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3 幸運/不幸---(MYOJO 2003年02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Dream Catcher”与其说是护身符,倒象是“负责带来好梦的玩意儿”更贴切,对木村来说,命运也并非单向被赋予而已。)

出门玩时,临走前不是会想“今天有好浪就好了”、“能钓到大鱼就好了”吗?我并不是要带什么幸运物,但那时我总会尽量把帽子或者袜子换副新的穿在身上。并不是为了“焕然一新”,只是想找一个“从没带去过”的新物件。要是有“带了这个帽子碰到很好的浪呢”的时候,下次去还会再带,要是发现了“好浪帽子”,就算“今天的衣服配其他帽子才合适”,我也会只带这顶帽子去。其实这仅仅是心情的问题而已。所以反过来要是那天没遇到好浪,我也会想“什么嘛,一点用也没有。”很微妙呢。(笑)

平常我不是虔诚信教的人,我从不划十字,合十双手最多也只是到奶奶家拜祖先的时候,还有开车经过被称为演艺圈之神的丰川稻荷前面时,这其实更象是种习惯了。我就算去占卜个吉凶,读完上面写的话,找根树枝绑上,一分钟后也会忘得一干二净。不过演唱会期间我反倒会认真查看后台放着的杂志里写着“11月生日的人”的运气(笑),“今天的的健康和工作”一栏......“惨了,是三角!”“圆圈!OK嘛~~”这也是一种自我情绪控制吧。要是写着什么不好的话,我就会想着“什么嘛!”内心去驱赶它。

“命运”这种说法我并不喜欢,它有“已经是命运决定的事了,再怎么努力也白费”的感觉,好象完全被线操纵着的傀儡一样。可事实并非如此,我宁愿在改变的过程中,砰砰心跳着感受相遇的事物、看到的事物、失去的事物。所以就算有那么一根线牵动着我,要是我不满意了也可以自己去切断它,要是有想抓住的东西又能把这根线加粗。没办法做到这点的话,人作为自己的存在意义也没有了。平时如果有“倒霉透顶了!”的时候,作为一次自我认识,它和下次遇到同样情况下自己的反应是紧密相连的。你选择站着等事件发生,还是勇猛地进攻呢?我不是那种会呆在原地不动的人,我希望把身体和热量都用到100%地进攻。

因为这样的想法,我很少去考虑自己的命运,但仍然有让我觉得“只有这个,应该是真正命运赐予我的吧”的事物。那就是和现在的妻儿、还有MEMBER的相遇。SMAP象这样各有各的生活和性格,喜好等等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却可以这样一直一起到现在,可能就是命运吧。因为我们实在是那种没有牧羊犬就绝对分离地无影无踪的羊嘛,那样的我们能集合到一起,太不可思议了。

这么多年下来,现在的我非常幸福,一定是属于运气很好的一类,很LUCKY!想要把“LUCKY”自然叫出来的感觉,就是我想表达的自己。打招呼的时候我也很喜欢“Good Lcuk!!”哦,去海边去工作的时候,只要有人对我这么说果然很开心呢。因为这是对方对我想做的事情会做的事情都非常了解了才会说的话,这决不只是工作上的伙伴,单纯事务性的关系是讲不出这样的话的,所以很难得呢。如果别人这么对我说我也一定会回答“Good Luck!!”,最后以“谢谢”为结束。它作为分别的话也非常合适,还有“Have a nice day!”、“Have a good dream!”也和它相近。怎么说呢,那是带着爱释放出来的话呀:“现在开始就看你了,虽然我什么也做不到,但是请加油!”在那里已经注入了类似祈祷成功“希望一切顺利”的愿望。还有在那之中也藏着下次见面的可能性不是吗?好比在国外从未听说过的土地上,和路边吹喇叭的老头告别时说“Have a good dream!”就算理论上“再不会相见了”,仍然隐隐有种还会有下次相逢的感觉。能做到这样的话,在关系上已经近了一步,我一定是喜欢这种温暖吧。

说了这么多,又是新的一年开始,我仍然会和往年一样去年初参拜吧。我会去祈祷健康等平凡但重要的愿望,同样做为KEYWORD想说的是“笑容”,2003年,仍然在各种意义上都能微笑着就好了!

Have a nice day!
Have a good dream!
Good Luck!!
See you next time.

Takuya Kimura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