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84 重要的人---(MYOJO 2002年05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人们一直说“人际关系”的好坏虽然因人而异,但总会占据精神压力的相当一部分。我却完全没有哦,也从来没有过“让我一个人呆着!”的想法。有人在周围是那么理所当然,也能让我放松下来。那些喜欢说“我根本不需要别人支持”的家伙,其实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弱点所在吧?!我自己当然也有弱点,所以需要有人在身边也是很平常的事。不过只是以自己的喜好为中心的人就不太好了。例如在街上感觉到许多人的视线“啊,他们在看了”的时候,以前我是非常厌恶的。要说讨厌什么...其实是“希望这样被人注意”的装模做样的自己。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却反过来无论有多少眼睛注视着,我也能以平常心平常样子做这做那了。这样一来,那些特别的眼光也消失了哦。只要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别人的反应也会变化,因为人和人是用平等的眼光在互相注视的。现在的我,真的,无论是在bistro还是其他综艺节目里,完全是“不修饰”的,越是这样做越能让事情轻松地解决。所以那些为人际关系烦恼的人,先把自己改变一下会比较好。例如让自己坚强一点,身体上、心理上都是如此。
在工作的环境里,和比我年轻的工作人员合作的机会越来越多,SMAPXSMAP的工作人员里,也有会让我忍不住说“真厉害!”的年轻人存在。想到了和初期的企划不同构思的人,会把想法清晰地表达出来、付诸行动的人,看上去很不一样,让人真心地感动呢。不过我交朋友这方面,不知为何一直以来都是年长的朋友比年轻的朋友多。我觉得和年长的人谈话时,总会在好的方面悄悄地受到影响。我很讨厌交朋友的时候想到利害关系这种事,也对“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人毫无兴趣,但对那些可以让我的内心PLUS的人,觉得很有魅力哦,他们也能让我去想各种各样的事。当然,这样的魅力与年龄大小并没什么关系。
就算是一直很要好的人,也会在交往的时候看到对方不好的地方,就算不会吵架也会有“你开什么玩笑?!”的时候。如果把这种坏印象提到前面来,只用这样的方式去看对方的话,两个人就会就此结束。所以我总是想用更新的多角度的视线和对方交流。或许他看我时也有“这家伙这样最差劲!”的地方,如果他一直这样看我,会很累的,双方都会。如果变成非要这么来看的关系,那么双方也不会再想相见了吧。如果有什么话想说说出来就好了。就算是一起10年以上的SMAP,在工作的时候也还有许多话要讲哦,当然不是指无话不谈那种。这里面既有习惯,在某种程度上不需要说话,也可以预测到“这家伙的话,到了这时间就会这样了”。但是,所以说的话,我也会想,最开始时的确认和调整、跳过最基本的部分是不是真的可以呢?因为我们在做的,是一定要互相交谈才能完成的工作。
吾郎回归的时候在SMAPXSMAP里不是一起唱了《best friend》吗?那时许多人都对我们说“你们真是不需要任何言语的TEAM啊~~!”他们是从5个人才是普通的理所当然的必然的角度出发的。我想得可能有点象老头子吧,总有点觉得“对我们来说,并不只是朋友回来了‘又可以在一起’的关系吧?!”当然,象“你怎么这么慢哪?等了你很久啦,这家伙终于回来了!”的真挚的高兴是一定有的,绝不会只是“JUST FOR BUSINESS”这么简单。但是同时,我也的确想过“好!吾郎回来了!今后的我们,要怎么做呢?”我们之间的关系,毕竟还是在“被人们看着”的前提下存在的,从这点来说很微妙呢,或者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关系吧。不过听到看着我们的人说“吾郎回来了,果然SMAP还是5个人最好!”的时候,很高兴。那个时候吾郎也作为一个表现者,用尽全力说了想说的话。吾郎在说的时候,我和刚在舞台侧面STANDBY,有那么一瞬间,吾郎往我们这儿看过来了。不知道是要表达什么还是怎么样,我就做着“去吧!去吧!去!”的手势给他看。我不想他那时有任何难看的地方,这果然是作为伙伴才会有的。我们虽然共有的只是“工作”这种严谨的立场,但本性连在一起的还是这点。member中谁的生日快到了的时候,我也会自然地开始考虑该送什么呢?...无论怎么说,毕竟是一群希望他们在我身边的家伙吧。

不要误会
不要太深信
不要擅自决定
你要是摇摆不定的话身边的人也会变得头晕眼花哦
从好的方面来说你可是中心呢。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