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4 TEAM---(MYOJO 2003年03月)

translate by老木,翻译/转载自拓哉森林

 

儿时的剑道比赛里,团体赛由五人组成一队,每一个人都要单独出战。而我不是头阵“先锋”,就是“压轴”出场,我自己也觉得最先冲锋陷阵比较适合我。但第一个出战却惨败回到其他四个人等你的地方时,那种心情最糟了。如果这个团队是由一群互相摸透脾气的人组成的话,战败的自己会更加突显出来。当我看到站成一排的他们的瞬间,会觉得“他们一定会加油的”,我就会真诚地说出:“我输了这局,对不起!接下来拜托你了!”
我想(SMAP)其他member也被问过过,常有人问我:“作为SMAP这样下去当然不错,但有没有想过一个人试试呢?”有人对我说“单飞你也会很棒”当然非常感谢,但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那是因为你不懂团队的力量吧!”我们自己很明白,有一种只有作为SMAP这一集合体时才会有的力量存在。虽然和其他团体做比较没什么意义,但我们有自信有些事只有我们才能做到。当然演唱会的准备期间意见不合的时候很多哦,讨论流程和内容的过程里,每个人想做的事都不一样,但正是这样各不相同的地方使最后结果变得非常有趣。说到底,就是每个人为了同一目标都自然地成为了一体,可能因为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feeling也非常接近了吧。
我想朝着同一方向面向同一坐标集合到一起的人就是TEAM。所以对于一个电视节目,我们和观看的人包括在内都会产生同一的TEAM力量。这样培养出来的才是SMAP。用足球比赛来举例的话,我们member是站在球场里球员,而在远处看着我们发出指示的教练和指导可能就是导演和经纪人,当然还包括在同一TEAM里照明、收音的STAFF。要是没有他们,我们根本什么也做不了。身边人的力量,很大哦。
昨天在连续剧的拍摄现场有个很好玩的场面,那是我扮演的新海元以很惊人的气势从沙滩冲回房间急匆匆换衣服的镜头。然后床上已经放好了T-shirt和领带,我就向STAFF提出“这种摆放的方式,从当时匆忙的状态看不太自然吧?”每到那种时候,我都觉得能站在这儿的自己,真的非常幸福。要是那种“真麻烦没事执着这种小地方干吗?!”气氛的现场,我一定不愿意去。当然大家都是专业人员放心交托给他们的地方我也会完全信赖地任他们处理的,这次连续剧的STAFF从这种意义上进行地非常顺利。因为大多是和《Beautiful Life》时相同的STAFF,剑道里叫做“处事时机”的部分可能也已经互相知根知底了。我自己在这个TEAM里全身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在现场一有等待的时候,虽然STAFF马上会拿椅子过来问我“要喝点什么吗?”,但我决不会在那儿一直坐到等他们叫我,要是不动我就全身痒痒(笑)。所以比起坐着,我在附近看着现场大家的来回走动的方法,等轮到我上场时能更迅速地进入状态。当然在这样的每日每夜里会有失误、有问题、有状况发生.....。但是看到这些事情时我会很微妙地“啊,原来他也是人啊~~”地安心起来(笑)。在好好努力着的时候,即使看到有情况发生也没有任何问题呢。可要是因为准备不足导致的失误,就会生气觉得“早知道就别正式拍嘛!”当然对自己生气的时候也有哦。我这个人,读解能力差得很......,会有“好险!”的时候。我自己读完剧本会想着“这里是这样的感情碰到一起了”到现场不是吗?可“准备——开始!”以后,会有气氛“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哦。有时听对方讲台词时会想“原来应该是这样的情绪啊,明白了,明白了,好险!”,立即在心里调整重来(笑)。可是呢,就是这样才有趣哦。通行无阻地下去很没劲啦。
我很喜欢共同创作,任何时候都想和别人在一起做事。因为那样就可以和谁有同感了,懊恼的时候、高兴的时候、感动的时候都是。SMAP也是、家人也是、连续剧的拍摄现场也是,会觉得“正因为不是孤单一个人,才会有这样的心情吧”的情况很多。看到美丽的晚霞时,会说“的确很漂亮呢”,而不是“好象很漂亮啊”(这句翻得不好,对不起)。吃饭的时候和别人一起吃一定比一个人吃味道好,因为那样的话,能把一个人时仅仅达到满足程度的东西,变成远超过它的更巨大的幸福。

因为有你,
因为有我,
才能尝到最棒的幸福。

拓哉

回smap夢幻城堡開放區