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0 永遠永遠---(MYOJO 2002年11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小的时候,暑假最后三天不用说是最忙的了,因为不赶着做完暑假作业可不行。但是暑假作业里的自由研究课题却是例外,每一年我都会对那一年特别想做的事沉迷下去。我就是这样一个从情绪出发的性格,象变成昆虫学家那样追赶着虫子,象当考古学博士那样挖地洞(笑)。每当想起那个时候,我不是走在铺平的大道上,而是在本本没有路的地方向前冲。小学生的时候,有一段日子大家很流行“拣古董去!”在草地上踏出两边的时候,脚步故意狠狠地。然后当看到了象贝壳一样的东西,大叫“发现了贝冢啦!!”好好兴奋了一把。其实那很微妙啦,现在想的话,可能只是花店里的花盆摔破了埋在这里而已。但对于当时的我们,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宝藏,我们也是最好的发掘者,最好的学者,开心得不得了。即使是现在,一想到“找到过贝冢哦”就会有小小的骄傲呢。
象这样回想时,当时自己看到的风景,自己感受到的土地的味道,都鲜明地复苏了。刚才走过公园看到柏油路上死了的干瘪蚯蚓,并不是想着“真讨厌!”而是“对呢,已经到这样的季节啦。”这是从小到大延续下来的感觉。我和同年龄的人比,可能长大后改变的地方少一点吧。这样想的话,能够不带领带工作非常幸福呢。但是反过来说,从全社会全人类这样的范围讲,身处和大多数人所处的环境不一样的地方,或许只有很少一点,也会有不安和寂寞的感觉。当然这样的机会真的很少。大多数时间我只是想要一直要永远玩下去就好了(笑)。
总体来讲,现在长大后越来越不去玩的人太多了。如果有时间还是去玩一会儿比较好。虽然我不懂什么政治和经济,但这样的话,经济不就能立即恢复景气了吗?现在的成年人,即使花钱去玩也很少会选择真正用身体去玩乐的东西。其实如果这两方面能平衡好会非常充实的。而且,玩这件事,也有人喜欢比较:“你得了几分?”不只是我们专辑里的那首《世界独一无二之花》,其实每个人只要各自能够乐在其中不就好了吗?在我的朋友里,有个人虽然对冲浪一窍不通,可总会一起去海边。我一直想“这样有意思吗?”可那家伙却对我说“超——级有意思极了!!”听他这样说连我也变快乐起来了。我其他的朋友基本上都会点冲浪,他们这次会参加冲浪的专业考试,我听了以后不是担心他们能不能通过,而是对于“接受测验”的心情非常兴奋,不过我还是在给他们的mail里写道:“要是你们都通过了那我不是太没面子了?”(笑)不过好胜好强的性格,到了大海得到充分发挥了哦。现在我的私生活里这是最关心的话题。这样的心情就好象我认识的演员或者歌手,听到他要演外国电影要参加大规模的演出一样。在心理方面联系着的人可以产生很好的刺激。嫉妒什么的完全没有,而是非常开心,很想早点看到。这种机会最常见的情况下就是member的个人活动了。
工作和个人生活方面,我有许多长年坚持在做的事,我大概是那种不容易厌倦的人吧。当然工作方面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但是让自己心动产生兴趣的事情,我会慢慢地走进去。要是不这样的话,不知不觉和那个事物的关系会越来越远,最后草草收场是我讨厌的。能够持续这件事对我来说,与其说是持久力的问题,不如说是非常珍惜每一个瞬间的爆发力。我自己也有“爆发力的话我决不会输给任何人!”的自负。有句俗话叫“继续需要力量”吧,我觉得是相反的,没有力量的人根本不会继续,“无力就无法继续”说可能更恰当,不过有点象个老头讲话吧(笑)。
今后我永远不要改变的是“眼睛”吧。常有人说长大后不要忘了赤子之心,而真正能让眼睛闪亮发光的人,不是因为没有忘记赤子之心,而是能够永远保持赤子的眼睛哦!能够永远保持那双眼睛的话就可以做到从中射出各种眼光了吧。我想,永远,为了和眼睛里看到的人产生共鸣用这样的眼睛表达自己。

有了“永远”,
再有“一定”,
那“必然”就会靠近你。
我这么觉得呢——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