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89 渴---(MYOJO 2002年10月)

translate by木村理子,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从演唱会的准备活动开始,热情就已经开始高涨了。比如,成员们在新干线的东京站集合的时候,还在去车站的途中,连我自己都觉得心情非常紧张。感觉就想运动员和登山家一样。和成员随意说话的时候,我说到:“为了这次‘远征’,我特意买了双鞋。”以前演唱会的时候,我是不会用这样的词的。这种时刻,就好像登山时到了一合目和二合目的兴奋状态(合目是登山运动的计量单位,最高一般是五合目)。这次,久违的五个人能重新聚在一起开演唱会真是非常高兴。我们大家都有一种“自己的队伍”的感觉,情绪十分高涨。虽然不是足球队,但只要抱着一种“集体性的野心”,就能变得最强。我们变得团结和认真的时候,真是很可怕呢(笑),要是把它表现在演唱会上,就是最高!我作为队伍的一员,想亲身体验这种可怕的感觉。
一进入演唱会的会场,突然就变成好像登到五合目的气氛。彩排的时候,我边唱边跳边想象着自己在舞台上的样子,这种大家融入一体,一起跳跃的感觉是很必要的。虽然是我自己任意的想象,但如果不这样,舞步和队形是记不住的(笑)。但是我从大家那里借来的力量,一定会在舞台上还给大家,自己任意使用的部分,也会作为回礼返还。这一点很像搞体育的(笑)。
正式演出开始后,出了很多汗,平时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别的成员solo的时候,我在后台降温,披着冰凉的毛巾休息,“马上该出场了”,我取了衣服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看见肚脐和身体凹下去的部分积了很多汗。“我的身体里竟然流出这么多水”,快令我感到不安了(笑)。我焦急着“果然该喝点东西了”。换衣服的地方,放着我们各自的专用饮料,我的是sport drink和水各一半。这样是为了控制糖分,增强口感。我边流汗边补充水分,往旁边一看,其他的成员也流了好多汗。甚至滴滴嗒塔的节奏都变得一样了。这时,大家互相沉默。然后,一起换衣服,一起站在漆黑的舞台里。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要是只有我一个,可能会放弃。我之所以能如此拼命,达到这样的体力界限,果然是因为和大家一起流汗的原因。当然也包括那种孩子般不肯认输的心,但是,那种和大家一起流汗的感觉,真是很好呢!
每次演唱会都会有观众情绪达到顶峰的时候,会有“啊,今天就是这里了”的瞬间。我就是想看到这时的风景才努力到现在的。看见这样的顶峰后,我会自己给自己加油,充分领略演唱会的乐趣。这时,我想“开玩笑吧”,流了这么汗。不可思议的是,和演唱会的载歌载舞相比,拍广告时流的汗更多。可能是因为身体虽然没动,但身体里的引擎还发动着的原因吧。汗水多得把麦克风都弄湿了。边用毛巾擦干麦克风,边说话的状态也很好。“真是过着有意义的时刻”,这时疲劳也全都一扫而光。等到观众的呼声结束,那天的演唱会结束后,接着就是“下山”了。“要沿着来时的路返回了”,体重确实减轻了约2公斤。然后换衣服,和大家一起去吃饭,度过各自的时间,睡觉……第二天,又进入会场,这时也很厉害呢,和登山一样,正因为有下山的时间,才能带来站在山顶的感动。所以我时常想象着在无云的天空之下,山顶之上驻立的自己,不断前进。
我并不讨厌口渴的感觉。我认为那是我行动的动力,实际行动后来满足欲求。再口渴,就再行动,就像向前的纽带,作为我个人,心情上感觉到“渴”以后,还是会想去大海。在阳光下,乘着波浪。运动之后,从海里出来的时候,会口吧,想喝点甜的。所以我带去了冰冻的咖啡。真舒服啊!非常好喝,要是变温了的话,虽然会非常生气,但是心情已经被充分“滋润”了。


并非现在
寻求“滋润”
想到将来的自己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