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2 美人---(MYOJO 2003年01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演唱会巡演结束的第二天,“今天早晨起来喉咙出血了”,木村一边苦笑,拿着润喉糖来到现场。无论何时都不松懈地全力以赴,木村的美丽形态就由那样的气概里诞生了。)

这是一年前的事了,别人给我一个订做超级棒的吉他的珍贵机会。可我既没有能和它匹配的吉他技巧,对吉他的知识也了解不多,当时很不知所措。但是这样的机会“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有了”,“那,就试着做做看吧”重新考虑了起来。然后我提出了各种希望,颈部的粗细希望是多少啦,面板上的弦希望全部放上去啦。还有为了避免频繁的维护,希望能用抵抗湿气的材料制作等等。但实际上,当时的期望度仅仅是“不知道会做成什么样子”而已。终于在最近,那把吉他送到了我的手上。果然,无论是外表、触摸感、声音、气味,都是我最爱的,完全超过我的想象。当朋友说:“呃?已经完成了?快给我看看!”我把吉他盒子啪地打开的那一瞬间,每个人眼睛里的颜色都不一样了。这不止对于喜欢吉他的人,对于玩音乐的人来说,更是容易为它打架的东西!可能我会为它丢掉小命也不一定。因为对方会说:“我再也不玩吉他了,连你也可以有这么好的东西!”所以我只给最亲近的人看过,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在家里在外面,我都是叫它——“宝贝玩具”。它只要在那儿,我就会心跳加速或者说局促不安,只要看到它就想把它抱紧的感觉。可能别人会说“喂,你也太奇怪了吧!”,可我就是越来越觉得它很H呢,很性感哦!就象是男人眼里的绝色美女一样。我从这把吉他上获得了非常大的能量,它的美丽完全靠它的声音表达了出来,这家伙,绝不只是外表而已。它的外表和内在不是毫不相干,而是内在完完全全就是外表的样子,外表也完完全全是内在的样子。所以它能够传达给我的内容会那么巨大。人也是一样的,性格、人格一定会从外表表现出来,这是再当然不过的事了。对于一件事有机会更多地全身全心全力投入的人,一定会看上去很美,就象一流的运动员那样,体育的形态也是,只要越准确就能象它的准确度那样美丽。

相反地,因为拥外表的美丽程度不同,使内容也变美丽的情况也有,这也是件好事呢。男人去美容院的心情我也完全能体会,因为我也一直参与拍摄,如果身体的情况不好并体现在外表的话,就会使人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外表”在这种意义上也很重要,所以人才会追求漂亮的衣服吧。漂亮的衣服套上袖子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股力量也穿在了身上。可也正是这样,如果只花力气在外表上就糟糕了。如果不打磨内在不努力的话可能就会让外表和内在背道而驰,这就太没劲了,在这方面用尽力气就安心的话可不好。的确,眼睛如果是双眼皮鼻梁如果很高看上去很可爱,但关键是“然后,怎么样呢?”那之后才是自己的责任。我想对只注重改变外表的人说一声“人不只是这样而已”。美丽,仔细思考这儿词的话,是指拥有特别的东西。因为日常生活不是碌碌无为,要是那样的话,美丽就不会让人那么感动了。但认为什么是美的由各人的心决定,那是由自己的心随时发出信号找到的感觉,所以应该重视美好的事物,也就是看到漂亮的事物能说出“真漂亮”的那股力量,我想最先培养这股力量。

我拿着这把吉他,老实说感受到了很强的压力,因为我也是一个以“制作”或者说“创作”事物为工作的人。虽然我做的并不是工艺品或者家具这样形式的东西,但在意识里那也是“创造事物”,所以当一下子接到这样了不起的作品时,“啊,我也得加油才行——”的声音不断涌现出来——“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呢!”削刻这把吉他的工匠的身影似乎就在我的眼前,他在薄薄的木头上小心地加热,用力“咻”地扭出弧度......那一刻工匠伯伯的形态相当地漂亮呢。可能因为我常常觉得动作比形式重要才会这么想,但从它开始直到完成的轨迹,一定很美吧。有时候我会想:“能和这把吉他相遇,能由它感受到这样的心情,对我来说可能有着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眼睛、身体、颜色、声音、光泽,
认为哪个怎么漂亮,其实漂亮的就是自己,
我想所有的基准都是你自己的美丽。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