都没能做到的事”,可是今天既然做不到,就算知道明天要死不也一样还是做不到吗?当然我也有很多很多“真想做啊”的事情哦。能把它付诸行动一定是件美好的事,不过能一直想着“真想做那个,真想做这个...想着要做很多事情的人生啊”不也很好吗?啊,不过,我还是想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去死,餐桌上放上纳豆是一定不会错的(笑)。

我就算在有各种迷茫的青春期,也从没为活着的意义烦恼过,只是每天过得很快乐。不过现在回想的话,老实说也有过“够了我想死”的时候。所以有这种想法的人的心理并不难理解,一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作为“人”的坚韧度,一定是千差万别的。但在本能里,每个人都“想活”吧。我坐的车子也出过车祸,那时的情景我记忆犹新。自卫本能总能让心里的感觉更敏锐。

我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经常都会有例如“喜欢那个人”“想和她一起去那里”之类的想法、空想、或者说梦想。我想它们就象剧本一样,从它开始,自己的人生道路才慢慢开拓下去,写这个剧本的只能是自己。由此我们才和人相遇,看见各种东西,也有丑恶的东西......体验各种经历是必要的。所以如果对活着的意义感到疑惑的话,那也不是向别人寻求答案的东西,这样做的话只是怯懦而已。这比做习题集的时候自己不解难题,而是翻到最后一页看答案更狡猾,虽然我经常去偷看答案(笑)。我现在还想做的事,还期待要做的事,就是填满人生剧本。最近那也包括“想重试一次”的愿望,想再拥有一次的心情、想再见一面的人、想再重游的地方越来越多。仔细想想我和所有人最基本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实际上,在工作的地方,在家里,把所想的东西变为现实的那一刻,或许才是真正对自己现在还活着体会到实感的时候。不过活着,意外的辛苦,同时也一定意外地并没什么了不起。所以我想,不用非去勉强追求什么“活着的意义”“生存的意义”也挺好吧......


=============================

喂————
你活着吗————?

木村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